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忘羡第一次草地完整版/穿蝴蝶出门高潮了

2020-11-25 10:36:11【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第一章········ 第零章齐颜在孤儿院的


········
第一章
········
 
 
 

 

第零章

齐颜在孤儿院的时候还不叫齐颜,四岁时在一块石头边被捡到,大人们叫他小岩。

对于一个孤儿来说,他长得过分漂亮,在一堆灰扑扑的孩子里很惹眼,又不是孤儿院土生土长的,很容易遭人排挤。阿姨们常说,不知道是哪个妖艳的骚货生下来不管的。

孤儿院就是那样的地方,不至于让人活不下去,也没办法让人活得正常。怪不得谁。

他被人领养过两次,因为漂亮,总是一眼挑中。第一家本来就有孩子,他那时候还太小,不太做得好藏拙之类的事情,半年不到就被送回来,理由是他把那家孩子推下了楼梯。养父母未尝不知道是孩子是自己摔的,但是亲生孩子这样抵触他,他们又能怎么办。

第二家本来没有孩子,他那里过的不错,养父母不太有钱,但日子温馨,就缺个孩子。他兢兢业业地扮演着那块拼图,可是第三年刚开始的时候,妈妈怀孕了。这就没有办法,他们养不起两个孩子,就算养的起,又为什么要为了他让亲生娃娃省吃俭用?于是他只好又回来。

退了两回的孩子,不管是不是他的错,再想有机会就难了,其实,若不是他生的扎眼,在孤儿院默默无闻的长到成年出去也未曾不是个选择。要是没有那个恋童癖的老男人,他也不会这么恶心这个地方。

这样的事情在孤儿院不算少见,运气不好罢了。

后来,在他快10岁的时候,孤儿院所在地发生了地震。省里领导来视察的时候,他已经学会圆滑地在恰当的时机摔出来,把自己漂亮的脸蛋和一身看起来很严重的擦伤摆给记者的摄像机。

记者虽然对他有兴趣,但是那位他不认识的长官并没在意他,这也没什么,他只是模糊地有些希望,如果电视拍到他,说不定会有人来把他从这里捡走…不知道那个恋童癖变态受伤没有,他希望他死。

很多年之后他再想到这一刻,只想感激自己大约是将十年来的好运气都攒到这里。他听到一个女孩子说:“爸爸,等一下,我想抱抱他。”

不是齐颜平时听过的,孩子们装乖时软软的嗲声或者肆无忌惮的尖叫声,她说话字正腔圆,语气严肃却带着奶味,然而一整个队伍都为她停下来了。齐颜愣住,想去寻找声音的主人,他像感知到某种命运似的心脏狂跳,眼睛发花。

长官挑挑眉,这也算是个好噱头,他其实看到了那个孩子,军部滚打过的人怎么会看不出一个孩子的心思。他今天跑了太多地方,有些累了……但宝贝女儿如果上镜,记者也很难说他作秀。本就是她在家里呆不住死缠着要来的,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

他蹲下来:“不行齐齐,那孩子身上有伤,抱会弄疼他的,你可以去跟他说说话,给他糖吃。”被称作齐齐的女孩儿撇撇嘴,没有应声默认了。来到齐颜面前,这时候他才看见了她的脸。

其实女孩没有他漂亮,但他的审美和心智还不足以注意到这个,只觉得她看起来温柔又干净,眉毛微微拧着,清澈的眼睛里盛着担忧,微薄的阳光撒在她身上,提醒他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对方是一个标准十岁女孩子的身高,而他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瘦瘦小小垃圾似的一坨。

“你受伤了……疼不疼啊……”她毕竟还是个孩子,有点紧张起来。

齐颜比她还紧张,他搞不清自己为什么脸上发烫,害羞得要命,在她清澈的眼光里想要钻进地缝躲起来。他理不清,只好本能地装乖,用惯常的保护色,怯怯地说有一点疼,这点伤没事的,他经常受伤。

“啊——?”对方惊讶极了,又困惑极了,一个孩子怎么能经常受伤呢,而且这个小弟弟长得这么好看,大家应该都喜欢他才对呀。“怎么能这样呢……那你来我家好不好呀,以后我来保护你。”

“……真的吗?”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现在应该怯生生地微笑,向她保证自己一定会乖,给他们展示自己会算的数学和会背的诗。可他全忘了,他愣愣地盯着女孩子,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以后我来保护你。”他害怕起来,怕这是一个美梦,可是他又确定这不是梦,因为凭他这种骚货生下来给男人玩的小贱种,根本梦不到这样干净温柔的人。

他的眼里涌起泪来,而且刻意没有憋回去,带着哭腔问:“姐姐,真的吗……”

……

“颜颜,颜颜…醒醒…怎么哭了?”

