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50平米客厅3p空调行吗,咬住奶头用力吸着奶水小说

2020-12-31 16:00:35【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不过就怕扎错穴位。”苏婉儿神色有些凝重,盯着我看了半天,见我表情认真,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似乎相信了我的话,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又躺了下去。 此时此刻,我的心里跟坐

不过就怕扎错穴位。”

苏婉儿神色有些凝重,盯着我看了半天,见我表情认真,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似乎相信了我的话,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又躺了下去。

 

此时此刻,我的心里跟坐过山车一样刺激。

 

苏婉儿躺下之后,我在她胸口扎了四针。

 

银针落下之后,苏婉儿闷哼一声,脸上出现痛苦之色。

 

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受到了刺激,她涨红了脸。

 

等差不多了,我才对她说道:

 

“苏老师,我马上要扎会阴穴了,你放轻松点。”

 

“嗯……”

 

苏婉儿紧紧咬着嘴唇,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最后用微不可查地声音应了一声。

 

我只是笑了笑,双手却顺着她的小腹,慢慢往下滑。

 

“苏老师,腿放松啊,不然我根本无从下手啊!”

 

女人那儿都很敏感,见我准备下针了,苏婉儿不自觉地将双腿并拢起来。

 

我低着头,一脸为难地说道。

 

听了这话,苏婉儿紧闭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

 

但她并未开口,却慢慢地将腿……

 

苏婉儿的红唇充满了无限诱惑,我蜻蜓点水般在她的红唇上啄了一下,见她没有抗拒,便狠狠地吻了上去。

 

苏婉儿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又一脸羞涩地闭上了眼睛,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此时此刻,我全身血脉喷张,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就在这最后关头,苏婉儿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递给我一个妩媚的眼神,接着赶紧把我推开,拿起手机接了起来。

 

“老公,我在家……”

 

苏婉儿小心翼翼瞥了我一眼,声音有些发颤。

 

没想到在偷晴的时候,老公打电话过来了,苏婉儿显得十分紧张。

 

与此同时,我看了苏婉儿一眼,没有多想,慢慢地朝她扑了过去。

 

“啊……”

 

苏婉儿惊叫一声,接着说道:

 

“老公,我也做梦都在想你。”

 

苏婉儿的老公就程兵,电话那头的程兵似乎发现苏婉儿很不对劲。

 

“怎么了,老婆?”

 

程兵有些紧张地问道。

 

“没……没什么……有耗子……”

 

苏婉儿白了我一眼,小声解释道。

 

苏婉儿这么一说,程兵倒也没有多疑,夫妻二人继续聊起来。

 

“宝贝儿,想我没有?”

 

程兵坏笑着问道。

 

“讨厌……当然想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苏婉儿跟程兵撒起娇来,声音甜的发腻。

 

“等这段时间把镇上的一些事情忙完就该回去了,老婆你是那里想我了吧?”

 

“哎...你能不能正经点?”

 

苏婉儿宜喜宜嗔的模样让人觉得心痒难耐,尤其是那发嗲的语调,让我全身都变得酥酥麻麻起来。

 

“我现在没时间回来,安慰不了你,要不你先自我安慰,等我回来一定好好补偿你。”

 

“宝贝,在家好好的等我回来,我有点急事要处理。”

 

话音刚落,电话便被挂断了。

 

放下电话之后,苏婉儿变得慌里慌张起来。

 

她爬到床里侧,蜷缩着身体,紧张万分地说道:

 

“小伟子,天色挺晚了,我……我困了……要不你也回家睡觉吧?”

 

苏婉儿的话犹如一瓢凉水兜头浇下,浇熄了我心里刚燃起来的火焰。

 

不过强扭的瓜不甜,我知道即便现在强了,她最多也就半推半就,可以后恐怕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为了长远打算,我还是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整整一个晚上我都辗转反侧,最后自己解决了一下。

 

此后几天,苏婉儿家的大门紧闭,即便我上去敲门也没有反应。

 

就这样饱受折磨地过了几天,这天晚上,苏婉儿突然火烧火燎地在外面拍我的窗户...

 

“小伟子!小伟子!”

 

苏婉儿的声音透着焦急。

 

我开门一看,发现苏婉儿怀里抱着宝宝,显得仓皇失措。

 

“苏老师,小宝怎么了?”

 

“好像发高烧了,怎么都不吃东西....”

