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自己扣 叫出来了:女邻居的肥臀作者不详

2020-12-31 11:26:32【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 “小猛,我打算从你那里借种!” “哥,你要啥瓜果种子,我一定……” 话刚说一半,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心里无比惊讶,再不敢往那方

 

“小猛,我打算从你那里借种!”

 

“哥,你要啥瓜果种子,我一定……”

 

话刚说一半,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心里无比惊讶,再不敢往那方面想。

我努力地试图平静下来,可心跳的像是打鼓似的,压根难以平静。

 

只因为我意识到我哥要借的种绝对不是瓜果蔬菜的种子,而是我的种子。

 

“小猛,哥这也是没办法。跟你嫂子结婚都五年了。你嫂子一直没怀上孩子,前段时间去医院才查出是我的毛病。”

 

我哥落寞的声音听得我一阵难受,我都能感觉到他这会心里的苦楚,却不知道该咋去安慰他。

 

“小猛,我和你嫂子想孩子都想疯了,我们又是兄弟,所以我想让你跟你嫂子帮我生个孩子。。”

 

“哥,我……”

 

我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全都忘光了。

 

“小猛,算哥求你好不好。这些年我一直不敢回去,就是害怕别人在背后说闲话。你只要帮了哥这个忙,以后哥也能挺直腰杆子回村了。”

 

电话里,我哥沉闷地叹息一声,“小猛,你就体谅下哥吧。我在县里当老师,好几次都听到其他的老师在背后议论我的事,你能想象那是什么滋味吗?”

 

听我哥诉苦,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我一时间真是没法接受这个事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回他。

 

前些日子,我也听到几个村里男人聚在一起说着我哥的事,我当时还和几人闹了不愉快。

 

但这事就算是我哥求我,我心里依然慌的厉害。

 

“小猛,我和你嫂子说好了,只要你点头,就能圆了我当父亲的梦。”

 

听到这话,我只感觉手心里全是汗,将话筒攥的更紧了。

 

“和谁打电话呢,说这么长时间?”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我浑身一哆嗦,看到是老板娘,就回了一句:“是我哥。”

 

“喏,你要的农药。”

 

接过柳春桃递过来的农药,我趁机对着电话说:“哥,我再想想。现在还有其他的事,先不说了。”

 

挂了电话,我就朝着门口走去,感觉像是丢了魂似的心神不安。

 

“滴滴。”

 

一声洪亮又刺耳的声音响起,我顺势一看原来是一辆白色小轿车开进了村。

 

我也没心思去看车上是谁,就继续走着。

 

“小猛,等等。”

 

忽然听到柳春桃的声音,我回头看去,却见她一脸的埋怨,“你个小坏蛋受啥打击了,连农药钱都忘了给。”

 

我这才想起刚才失魂落魄地走出小卖部,忘记给钱了。

 

“春桃嫂子,实在对不住,刚才急着去地里撒农药给忘了。”

 

正当我掏钱的时候,那白色的轿车在小卖部门口停下,王金龙从车上下来,笑意涔涔地看着我。

 

王金龙是个包工头,经常带村子里的人出去包活,可是村里叫得上号的人物。

 

“春桃,小猛的钱我给了。”

 

王金龙阔气地摆摆手,拉开皮夹子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柳春桃。

 

“呦,原来是王老板,稀客啊,喝水不?我给你倒水去。”

 

柳春桃热情地迎了上去。

 

我就纳闷了,王金龙咋地会给我结账,但看到王金龙和老板娘进了小卖部,我也只能闷头回家。

 

我刚进门,就听到我妈的声音。

 

“小猛,你来,妈有事儿跟你说。”

 

我应了一声,朝着我妈屋里走去。

 

路上,我心里开始纠结着要不要把我哥说的事情告诉我妈?

 

进了屋,我妈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吓了一跳。

 

“小猛,你嫂子是假怀孕。”

 

我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我哥刚打电话说了这事,我妈又是咋知道的?

 

我看得出,我妈很肯定嫂子没怀孕。但嫂子假怀孕绝对不会主动说出来,我哥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联系到我妈,想来想去也只好先装傻。

 

“不……不会吧。”

 

“咋不会。你嫂子回来两天了,一点害喜的反应都没有,我敢说,她肚子里绝对没种!”

 

“妈,我看你是多想了,兴许是刚怀上不……”

 

“不可能!”

 

我妈有些急了,脸色也不太好看,她朝门口张望一眼,重重地叹息一声,脸色也变得沉郁起来。

 

“原因出在你哥的身上。”

 

我妈皱着眉,小心翼翼地说:“你哥上高中那会做过体检,医生说他那方面有问题,我觉得你哥还小不碍事,也把体检报告给烧了。”

 

这下我才明白为啥我妈会那么笃定嫂子是假怀孕。

 

但想到我哥从高中那会就有问题,竟有些心疼起嫂子来。

 

“那我嫂子为啥要装怀孕?”

 

为了不被我妈看出来,我继续装傻。

 

我妈轻哼一声,“他们俩都结婚五年了,还没个孩子,村里人已经有不少在背地里说三道四。”

 

“谁敢说三道四我就教训他丫的!”

 

我妈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教训有什么用,得彻底堵住那些人的嘴才行。”

 

听到这话,我感觉像一拳打到棉花上,彻底无奈了。

 

但我突然意识到我妈为啥要跟我说这些,是简单的诉说心事吗?