“……唔…啊…不是……嗯……”他揉揉眼睛,清醒过来,“我做梦了……梦到姐姐把我带回来的那天…”

“啊……那也没必要哭啊…颜颜乖。”颜齐熟练地摸摸他的头安抚他,“难道是嫌弃我那天给你起的名字太敷衍,所以气哭了吗哈哈哈哈。”

“才不是呢!”齐颜嘟起嘴,“我可喜欢姐姐给我起的名字了……”

“嘿嘿,我也觉得,很天才吧?你叫齐颜我叫颜齐。”

“噗……天才天才,姐姐最天才了。”是的,你不知道我多么开心,姐姐,能成为你的弟弟,你的反面,能拥有你给我的一切…

 

 

 
 
 
 
········
第二章
········
 
 
 

 

第一章

齐颜刚分化成beta的时候其实有点庆幸,他9岁的时候被恋童癖孤儿院员工猥亵过几次,导致他成长之后依然对男性和性行为有点排斥,如果分化成A或O可能在发情期失去理智,这是他非常想避免的。

而且,分化成beta就意味着,不管姐姐是什么性别,他们都可以在一起。

直到两年后,颜齐17岁,分化成alpha。这时候他们已经名义上交往半年,但姐姐好像天生在爱和性方面比较迟钝,大多数孩子在16岁之前就分化了,她却一直拖到17岁。她是A这个结果养父母非常满意,甚至理所当然,他们的女儿一向优秀。

但齐颜要气死。他的宝贝姐姐,是因为班上有个omega发情了才被刺激分化的。明明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姐姐对他也依旧是那样,顶多在摸摸头挠下巴亲脸颊里加了摸耳朵和亲嘴唇…姐姐对他没有任何想法吗……

虽然姐姐只是摸摸他也好舒服……齐颜有点害羞地想,他对姐姐像有瘾一样。每天不被摸摸就浑身难受。小时候一直装乖,两人的相处模式就这样定下来了,其实他们一样大,但只要他缠着姐姐撒娇,颜齐从来没有不宠他的。训他的时候也一直温柔地讲那些天真的道理,明明跟恶心的世界根本没什么道理可讲的。

跑题了跑题了,重要的是,姐姐是他的。姐姐的手对于一个alpha来说偏小也偏嫩,温软干燥,一看就是被宠大的人。这样的人却一直宠爱着他……

每次摸头的时候心情都特别复杂,既不甘心被她当作小孩子,又被摸的特别舒服。挠下巴和揉耳朵就更别提了,被摸的那一片和腰眼都酥酥麻麻的痒,怎么也没办法习惯…因为自己心里都是些少儿不宜的东西,一被她摸就会脸红。

姐姐这个坏蛋还特别过分,看他有反应就越发挑敏感的地方下手,像是得了什么有趣的玩具似的,这里戳戳那里捏捏。这两个月甚至对他的胸起了兴趣,他一个男性beta……好吧,只要是她,自己哪里都……乳头真的越来越敏感,偶尔衣料摩擦都会有感觉,最近被碰的时候甚至忍不住自己的声音了…最过分的是撩起来了又不管他,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

唉……幸福又苦恼。想认真跟她说又有点不好意思,更重要的是万一姐姐因此不摸他了,那岂不亏大了……他也幻想过让姐姐用手帮帮他,可是他连摸摸脖子耳朵都受不了,万一让姐姐碰到那些地方他控制不住自己可怎么办…更何况姐姐还没有分化,要是对姐姐有不好的影响那可千万不行。

就在他这样甜蜜地忧愁又胆怯的时候,颜齐居然被一个一句话都没说过的omega刺激分化了。

生平第一次,他生气自己怎么没分化成一个omega,这样就可以借着发情期的理由光明正大的……虽然姐姐多半还是有可能塞给他一粒抑制剂,然后告诉他你现在不清醒,我不可以占你便宜。

