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肉文推荐,往下边塞东西走路

2020-12-31 16:03:48【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要不要考虑一下上学?”柳芳芳说着悄悄把自己的筷子放了下去。 “上学?” 我皱了皱眉,摇头道:“我已经这么大了,没必要再去学校混日子了。” “那

要不要考虑一下上学?”

柳芳芳说着悄悄把自己的筷子放了下去。

 

“上学?”

 

我皱了皱眉,摇头道:“我已经这么大了,没必要再去学校混日子了。”

 

“那小浩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姐说话你也别生气,以前是你身体有问题,所以你爸妈托我照顾你,但现在既然你恢复了,就应该自己找点事情做做。你觉得呢?”

 

柳芳芳说话很小心,但似乎又带着一丝欣喜的味道。

 

“是,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我没有学历,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能做什么。”

 

我挠了挠头,有些犯愁,“只能先找一个勉强能过得下去的工作先试试看。”

 

看着柳芳芳脸上渐渐浮现出来的惊喜,我脱口而出道:“芳姐,你不会打算给我介绍什么工作吧?!是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不会答应的。”

 

柳芳芳捂着嘴唇笑道:“为什么?”

 

“刚刚你也说过,我应该自食其力,以前我已经蒙你照顾这么多年,现在又要来麻烦你,这不合适。”

 

或许是大男子主义作祟,也或许是因为银行卡上还有几万块的存款,我说完竟然感觉轻松了许多。

 

柳芳芳点点头没说什么,饭桌上两个人望着桌子上的菜各有心思,沉默片刻后柳芳芳道:“小浩,的确我是有一份工作,高薪资,高要求,本来想介绍给你,但你的态度也很坚决,我和你爸妈关系很好,没必要为了一时的赌气而放弃大好的前途。”

 

“我不是在赌气,芳姐,我现在已经是个男人了,如果我还处处需要别人帮忙,那我以后在这个社会上还怎么立足?总不能依靠你们一辈子,更何况,也不是我走到的每个地方都有你们。”

 

我认真的道,我盯着柳芳芳的眼睛,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

 

柳芳芳道:“行,那你再考虑考虑,姐这里随时欢迎你。现在既然你也恢复了,我就搬回我家了。

 

尽管我不会做饭,但柳芳芳已经将菜切的七七八八,我只需要把菜放进锅里炒就行,因此很快饭菜就上了桌子。

 

不料柳芳芳却是一愣,然后指着桌子上一盘略微有些焦黑的鸡蛋问,“这是什么?”

 

“鸡蛋。”

 

“这个漆黑一团的…”

 

“土豆烧牛肉。”

 

柳芳芳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饭菜,突然笑道:“小浩,姐问你个问题行吗?”

 

虽然很不爽她嫌弃我的饭菜,但我自己夹了一筷子,确实也说不上好吃,点点头道:“嗯,姐你问。”

 

柳芳芳深呼吸一口道:“小浩啊,你今年十九了吧?!”

 

“嗯,怎么?”

 

我有些疑惑。

 

“你看啊,你父母现在都在国外,你也这么大了,要不要考虑一下上学?”

 

柳芳芳说着悄悄把自己的筷子放了下去。

 

“上学?”

 

我皱了皱眉,摇头道:“我已经这么大了,没必要再去学校混日子了。”

 

“那小浩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姐说话你也别生气,以前是你身体有问题,所以你爸妈托我照顾你,但现在既然你恢复了,就应该自己找点事情做做。你觉得呢?”

 

柳芳芳说话很小心,但似乎又带着一丝欣喜的味道。

 

“是,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我没有学历,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能做什么。”

 

我挠了挠头,有些犯愁,“只能先找一个勉强能过得下去的工作先试试看。”

 

看着柳芳芳脸上渐渐浮现出来的惊喜,我脱口而出道:“芳姐,你不会打算给我介绍什么工作吧?!是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不会答应的。”

 

柳芳芳捂着嘴唇笑道:“为什么?”