 

正当我疑惑不已的时候,我妈长吁一口气,“虽然你哥有毛病,但是你嫂子没毛病,可以找个男人……”

 

我妈的话没说完,但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我妈的意思是想让嫂子找个男人借种。

 

我没想到我妈会这么说,一时心里竟很不舒服。

 

就算我哥我嫂子一辈子没孩子,也不能随便找个男人借种啊,那样做岂不是给我哥戴帽子,以后我哥还怎么能抬得起头来。

 

而且,一想到美丽的嫂子要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我就火大,感觉像是眼看着自家田里的西瓜被野猪拱了一样。

 

然而,还没来得及等我反对,“咯吱”的一声,门被推开,嫂子竟然冲了进来。

 

“这件事绝对不行!”

 

我没想到嫂子竟然听到了,心里有点发慌。

 

嫂子又羞又气地盯着我妈,身子有些发抖。

 

“妈,你急着抱孙子我能理解,让学文能抬头做人我也理解,但是怎么能让我做这种事情!”

 

说实话,我都能体会嫂子这会心里的恼怒,怕是和我听到有人在说我哥时的那种心情一样。

 

我本以为我妈肯定吓了一跳,却没想到她一脸镇定地看着嫂子,完全没有被撞破的慌张。

 

“钰慧,你先别急,听妈把话说完。”

 

嫂子稍微冷静了些,我妈突然看了我一眼,眼角闪过一抹得意。

 

“其实我早就有主意了。学文虽然不行,但小猛行,可以让小猛顶上。”

听到我妈的话,我只感觉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响,这简直太疯狂了。

 

不愧是亲妈啊,居然和我哥想到一块去了。

 

下一秒,我激动的差点没蹦起来,那岂不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嫂子……

 

我偷偷地朝嫂子看去,想瞧瞧她是个啥意思,心里也忍不住遐想起来。

 

但嫂子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皱着眉头,紧抿嘴唇。

 

突然,嫂子的嘴巴微张,我妈急忙抢先开口:“反正都是一家人,老话说的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再说了,学文和小猛是兄弟,孩子生下来也是咱王家的种。”

 

看到嫂子的脸色越发难看,我妈继续说:“钰慧,妈这些年从来没求过你,今天妈就求你这一件事。妈没啥文化,就想早点抱上大孙子。村子里和学文一样大的都有两三个孩子了……”

 

嫂子倔强地摇头。

 

接下来,尽管我妈一个劲儿地哀求,但嫂子依然摇头,“妈,我葛钰慧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更不可能做出对不起学文的事情!”

 

嫂子掷地有声的话让我有点蒙,明明白天还勾引我来着,咋个会不同意?!

 

“那要是学文同意就没问题是吧?”

 

我妈的一句话让我明白了嫂子为啥会是那个态度,原来是面子上过意不去。

 

嫂子没作声。

 

“钰慧,把你的电话给我。”

 

嫂子犹豫一下,还是掏出手机递给我妈。

 

我妈拨通电话说了两句,把手机递给我嫂子。

 

嫂子接完电话后脸色红扑扑的,像菜地里的西红柿,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啥。

 

“现在没问题了吧?”

 

嫂子脸色更红,都红到脖子根了,却没出声。

 

“那好,就这么决定了,你们今晚就圆房。”

 

嫂子瞅我一眼,忽然转身跑了出去。

 

看到嫂子那害羞的样子,我困惑地看向我妈,“真的要让我跟嫂子圆房?”

 

我妈对我一瞪眼,“咋地,你还有意见?你嫂子年轻漂亮还是城里人,你打着灯笼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女人。”

 

我没来由地嘀咕一句:“但她毕竟是我嫂子啊。”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你哥都同意了,你还担心啥。”

 

其实我这么问也是跟嫂子学的,等到我妈的准话,我心里简直乐的不行。

 

“那……好吧。”

 

我心里美滋滋地出门,就碰到大建和小桃正在屋子门口,小桃对我抛媚眼,大建在锁门。

 

说实话,我现在看到大建就觉得他头上绿油油的,小桃这么骚也不知道给他戴了多少绿帽子。

 

看他们像是要出门,我笑着过去打招呼,才知道他们是要带上饭菜出去吃,还美其名曰野餐。

 

我只对野战有兴趣,野餐就算了。

 

但正当我打算走的时候,小桃却叫住我。

 

“小王,这篮子有点重,你帮我们提过去好吗?”

 

我还没出声,大建先开口了。

 

“篮子我提着就行,就别麻烦小王了。”

 

“不嘛……”

 

在小桃一阵撒娇后,大建笑着同意。

 

“我来提吧,反正也没啥事。”

 

我接过篮子,却发现根本不重。

 

当下,我便明白过来小桃是故意要带上我去找刺激的。

 

来到村头的河滩,我自觉的把东西铺好之后准备走却被小桃喊住。

 

“等等……”

 

小桃手里拿了一瓶我没见过的酒,眼里满是挑逗的意味,看的我心里直痒痒。

 

小桃转而对大建说:“老公,我们两个人喝酒有点无聊,不如让小王和我们一起玩个游戏。”

 

大建一脸的不愿意,嘴巴刚动,小桃就附在他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后,大建突然眼前一亮,“真的?好,等会就弄死你这个小浪蹄子。”

 

尽管我没听到小桃对大建说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我和麻麻在公车上,现实中有和儿子做过的吗

下一篇:每天上班坐地铁都被顶一路.娇妻沦为公共精厕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