现在,他带着憋了一肚子的醋劲儿,酸唧唧地敲响了姐姐的房门。

颜齐觉得事情有点不妙。

她今天分化成了alpha,在omega信息素的影响下被动发情了。她大概也猜到自己会分化成A,一般女性beta的腺体都不会有这么大,但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分化这天会撞上omega发情,也没想到alpha被动发情的劲头有点止不住…而她…刚好对抑制剂过敏。

要命,满脑子都是颜颜的样子。

弟弟半年前跟她告白了……那时候班上有个男生在追她,小醋坛子差点没气出好歹来。明明他自己生得那么漂亮,追他的男生女生都没少过。可他的世界好像只有她一个人似的,整天只知道围着自己转。

颜齐未尝不知道弟弟在自己跟前的样子不一样,不过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唯一的问题大概是,颜颜实在太乖太可爱,她内心所有不好的控制欲都会被他撩出来,忍不住想要欺负他。

弟弟又乖又敏感,只是摸摸头都会不好意思的脸红,一边嘟囔着不要把他当小孩子,一边又忍不住蹭她的手说还要还要。最近揉捏他的时候反应越来越色情了……说不好分化的原因就是他,那个omega只是个导火索罢了。

体内的欲火烧的极旺,她感觉自己呼吸都是烫的,用手疏解了好一阵,好不容易才射出来,整个屋子都是她信息素的香橙花味儿和精液的味道。还是不满足,发情期的alpha哪有这么容易就消下去,她咕咚咕咚灌着生理盐水,一边想着保姆阿姨去隔壁市买稀有抗过敏抑制剂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啊、现在真是不管看到什么洞都想捅一捅。

最好是颜颜的……

就在这时候,敲门声咚咚咚地响起来,她心虚得一激灵:“谁、谁啊!张阿姨?”

她刚刚意淫过的颜颜气呼呼地在门外:“什么张阿姨!是我!”

“呃,颜颜啊……”现在听到男朋友的声音真是火上浇油,颜齐燥得冒汗,隐忍着说,“姐姐现在不太方便,你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齐颜在外头咬咬嘴唇,终于还是忍不住委委屈屈地开口,“姐姐为什么不想见我?你喜欢上那个omega了吗?她哪里好了?我——”

“不是——”颜齐无语扶额,“你别多想,乖,我不喜欢她……”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姐姐…姐姐——”

“祖宗,别叫了!”颜齐被他叫得心烦意乱,性器又硬了几分,“我对抑制剂过敏现在发情期难受着呢,你这时候进来是想挨操吗?你再叫信不信我打你屁股?!”

齐颜惊了一下,臊红了脸,这还是第一次姐姐这么直接地跟他开黄腔呢,发情期……那姐姐现在是…什么样子?他蠢蠢欲动地吞了几下口水,声音有些难以察觉的颤抖:“……可以啊……”

颜齐差点以为自己给热糊涂了:“你说什么?!”

齐颜心里小鹿乱蹦:“你…有男朋友为什么要抑制剂?我、我愿意那个……”声音越说越小,呜呜呜他真是不知廉耻…倒不是这些话有什么,而是他一面对姐姐,羞耻心就疯狂飙升到道德平均水平以上。

“……”颜齐觉得自己怕是疯了,她想到弟弟湿润着桃花眼,像狗狗一样看着她,说“可以啊……”,就鬼使神差地哑着嗓子道:“那你进来。”

 

 

 
 
 
 
········
第三章
········
 
 
 

 

第二章

齐颜一开门就嗅到了香橙花的味道。他的心咚咚跳,明明beta不怎么受信息素影响,他却觉得浑身燥热,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一不小心瞟到垃圾桶里的一堆纸团,更是脸上发烫。

是姐姐的…不行,不可以乱想…他红着脸望向颜齐,姐姐带着薄汗,衣服乱糟糟,大概是热了之后自己扯的,眼睛亮亮的,像小星星,饶有趣味似的地盯着他。

齐颜不由后颈一阵发麻,打从交往以来,姐姐一旦露出这个表情,绝对就是在打着坏主意,可是自己又喜欢被她欺负,以至于一看她这样就又紧张又期待。

颜齐有点好笑,本来她也有点不自在,但是一看颜颜这个紧张的样子,想逗他的心情立马占了上风。

“颜颜?”

