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我奶又被男朋友揉大了*强壮的公么征服我一晚

2020-12-31 11:34:05【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听我这义愤填膺,好似为萧雅打抱不平的话,方悦小脸上的疑惑才散去。 她笑了笑,说:“陈老师是数学老师,我听说数学好的人都比较理性。” “他肯定是觉得既然萧老师

听我这义愤填膺,好似为萧雅打抱不平的话,方悦小脸上的疑惑才散去。

 

她笑了笑,说:“陈老师是数学老师,我听说数学好的人都比较理性。”

 

“他肯定是觉得既然萧老师没遇到危险,那早回来和晚回来,也没多大区别。”

 

对此,我只是撇了撇嘴,没办法认同。

 

方悦看出了我反感的态度,便没和我争辩。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道提着果篮,丰腴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张扬弟弟,姐姐没来晚吧?”

“咳咳……方小姐,麻烦你帮我喊一下护工吧,让她们来扶我去下厕所。”我佯装淡定的咳了两声,张口说道。

 

方悦愣了一下,随后说:“张大哥,不用这么麻烦,我扶你去吧。”

 

“这样好吗?”我诧异的问。

 

“没关系的,来之前萧老师跟我说过你的伤在什么地方,也说了会有这种事情要帮忙,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方悦笑着解释。

 

她虽然说的轻松,可我还是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一丝紧张。

 

正当我犹豫时,方悦已经掀开我的被子,准备扶我下床了。

 

我心想别人女孩子都这么洒脱,我要再扭扭捏捏的话,岂不是让人瞧不起?

 

再加上我确实尿急,干脆就从床上下来,让方悦扶着朝卫生间走去。

 

“方小姐,真是太抱歉了,居然让你做这样的事。”我手臂架在方悦的圆润的肩膀上,尴尬笑道。

 

方悦拢了拢耳边的发丝,轻笑着说:“张大哥,你不用多想,我当老师以前,也在一家疗养院做过一段时间的护工。”

 

“照顾过好几名病患的饮食起居,如厕沐浴什么的,所以我也算小半个医生了,在医生面前,可没什么男女之分。”

 

说话的时候,方悦已经扶我到了卫生间。

 

等我站稳,她便开始脱我的裤子,边脱边说:“有句俗语不是说病不讳医吗?其实在我们这些医生眼里,你们男人那地方都一样。”

 

“不就是……嘶,好大!”

 

原本听着方悦的话,我都跟着坦然了,没想到她这一惊叹,却让我又变得尴尬不已。

 

“咳咳,方小姐,我要方便了,你先回避一下。”

 

我手掩着下身,神情极为不自然的说道。

 

方悦脸蛋红红的“哦”了一声,赶紧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我才叫她进来帮我穿裤子。

 

而这丫头胆子也比较大,穿裤子的过程中全程睁着眼,好像很惊奇,我那个地方到底是怎么长的。

 

回到床上,病房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我看着坐在床边,给我削苹果的方悦,笑着问:“方小姐,你和萧老师关系很好吗?”

 

“是啊。”方悦点头说道。

 

“我和萧老师是同个地方出来的,她从小就很照顾我。”

 

“就连我现在这份工作,还是她帮我介绍的,我很感激她,所以她昨晚找我帮忙的时候,我就没拒绝。”

 

“原来如此。”

 

我轻轻点着头,随后又看了她一眼,说:“那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方小姐你忙的话,可以先离开,不用守着我。”

 

“我不忙的!”

 

方悦急忙摆着玉手,说:“昨晚答应萧老师之后,我就把课程调好了,今天一整天我都没事的。”

 

一听到这个,我心里顿时泛起一股既开心又失落的情绪。

 

开心是身边有方悦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姑娘陪着,养眼又有趣。

 

失落是方悦既然要照顾我一天,那萧雅肯定不会过来了。

 

“方小姐,你……”

 

沉默了一会儿,我刚准备说话。

 

方悦的声音就先响了起来,“张大哥,你就喊我方悦吧,我都喊你大哥了,你总喊我方小姐,听着很奇怪。”

 

“那好吧,方悦,你觉得萧老师和陈老师之间的感情怎么样?”我眯着眼睛,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萧老师和陈老师之间的感情?”

