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揉自己的痘痘手法图:我被两个老外抱着高爽翻了

2020-12-31 15:40:58【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田瑶越想越是委屈,鼻头一酸,顿时伏在好姐妹的怀里,泪珠子吧啦吧啦的掉了下来,哭着说道:“呜呜……雪梅姐,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张雪梅也被田瑶的情绪感染了,

田瑶越想越是委屈,鼻头一酸,顿时伏在好姐妹的怀里,泪珠子吧啦吧啦的掉了下来,哭着说道:“呜呜……雪梅姐,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张雪梅也被田瑶的情绪感染了,一想到自己也是年纪轻轻嫁给了陈二柱,结果还没享受幸福生活,就守了寡,一时也无比心酸。

 

一时间,两个女人都抱在了一起哭诉着。

 

而此时的赵狗蛋已经提着酒菜来到了赵大猛的家门口。

 

赵狗蛋和田瑶住的虽然偏僻,但也离村里其他住户并不远。整个山头村也就百十来户人家,而且都坐落在玉峰山脚,串门也很方便。

 

可是赵狗蛋一来到赵大猛的门外时,顿时就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

 

这大白天的,怎么还关着门呢?

 

在赵狗蛋以为赵大猛家里没人的时候,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一对男女的对话。

 

“呀!死鬼……你着什么急啊!快去看看门把严实了没有,万一让人看见了可咋办?”

 

“哎呀,放心好了!我来的时候都看了,每一个人,这时辰大伙都出去干活去了,快点的……我等不及了!”

 

“啊嗯……别……轻点……哦!”

 

赵狗蛋早就不傻了,这声音一听就知道分明是一对狗男女在干那事啊!

 

女的是李春娥,可男的声音根本不是赵大猛的,那会是谁?

 

赵狗蛋刚想转身离开的脚顿时停了下来。

 

心说这李春娥还真是个荡妇,这大白天的竟然都敢在家里勾搭野男人了!

 

这要是让赵大猛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拿把刀砍死这两个狗男女。

 

赵狗蛋心思也活泛了,他要让嫂子过上好日子,可不能一直装傻充愣下去,可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把本该属于自家的田产拿回来才行!

 

现在正好撞上了李春娥和野男人在一起,那可是个劲爆消息。

 

赵狗蛋一把脱了鞋子,四下看了一眼,悄摸摸的走到了门外的窗沿上,抬头往里一瞧。

 

好家伙!

 

此时两人正伏在饭桌上呢。

 

男的背对着门外,赵狗蛋也看不到正脸,只感觉背影有点熟悉,想不出是谁。

 

可李春娥那美艳动人的熟妇脸,赵狗蛋可还是认识的。

 

一想到这张脸昨天还朝着自己抛媚眼,结果今天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这样,赵狗蛋心里还有一点不是滋味。

 

可仔细一看,这他娘的男的哼哧了半天,还是没啥反应?!

 

女人一看半响都没动静,顿时也急红了眼,喘着气说道:“我说孙德才,你到底行不行啊?”

 

男人一听李春娥竟然鄙视自己,顿时一把将女人的身子转了过去。

 

啪!

 

孙德才一巴掌拍在女人身子上,红着脖子说道:“敢说我不行!”

 

女人嫩白的肌肤上挨了一巴掌,顿时显露出鲜红的五个掌印,可嘴上却忍不住的喊了一声:“啊!打我……再打我……”

 

窗外,亲眼见证着这一幕赵狗蛋早就有了反应了。

 

好家伙……原来李春娥这女人竟然好这口?

 

最让赵狗蛋惊讶的还是这个男人竟然是村里的会计,孙德才!

 

生产队队长的老婆和村会计勾搭在一起……

 

赵狗蛋感觉这里面的信息量好大。

 

不过眼下赵狗蛋却是在想,该不该冲进去撞破两人的好事。

 

反正自己在他们眼中也就是个傻子……

 

正在这个时候……

 

砰!

 

一道剧烈的响声,大门竟然被人撞开了!