 

“给我看看。”

 

说着,我赶紧用手探了一下孩子的额头,接着急促道:

 

“温度还挺高的,赶紧跟我去村里的打针伯家看看。”

 

说着,我一把抱过孩子,急急忙忙便出了门,苏婉儿则十分紧张地跟在我身后。

 

打针伯就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只懂一些粗浅的医术。

 

因为是在村里,所以我显得轻车熟路,苏婉儿也没发现我已经恢复视力了。

 

敲开了打针伯家的门,给孩子一量体温,竟然烧到了三十八度七。

 

这种发烧用中药见效很慢,所以我只能陪在旁边等。

 

苏婉儿坐立不安地盯着小宝,显得十分焦急自责。

 

等打针伯给孩子挂完吊水,又吃了点西药,重新一量体温,三十七度四,总算恢复正常。

 

刚出门,苏婉儿见孩子转危为安,刚才又太过担忧,突然一把抱紧我,哭哭啼啼起来。

 

“小伟子,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要是没有你……”

 

“好了,先回去吧。”

 

虽然很享受这种温香软玉的感觉,可毕竟是在外面,我也担心人言可畏,赶紧催促她回去。

 

直到这时,苏婉儿才反应过来,连忙松开了我,脸上已是潮红一片。

 

但很快,她突然抬起头,和我四目相对起来。

 

“小....小伟子,你的眼睛……”

 

苏婉儿小嘴微张,一副难以置信地模样,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的眼睛。

 

“哦,我的眼睛好了!”

 

我瞥了苏婉儿一眼,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前几天我在城里遇到了一个神医,经过几天的针灸治疗,我的眼睛已经恢复正常了。”

 

“谢天谢地,这是好事啊!”

 

听说我的眼睛恢复正常,苏婉儿同样为我感到欣喜。

 

不过下一刻,她眼中再次流露出茫然不解的神色。

 

“都失明十几年了,怎么可能几天就治好了?这天底下有这样医术高明的神医吗?”

 

她上下打量着我,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大千世界,无奇无有,这个世上能人异士有很多很多,可能是我运气好罢了。”

 

我装作一副感慨万千的样子,旋即说道:“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

 

送她回到家,孩子早已睡熟了,苏婉儿轻手轻脚地将孩子放到摇篮里。

 

“苏老师,不是我说你,孩子高烧这么严重,你……哎……你注意……”

 

我原本想跟她讲一些注意事项,可就在这时,一阵尿意袭来,已经快要憋不住了。

 

“苏老师,你等一会,我回家有点事,马上回来!”

 

说完,我风风火火地便要出去。

 

看我这副样子,苏婉儿自然猜到是怎么回事。

 

她脸上飞起两朵红霞。柔声说道:

 

“要不就在我家……”

 

怕苏婉儿看出端倪,我便让她领着我进到洗手间。

 

我显得有些尴尬,进入洗手间。赶紧把门关上。

 

就在这时,我随意一瞥,发现旁边放着一个桶,里面是一些没洗的脏衣服,里面有一条黑色的蕾丝裤子格外醒目。

我一阵兴奋,鬼使神差地将裤子拿了起来......

 

“小伟子,你怎么这么久啊,不是吃坏肚子了吧?”

 

见我久久不出来,苏婉儿关切地问道。

 

“没……没有……马上就好。”

 

我一边支支吾吾地应着,一边将裤子放回原处。

 

从洗手间出来时,我一直低着头,怕她发现我的“杰作”。

 

回到家里,我再次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苏婉儿应该不会发现吧?

 

要是发现我这么下流,会不会以后不搭理我了?

 

脑海当中充斥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足足折腾了大半宿才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第二天,我直接睡到日上三竿,刚一出门,发现苏婉儿正在院子里头洗衣服。

 

苏婉儿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衣,好像还没有梳妆,给人一种慵懒的风情。

 

苏婉儿看到我之后,眼神有些躲闪,忽然拎着洗衣服的桶就要回家。

 

只是她急急忙忙地走到门口,却回头看了我一眼,她满脸通红,十分羞怯地说道:

 

“小伟子,昨晚……要谢谢你……”

 

说完,她一闪身便进了屋,留给我一个迷人的背影。

 

我一眨不眨地盯着苏婉儿的曼妙身姿,脑海中出现昨晚那件龌龊的事情。

 

与此同时,我心底萌生出了一个更加大胆邪恶的计划...

 

但自从那晚之后,苏婉儿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我,我一直想要实施计划,却始终找不到机会。

 

这天早上,我正在屋里吃面条,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本文标签:

上一篇:天官赐福花城谢怜肉18污^全文

下一篇:娇妻成为黑人的播种机器*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