 

方悦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问。

 

她咬着唇瓣想了会儿,才说:“我不知道陈老师怎么样,但萧老师真的很爱陈老师。”

 

“平常我们在办公室里聊天的时候,她总是会提到陈老师对她有多贴心,对她有多照顾之类的,都羡慕死我们了。”

 

听到这个,我嘴里不禁泛起一抹苦涩。

 

果然,萧雅和陈文之间的感情很坚固。

 

这也是每次萧雅和我发生亲密接触后,会主动躲避我一段时间的原因,大概是无法承受自己内心的痛苦和道德上的谴责吧。

 

“张大哥,你问这个干什么?”

 

方悦突然看着我,眼神在我身上打着转儿,好像想从我神态上看出些许端倪。

 

我干笑一声,说:“没什么,我只是好奇,萧老师这次差点被侵犯,陈老师怎么都不回来看一看。”

 

“到底工作在重要,还有自己的老婆重要?他也不怕萧老师对他有意见吗?”

 

听我这义愤填膺,好似为萧雅打抱不平的话,方悦小脸上的疑惑才散去。

 

她笑了笑,说:“陈老师是数学老师,我听说数学好的人都比较理性。”

 

“他肯定是觉得既然萧老师没遇到危险,那早回来和晚回来,也没多大区别。”

 

对此,我只是撇了撇嘴,没办法认同。

 

方悦看出了我反感的态度,便没和我争辩。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道提着果篮,丰腴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张扬弟弟,姐姐没来晚吧?”

秦思思笑容苦涩的看着我,惨然道:“在我丈夫没去世以前,我真的很爱他,我也想过和他一起白头偕老。”

 

“可那该死的老天,竟然无情的把他从我身边夺走,留我一个女人孤苦伶仃的活着。”

 

“我原本以为,我可以一辈子为他守身如玉,可慢慢地,我的心开始动摇了……”

 

“毕竟我是个正常的女人,我也会有需求。”

 

“尤其是在健身房这种地方,看多了男人健壮的身体,我心里早就生出了一些别的念头。”

 

“如果不是那天你刚好来了健身房,我想我也会找一个陌生男人发生关系的。”

 

“但幸好那天遇到了你……”

 

“张扬,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的心地也很善良,对我而言,如果发生关系的对象是你,那我心里的愧疚会轻很多。”

 

“所以,你不要觉得姐姐是那种放荡的女人,姐姐真的只在你一个人面前才这样。”

 

听到秦思思的心声,我沉默了。

 

但我沉默,并不是因为看不起她,相反,我对这个女人越发的敬重。

 

秦思思的魅力到底多大,从数不尽的男人愿意在她健身房办卡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她的身边,从来就不缺各种优秀男人。

 

可是她丈夫去世了五年,她却仍能拥有一个非常好的风评。

 

因为她从来不和任何男人单独出去吃饭,更别说进出一些酒店或者电影院之类的地方。

 

这样的女人,又怎么会和放荡扯上关系?

 

想到这里,我便对秦思思笑道:“思思姐,我不会那么认为的,我知道这五年你过的也很苦,所以等我伤好了,我就去找你。”

 

听我这么说,秦思思脸上顿时露出甜美的笑容。

 

她凑上前,给我了一个甜蜜的吻,随后道:“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许不找我。”

 

“一定。”我笑着保证。

 

这时,秦思思看了眼时间,惊道:“哎呀,都已经十一点了吗,张扬,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

 

她不说还好,一说我顿时感觉肚子传来一阵饥饿感,这才想起从昨天下午开始,我就米粒未进。

 

“那麻烦思思姐了,我要吃肉。”我挠了挠头,干笑着道。

 

“吃什么肉?”