 

赵狗蛋一手提着酒菜,喘着粗气,一拳砸在了男人的后脑勺上,说道:“坏人!放开春娥婶,不许你,欺负她。”

 

孙德才感觉脑门子一黑,差点就要晕过去了。

 

自己这是好不容易可以了,却又被人打断,连转身看清闯进来的人是谁都没来得及,后脑勺就直接挨了一拳。

 

孙德才有点心虚,要是来人是赵大猛的话,估计他这时候就该凉了。

 

趴在桌上的李春娥也赶忙转过身,一把抓过地上的衣服盖在身上,目瞪口呆的看着闯进来的人。

 

李春娥张着嘴说道:“赵狗蛋!怎么是你?”

 

孙德才这才揉着头转过身来,一看坏了自己好事的竟然是村里的傻子赵狗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孙德才一把揪住赵狗蛋的衣领,凶狠狠的说道:“蠢狗子,你他妈活腻歪了是吧!敢打我!”

 

赵狗蛋身子连动都没动一下,他从小就被刘老汉拿来当实验品,吃了无数的中草药,他这些年就像是一个药罐子,吸收了无数宝贵药材的精华。

 

更重要的是,刘老汉在世的时候,还教他打过一套拳。

 

其实也不算是刻意的教他,刘老汉有每天打拳的习惯,和刘老汉一起生活久了,赵狗蛋也就有样学样的打。

 

他那时候虽然傻,但是照猫画虎的动作还是会的。

 

反正只知道每次吃了草药,打完拳之后浑身就热乎乎的,大冬天的不穿衣服都可以上山放牛,甚至每天都下河洗澡,身体就像个火炉一样。

 

孙德才还不到一米七的身材,四十几岁的身子像是被掏空了的树干一样,哪里是赵狗蛋的对手?

 

但是赵狗蛋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得装傻……

 

赵狗蛋一下子弱了气势,装作小孩子害怕挨打的模样说道:“春娥婶叫,我就进来,不许你……欺负她!”

 

李春娥很快反应过来了,因为她看到了赵狗蛋手上拿着的酒菜。

 

而且一听到这个傻狗蛋竟然是因为害怕自己被欺负,这才撞门进来的,心里一时竟有些感动。

 

李春娥推了一把孙德才,没好气的说道:“孙德才,咋不见你刚才这么能耐!狗蛋是个傻子,你和他计较什么……”

 

孙德才一看李春娥又拿他不行来说事,顿时也有些恼火,咬着嘴说道:“他妈的要不是这傻子,我现在早让你哭爹喊娘了!”

 

李春娥穿好了衣服,说道:“行了行了!你快走吧,今天这事就先算了,老娘都没兴致了!你再不走,大猛回来了,我可要赖你非礼我了啊!”

 

一说到赵大猛,孙德才脸色顿时变了。

 

现在他可是在给赵大猛戴绿帽子呢,要是真让赵大猛知道了,以他那性子,估计真得拿把刀追到村会计室砍了自己。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好事就这么黄了,孙德才还是很不甘心。

 

只见孙德才狠狠的点了点赵狗蛋的额头,说道:“蠢狗子,你等着!早晚我要弄死你,再弄你家的那个黑寡妇!”

 

说罢,孙德才穿好了裤子走了出去。

 

在孙德才转身的那一刹那,他并没有看到赵狗蛋眼中迸射的凶芒。

 

“这个孙德才,竟然敢打田瑶嫂子的主意!”赵狗蛋心里已经开始想着怎么弄这个村会计了。

 

任何敢欺负田瑶嫂子的人,他都不会轻易放过。

 

李春娥见孙德才走了,这才走到门边,将门扶了起来。

 

赵狗蛋又恢复了痴傻的模样,目光盯着李春娥说道:“春娥婶,门,坏了,赔,赔。”

 

说着,赵狗蛋又将手上的腊肉和酒朝李春娥递了过去。

 

可女人现在的心思哪里在门上?

 

从赵狗蛋闯进来之后,李春娥的目光就被傻男人的本钱吸引了。

 

李春娥接过东西,放在桌上,然后一把抱住了赵狗蛋,吐气如兰的在他耳边说道:“傻狗蛋……你刚才是不是在门外偷看了?”

 

赵狗蛋心中一惊,心说自己装傻,难道被李春娥看出来了?