“啊、啊?”他正偷摸摸地瞄姐姐稍微露出来的一点雪白的胸脯,精明腹黑如齐颜突然被叫到甚至小结巴了一下,他耳朵也红了,埋怨自己在姐姐面前真是不争气。

“你刚刚说‘可以啊’,是指的可以挨操,还是可以打屁股,还是…都可以?”颜齐舔了舔下唇,笑得有一丝丝不怀好意。

“——”齐颜咬咬嘴唇,脸又红了一点,“姐姐明明知道…我……姐姐想干什么都…可以…”呜…在发情期的不是她嘛,怎么好像反过来了?

颜齐深呼吸了一口,弟弟太可爱,真的很纵容她的控制欲,愁啊。然后开口道:“那你脱了裤子,趴过来。”

“姐姐…”少年委屈地看她一眼,手上却很利落地服从命令,手指触到内裤边的时候犹豫一下,“我又没有犯错,为什么要打屁股呀……”

颜齐挑挑眉,她这动作和她爸爸很像,都带着一股惯于发号施令的威严,少女温柔的脸庞又使得气氛并不压抑,而是她说的每句话都理所当然:

“随随便便吃飞醋不算犯错?颜颜凭什么觉得我分化是因为别人而不是因为你,嗯?我那么难受了你还在外面哼哼唧唧的勾引我也不算犯错?你不想自己脱就不准脱了,过来我帮你脱。”

姐姐说她分化是因为自己!齐颜瞬间高兴起来,又有点不好意思,他哪有勾引人,明明是姐姐,还没干什么,只是说了几句话,他的性器就有点抬头了。

他听话地过去趴好,凑近才看到刚刚一直不好意思看的地方,姐姐的性器被衣服挡了,又粗又硬的挺着,比他完全勃起的时候还大一圈。他又怕又兴奋,下身更硬了一点,趴的时候不想被姐姐发现,就悄咪咪地调整了姿势,不让小兄弟碰到姐姐的腿。

颜齐揉捏了两下他的屁股道:“颜颜不乖哦。”说着把他往前挪了挪,故意用腿去磨蹭他半硬的下体。

“唔…姐姐!”齐颜整个人都僵硬了,慌乱地叫了一声。颜齐却不为所动,挠挠他的下巴权当安抚:“一会儿要多打五下。”

好吧……反正能蹭着姐姐求之不得,齐颜撇撇嘴,很快因为挠下巴舒服得眯起眼睛叹气,身上也放松下来。颜齐手指尖儿在他屁股上轻轻挠着,痒得他直扭,忍不住说:“嗯……姐姐别折腾我了……唔…要打就打吧,我报着数。”

颜齐笑笑,夸道:“颜颜懂得真多。嗯……打50下吧,”一边说一边把他内裤拉到大腿上,露出浑圆白软的屁股蛋儿,“误会我吃飞醋打35下,不明白情况勾引我打10下,躲着不乖加5下。”

齐颜哪会拒绝她,满脑子都是姐姐软中带硬的大腿肌肉蹭着他,刚刚扭那几下越发蹭的气血上涌,现在怕是彻底硬了。只晓得含含糊糊地答着好。

颜齐扬手抽了一巴掌下去,有点儿疼,疼过了之后酥酥麻麻的,关键是又脆又响,刺激着齐颜的羞耻心。他明明只比姐姐小一个月,还要像孩子一样被打屁股,可是臣服在姐姐手下又让他觉得安心且兴奋,内心还隐秘地因为被打屁股也能爽的自己感到羞耻和激动。

“一…”他努力平稳着呼吸。

“啪——”

“二…”姐姐又抽了一巴掌在另一瓣儿屁股上,抽完还揉了两下,齐颜搞不清自己想躲还是想迎合,只能晕头晕脑地泡在香橙花的味道里沉沦下去。

“嗯、三……”性器磨蹭在姐姐的大腿上渐渐得了趣,有点食髓知味起来。

“四——”

“颜颜下次还敢不敢随便胡思乱想吃醋了?”