 

“刚刚你也说过,我应该自食其力,以前我已经蒙你照顾这么多年,现在又要来麻烦你,这不合适。”

 

或许是大男子主义作祟,也或许是因为银行卡上还有几万块的存款,我说完竟然感觉轻松了许多。

 

柳芳芳点点头没说什么,饭桌上两个人望着桌子上的菜各有心思,沉默片刻后柳芳芳道:“小浩,的确我是有一份工作,高薪资,高要求,本来想介绍给你,但你的态度也很坚决,我和你爸妈关系很好,没必要为了一时的赌气而放弃大好的前途。”

 

“我不是在赌气,芳姐,我现在已经是个男人了,如果我还处处需要别人帮忙,那我以后在这个社会上还怎么立足?总不能依靠你们一辈子,更何况,也不是我走到的每个地方都有你们。”

 

我认真的道,我盯着柳芳芳的眼睛,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

 

柳芳芳道:“行,那你再考虑考虑,姐这里随时欢迎你。现在既然你也恢复了,我就搬回我家了。

 

现在才晚上八点,街道上还有许多行色匆匆的人,我跟着几个穿着很时髦的女孩儿走进了这家店。

 

刚进店,一名画着淡妆的女导购就走了过来,亲切地问我需要什么服务,我说出了我的来意,女导购脸色顿时一落千丈,丝毫没有刚才的恭敬,语气不悦的回复了我一句不招人。

 

我奇怪的指着店门口的白纸,“你们这不是都写着招聘么?”

 

女导购抱着胸不满的道:“我说不需要就不需要,赶紧滚,从哪儿来,滚哪儿去!”

 

说完就扭着屁股离开了我面前。

 

我有些不爽,一个小小的导购,跟我耍什么脾气?

 

不过我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气,况且我本来就不是个爱跟人计较的人。

 

又在外面转了会儿,最终还是无奈的回到了家。

 

平常家里总会亮着灯,而柳芳芳搬回隔壁之后,三室一厅偌大的房子就只剩我一个人,总感觉不习惯。

 

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会儿,还没爬起来,手机突然震动,我拿出来一看,却见是一个陌生号码,归属地显示为国外。

 

我也没想太多,直接便摁下了接听键,我父母在国外,一直被当成傻子的我突然恢复,柳芳芳一定把这个消息通知了他们,没准儿他们现在激动万分,正想着回来看我。

 

而这个电话,就是他们即将回来的前兆。

 

“你好,请问是杨伟吗?!”

 

我听着电话里冰冷的声音有些疑惑,不是我父母给我打来的,回答道:“是,你有什么事?”

 

“我是你父母的私人律师,您可以称呼我王律师。今天特地打电话,是有件事我必须得告诉您,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

 

电话里的男声自称是私人律师,即使是在国外,能拥有私人律师的也是极少,由此可见我父母在国外确实混得不错。

 

“好,王律师请说。”

 

我尽量让自己说话显得有礼貌一些,如果王律师能联系到我的父母,至少不会感觉我没有家教,即使我是突然之间恢复,我也有能力做一个正常人。

 

但不知为何,王律师的话让我心里升起一种隐隐的不安感,这种感觉不知道来自于哪里,但让我极不舒服。

 

王律师道:“您父母在国外拥有一家市值过亿的公司,但竞争对手也很多,平时两边看上去平平静静,实际上的勾心斗角很严重,尤其是在m国这个地方,甚至已经上升到用武力威胁的地步。”

 

“王律师,你是什么意思?”

 

我皱了皱眉道,“请你直说。”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传来王律师的声音,“在这之前,已经有人想要对您父母动手,但都没有成功,唯独这一次,您父母最信任的人出卖了他们,他们没能躲过。”

 

“武力威胁?!出卖了他们?没能躲过?”

 

我愣了一刹那,随即反应过来,感觉握着的手机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喉咙有些干涩的道:“你的意思是,我父母他们……有危险?”