 

不过从李春娥的眼神中,赵狗蛋并没有看到那种惊讶。

 

赵狗蛋痴傻的笑着,说道:“撒尿……狗蛋撒尿。”

 

李春娥顿时明白了,赵狗蛋是因为憋了尿,才会这么鼓胀的。

 

要不是知道赵狗蛋已经傻了十三年,而且村里刘老汉也束手无策的话,李春娥甚至都怀疑这个傻子是不是真的不傻了。

 

因为这个傻子现在知道想女人了!

 

李春娥媚笑一声,拉着赵狗蛋往茅房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咯咯……你个傻狗蛋!来吧,婶子带你去茅房撒尿……”

 

赵狗蛋整张脸都涨红无比,不断的喘着粗气。

 

因为此刻李春娥的小手,竟然是拉着自己那!

 

赵狗蛋涨红着脸说道:“春娥婶,难受……狗蛋难受,要撒尿。”

 

李春娥媚眼如丝,刚才和孙德才勾起的渴望,这一下又被撩拨起来了,让得李春娥感觉心口都烧了起来。

 

女人娇笑着说道:“好嘛……快点,婶子帮你!你可说了要好好赔婶子的……”

 

赵狗蛋脸红脖子粗,终于一路忍到了茅房里。

 

农村乡下的茅房,就是几块木板架着,然后里面有个镂空的洞而已。

 

李春娥领着赵狗蛋一进入臭气哄哄的茅房,却没有转身离开。

 

赵狗蛋原本还没有那么强烈的尿意,可现在一看到茅房的洞,顿时尿意上涌,又有了反应。

 

李春娥的小手,顿时一震,俏脸一红,说道:“坏家伙……这么调皮!”

 

说完,另一只手就在赵狗蛋的裤腰带上一拉。

 

啪嗒!

 

还没等李春娥从满脸的震撼中反应过来,一股尿液如同水龙头一样而出!

 

哗哗!

 

伴随着急匆匆的水声,一些甚至溅到了李春娥的脸上。

 

可现在赵狗蛋管不了那么多了,足足过了一分多钟,赵狗蛋才心满意足的提起了裤子。

 

赵狗蛋一转头,发现身旁的女人竟然满脸痴迷的看着自己,顿时傻笑道:“嘿嘿,春娥婶,我撒完了……”

 

李春娥伸出小手,抹了一把脸上,伏身在男人肩膀上,说道:“傻狗蛋……你这回可得好好赔一赔婶子才行!你看……你都把婶子的脸弄脏了……”

 

赵狗蛋听到李春娥这么说,故意皱着眉问道:“春娥婶,我赔你了,腊肉,还有酒,我赔了。”

 

李春娥一听这傻狗蛋竟然还知道讨价还价了,也觉得和一个傻子调情没什么意思,不如直接引导他,告诉他该怎么做就好了。

 

李春娥一把将赵狗蛋的手抓着,然后压在自己身上。

 

赵狗蛋下意识的一缩手,连忙又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个傻子,不能表现的太反常。

 

李春娥媚笑着说道:“春娥婶才不稀罕你那点腊肉和酒呢,春娥婶要你好好赔我!”

 

赵狗蛋涨红着脸,想要退一步,却发现茅房空间太小,容下两个人已经是很挤了,根本退无可退。

 

赵狗蛋被压在李春娥身上的手下意识的动了动,痴痴的说道:“春娥婶,怎么……怎么赔?”

 

李春娥舔了舔嘴唇,一下吻在了赵狗蛋的脸上,说道:“别急,婶子好好教你!”

 

说完,李春娥干脆把自己身上的衬衫扣子解开来。

 

“咕噜!”

 

赵狗蛋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唾沫,从刚才到现在,他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女人身前。

 

对于赵狗蛋的反应,李春娥很是开心,媚笑着说道:“傻狗蛋……婶子好看吗?”

 

赵狗蛋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看女人的身子,只知道木讷点头,痴痴的说道:“好……好看……”

本文标签:

上一篇:嗯啊 公交车了被做到高c/娇妻被调教成公开性奴

下一篇:开始在公交车中作者是谁,被小男滋润的熟妇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