颜齐揉捏着他的臀肉,扯开的时候可以看见那朵粉粉的小肉花,因为是男性beta所以羞涩的紧闭着,她好玩似的戳一戳,没有润滑剂,就只进了一个指节,怕太干涩弄伤了他,又拿出来,在穴口揉一揉。

“唔、五…不敢了、呜…姐姐轻点……嗯……”

“真爱撒娇,好好…”颜齐弯了弯眼睛,她根本打得雷声大雨点小,算了,就吃他哼哼唧唧这一套。

……

“十七…啊…嗯嗯……”姐姐打完总喜欢不时这里那里揉两下,这次居然同时玩弄起了挺立起的乳头和性器,齐颜害羞得要命,姐姐果然发现了自己被打屁股也能爽,性器蹭着大腿也就算了,乳头也这么有感觉的激凸要怎么解释。

“唉,颜颜,你也太可爱了,”颜齐深深喘了口气,“姐姐会忍不住欺负你,一半的责任都在你身上。”

什么歪理…!“什?…啊!十八……姐姐胡说…”

“哈哈哈对呀,是胡说的,但是颜颜真的太可爱啦……喜欢被玩弄这里是不是?”她用力捏了捏少年的乳尖,满意地听的一声小小的惊呼。“小色鬼。”

“呀——不是、哇……十九!我没有…都是因为姐姐…嗯啊……”

颜齐尽量换着地方打,可是屁股毕竟就那么大块儿地方,抽到之前打肿的地方就火辣辣得疼,过一会儿又因为肿胀充血微微发痒,甚至有点想要再来一巴掌解解痒。

打到后面齐颜眼眶都红了,忍不住求饶。“啊…三十五……呜、姐姐我知道错了……别打啦……嗯!三十六…唔嗯……好疼…别打了…三十七嗯!…痛……!姐姐你不疼我了吗……”

颜齐不喜欢自己已经定下来的事改掉,如果在还没打的时候弟弟这样求她,她多半会减少几下。可是打到一半再反悔她就有点不乐意了。

“三十八…呜呜…姐姐……你发情期不难受吗……啊!三十九……别打了、操我好不好……嗯……”齐颜被折腾的一头汗,满脸通红,快哭了似的,什么话都肯说。其实他没那么疼,就算疼也是又疼又爽,而且性器被磨的越来越舒服,再这样下去,他跟姐姐的第一次就是被打屁股打射的!那样也太羞耻了…

“不要、啊!呜呜…四十!……姐姐……别…太丢脸了……嗯哼…”好想要…他忍不住想自己伸手去撸,又舍不得,想把第一次留给姐姐。颜齐看他这样子明白了七七八八,隔着衣服勾搔着乳头诱哄他:“颜颜乖,射出来不丢人的,射出来姐姐就不打你了。”

齐颜能怎么办呢,他对姐姐本就没有底线,哪里架得住她这样撩拨,乳头和臀肉都是止不住的麻痒,他放弃挣扎,任凭自己扭着腰在姐姐腿上毫无廉耻的磨出火来,终于在第四十六下抖着身子射了。

“嗯……哈…唔嗯…姐姐!姐姐…呜…要…嗯嗯嗯———”

颜齐奖励似的摸摸他下面,把高潮的快感又延长了一点,少年在她怀里绷紧了身子,美得像一把崭新的弓。

待齐颜喘着气放松下来,姐姐给了他一个甜蜜的深吻。然后,像七年来每一次他考了好成绩,他做了善良正义的事情,他向她撒娇时所熟悉的那样,温柔地摸摸他的头发,微笑夸奖道:

“颜颜真棒,我最喜欢颜颜了。”

啊啊啊……就是这个,齐颜像是被恰好搔到了痒处,又像是满足了什么难言之瘾一样,舒服得整个人都软下来,安心又满足。为了这个温暖,这个微笑,他愿意付出一切。

番外:告白

颜齐跟弟弟大多数时候都很和谐,为什么不呢,她不是脾气古怪的人,颜颜又那么忠犬……虽然他有点太爱撒娇了,但这点安全感,颜齐给的起。确定关系的时候,算是这七年为数不多的波折。

一向乖巧的弟弟在得知有人追她的时候简直要疯了。本来颜齐还觉得这事挺好笑的,她甚至还没分化,也对谈恋爱不大感兴趣,可是颜颜像是世界要毁灭了似的,不管她怎么哄,脸色都好看不起来。到这时候,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果然,几天后,做足了心理建设的齐颜跟她告白了。

她虽然颜控,也心疼颜颜,但她很理智。颜齐明白,弟弟对自己可能只是有种雏鸟情节,他之前在孤儿院的境遇不好,颜齐也试着开导过他很多次,世界很广阔,你还没有见过很多形形色色优秀的人,怎么能下定论十岁那年救了自己的女孩就是自己的命运?