 

“不,不是有危险。他们已经遇害了。我给您打这个电话就是通知您一声。并且,伴随您父母的故去,他们一手创办的公司不止即将被吞并,还会面临一笔巨大的债务,而根据联邦法律,这一笔巨额债务的法定承担人会落到您的身上,也就是说,您现在不止将面临父母故去的悲哀,还必须面对一笔天价债务。”

 

“多少?”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从接到这个电话开始,我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不是源于王律师这个人,而是因为他告诉我的消息。

 

我也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是这个语气,如果他真的是我父母私人律师,面对我这个独生子至少会表现出应有的尊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冷冰冰的说话。

 

“大概……债务初步估算是一百五十万美元。”

 

王律师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发愣。

 

就在前一刻,我还想着要在我父母面前证明自己,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是我拖累了他们,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用我自己的努力告诉他们,我并不是个废物,至少我能自己养活自己。

 

然而残酷无情的现实反手就给了我一记凌厉的耳光,将我所有的臆想全部烧成渣。

 

这个电话总共打了三分四十二秒,在这三分四十二秒里,我失去了亲生父母,同时还面临着一笔几乎一辈子都还不上的巨额债务。

 

我仰躺在沙发上,看着被灯光映照的明亮洁白的天花板发呆,手机倏地从我手心滑落,“砰”一声掉到地上。

 

现在是夏天,房间里很热,但我还是感到一种沁入心脾的冷,从四面八方侵袭过来,然后腐蚀我的身体,仿佛心脏都在被逐渐撕裂。

 

余光刚好瞥到之前随意摆在桌上的香烟,我拿过一只点了起来,刚入口就感到一阵辛辣和刺激感,但很快就忍受住了那股味道。

 

烟雾在房间里缭绕,烟丝在指间燃烧,周围寂静的可怕,很快一支烟燃烧殆尽,我继续点上。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已经躺在烟雾里昏昏欲睡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然后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恍惚间我认出来那是柳芳芳,她来这里做什么?

 

“小浩!我的小祖宗!你是抽了多少烟!”

 

柳芳芳一进来就连连咳嗽,一边努力的扇着面前的烟雾,一边朝我跑过来。

 

她扶起躺在沙发上的我,因为穿着睡衣的关系,她胸前大半个雪白的沟壑都显露出来,但我却提不起来一丝一毫的兴趣。

 

“小浩?!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了?有什么事跟姐说。怎么不说话呢?来,小浩,姐送你去医院。”

 

柳芳芳紧张的摸摸我脑袋,又将手伸到我脑后,想抱起我,但似乎是我太重,柳芳芳努力了半天,直到脸颊上都流淌出细细的汗珠,也没能成功的将我抱起来。

 

最后只好一边咳嗽一边吃力的扶着我往门外走去。

 

临出门的时候我突然停下了脚步,我望着柳芳芳,她的脸像是会变魔法一般,在一阵水波般的律动中幻化成了我父母的模样,我不由道:“我好想哭。”

 

柳芳芳原本还以为我是出了什么状况,停下脚步仰头看着我,眼神变得无比温柔,“小浩,姐知道你心情不好。想哭就哭吧。”

 

本就苦苦忍耐的我听到这句话,终于再也受不了,抱着柳芳芳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趴在她的肩头哽咽了起来。

 

或许作为一个十九岁的男孩,我早已经过了哭泣的年纪,但在听到王律师给我的消息一瞬间,就是无法抵挡的眼眶酸涩和窒息感。

 

柳芳芳也紧紧抱着我,同时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我勉强对自己露出一个笑容,似乎在许多年前,我也曾像现在这样趴在我父母的肩头哭泣。

 

柳芳芳紧致的身躯和我紧紧贴合,我的鼻尖紧靠着她的脖颈,不用刻意去嗅都能感受到那股淡淡的香气。

 

本文标签:

上一篇:娇妻成为黑人的播种机器*阅读

下一篇:白嫩嫩的屁股刚交/目睹女神被高富帅玩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