 

秦思思又拧了一下我的耳朵,笑骂道:“伤口都没好,不准吃荤腥的,我去给你买点粥来。”

 

“再说了,要吃肉,我这里不是有现成的吗?”

 

说着,这女人还伸出一根纤纤玉指,轻轻戳了戳她弹性十足的胸口,看的我一阵口干舌燥,差点挺枪致敬。

 

秦思思咯咯轻笑,踩着高跟鞋跑出了病房。

 

我重重喘了口气,一脸无奈的表情。

 

被这么一个磨人的妖精缠上,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几分钟后,房门突然传来一声轻响。

 

我以为是秦思思回来了,开口说:“思思姐,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买到粥了吗?”

 

结果我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

 

下一秒,一名穿着名贵西装,头发梳理地一丝不苟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在他身后,还跟了两个戴着墨镜的黑衣保镖!

 

“你就是张扬?”

 

中年男子瞪着我,眼神凶狠不已。

 

我心里咯噔一跳,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他又是怎么知道我姓名的。

 

唯一让我感到熟悉的,是他的声音,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你是谁?”我疑惑的问道。

 

中年男人冷冷的哼了一声,说:“你就是上次和思思一起进办公室的男人吧?”

 

听到这话,我立即反应了过来。

 

“你是思思姐说的那个一直追求她的人?”

 

我终于想起来了,上次我和秦思思在办公室擦枪走火时,那个在外面不停敲门的人,声音和眼前这个中年男人一模一样。

 

“对,看来思思跟你说了很多东西。”

 

中年男子眼神更加阴沉,他咧了咧嘴,冷笑说:“既然这样,我也懒得和你拐弯抹角,和你直说了吧。”

 

“我可以不计较上次的事情,条件是你以后离思思远一点,不要再出现在她周围,明白了吗?”

 

“你什么意思?”

 

被人这样肆无忌惮的威胁,我倔脾气也上来了。

 

我咬牙道:“思思姐又不是你老婆,她现在单身一个,我也没女朋友,我为什么不能和她来往?”

 

“因为秦思思注定是我的!”中年男人突然状若疯狂的大声叫道。

 

但我没有一点害怕,反而道:“凭什么?你要是能真正用爱感动思思姐,让她心甘情愿和你在一起,我自然不会打扰她。”

 

“可你要是用什么不光彩的手段逼迫她,强行要她和你在一起,那我也不会坐视不管!”

 

“不会坐视不管?”

 

“呵呵,你算个什么东西,连我钟涛的事情你也敢管?”

 

中年男人没想到我会这么说,硬是被我给气笑了。

 

他扫了眼我身上穿的病服,还有手上正在挂着的药瓶,阴笑道:“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斗?”

 

话音一落,他便给身后两名保镖使了个眼色,吩咐道:“大牛二虎,看到这小子神气的模样了吗?”

 

“他应该是觉得受的伤太轻了,给他点教训尝尝!”

 

“是!”

 

两名保镖沉声喝道,随后大步朝我走过来。

 

我表情一变,刚准备拔掉手上的针头,进行反抗时。

 

秦思思愤怒的声音就从门口传过来了,“钟涛,你要敢动他一下,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不得不说,秦思思一旦发起火来,威慑力还是很强的。

 

至少那两名保镖在听到秦思思的声音后,动作立马停住了。

 

名叫钟涛的男人回过身。

 

他表情复杂的看着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保温杯的绝美女人,咬牙道:“思思,你就是因为这个男人,一直不肯答应我的追求是吗?”

 

“你想太多了,不答应你只是因为对你没感觉,和别人没关系!”

 

秦思思冷哼一声,快步走到我面前,像一只护犊子的母鸡一样护在我身前。

 

“张扬是我弟弟,你以后最好别打他的主意,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本文标签:

上一篇:新婚少妇出轨欲仙欲死^出水了快来

下一篇:娇妻被别人带去杂交/小叔不可以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