但是齐颜非常坚决地否定了她,眼中流露出悲伤和恳求的神色,红了眼眶:“不!姐姐,你不懂……!我…真的喜欢你,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受不了你和其他人在一起…”

她知道自己在齐颜心中分量不同,只要她劝的话,没有齐颜不听的,这是第一次,弟弟直接用否定来回答她…颜齐有些愣神,她本以为起码弟弟会试一试独立……长大之后,即使在她面前,齐颜也很少会露出这样绝望的样子。毕竟是自己从小宠大的弟弟……她心里发酸,犹豫了起来。

齐颜脑子一团乱,遇到姐姐的事他根本没法冷静…颜齐的犹豫在他看来,就是在纠结怎么拒绝他。这种时候他不愿装可怜,叫姐姐因为同情勉强自己,那样总有一天会……他想起第二任收养他的家庭……他们也因为自己装可怜而犹豫过…争论过…

可是结果都一样。

齐颜几次张口,也没能发出声音,像缺水的鱼。他的脸色终于灰败下来,如果姐姐真的不喜欢他…如果她对他的宠爱都只是因为她正直善良…那他的情感可能只会让姐姐困扰甚至恶心…她终有一天会跟另一个人拥抱在一起……姐姐的身心世界,有大半都会属于另一个人……

“…其他人……前告……”

“什么?”颜齐没听清。他的声音太轻太弱,微不可查,似要断裂的细线,似是地狱里那根投给罪人的蛛丝。

齐颜闭上眼,像有刀片在心口划拉,泪珠滚出来,在颜齐心里砸出一个小坑。他自残般一字一句地说:“如果姐姐哪天要跟其他人在一起,请提前告诉我,让我搬出去,不要出现在你们面前。”

颜齐的犹豫不过是不想伤害他,她本人从来不缺爱,无法理解齐颜这种将自己的全世界孤注一掷到一个人身上的心理,但如果她就是他的那个人,如果拒绝反而会让他绝望成这样,那就没必要。

她不讨厌甚至很喜欢弟弟,俩人又没有血缘关系。所以何必徒生纠结?“将来如果”这些的考虑,放到“将来如果”的时候就好,现在,她的宝贝弟弟需要她。

“好。我同意跟你在一起。”

齐颜猛地抬头,露出十岁那年的神情:“…真的吗?”她就是会这样的,没有跟他说别哭了,没有敷衍他,而是郑重地尝试着站在他的立场上,跟他对话,告诉自己她的决定。“姐姐,真的吗……”

颜齐克制住没去摸他的头,现在要把他当成男朋友看待,不能让他觉得地位不对等…“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齐颜,我同意跟你交往……”

话没说完她就被紧紧搂住,力道大的像是要把自己揉进他的骨血里,他语无伦次道,“姐姐、姐姐…你是我的,我永远不会放开你了……”

“好了好了……”感受到少年微微颤抖,颜齐有些无奈,内心还有隐隐的快感,自己其实没有弟弟想的那么好。

她是个掌控欲略强的人,面对其他人的时候都可以克制的很好,但少年太过于纵容她,就像是给一个本来就非常爱吃垃圾食品的人免费的炸鸡配可乐似的。

弟弟这种依赖的反应实在太戳中她的愉悦地带,颜齐又忍不住逗他:“本来还打算亲你一下的,抱得这么紧,不要亲亲了?”

“啊!要…要!”少年慌忙松开她,红着脸眼神乱瞟,又忍不住扫过她的嘴唇。

太可爱了……她微笑起来,亲吻了自己的小小信徒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本文标签:穿蝴蝶出门高潮了

上一篇:屁股撅起来趴在办公桌《强迫》【女性向】

下一篇:与野兽爱爱爱:分腿被绑用振动器折磨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