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交换系列150部分

2020-12-31 16:34:09【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拳头突然停在半空。 “真的?” 吴大壮低头看向孙雪娥,眉宇间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兴奋之色。 殊不知,孙雪娥在镇上的按摩店上班,昨天下午刚发了三千多块钱的工资,而昨天

拳头突然停在半空。

 

“真的?”

 

吴大壮低头看向孙雪娥,眉宇间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兴奋之色。

 

殊不知,孙雪娥在镇上的按摩店上班,昨天下午刚发了三千多块钱的工资,而昨天晚上,吴大壮软硬兼施,好话说了一大堆,最后忍不住把孙雪娥揍了一顿,都没能把钱要走。

 

吴大壮是个赌徒,眼里只有钱,只要给他钱,别的,他都可以不在乎。

 

“嗯。”孙雪娥眼角挂着泪,模糊的眸子里满是绝望,点头道:“我给你,我全都给你……”

 

说完,孙雪娥爬到床前,伸手在床底下摸索片刻,掏出一块巴掌那么大的红布,然后把红布解开,露出一叠红彤彤的百元钞票,还有一些是面值五十的,二十的,十块的,甚至还有不少五块和一块的。

 

显然,这是孙雪娥所有的钱!

 

看到钱,吴大壮顿时两眼放光,不等孙雪娥把钱递过来,他就探出手,迫不及待的一把将钱抢了过去,:“你个臭婆娘,如果昨天晚上乖乖把钱交出来,老子说不定今天已经翻盘了,也不会半路杀回来撞见你们这档子破事儿!”

 

在吴大壮眼里,和钱相比,被戴绿帽子的事似乎不值一提。

 

孙雪娥没有吭声,脸上的绝望之色却越来越重,泣声道:“钱,我全都给你了,但我必须说清楚,是我故意勾-引小牛,小牛他是无辜的,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出去以后不要乱说……”

 

“无辜?”吴大壮把钱数完,顺手就揣进了自己的腰包,紧哼道:“臭瞎子,你跟着我媳妇儿学了半年的按摩,这三千多块钱就当是你的学费,老子给你记在账上,等你以后上班赚了钱,要一分不少的还给老子!”

 

“大壮,你……”

 

孙雪娥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没料到,吴大壮为了钱,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

 

“还有你!”吴大壮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孙雪娥脸上,咬牙切齿道:“你教了这个臭瞎子半年,肯定早就和他勾搭上了、被他占了不少便宜吧?”

 

“我、我没有。”孙雪娥俊俏的脸蛋儿上很快就浮现出一个鲜红的五指印,她伸手捂着脸,辩解道:“以前都是我给小牛做按摩,教他理论知识,今天这是第一次……”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敢碰我的女人,就算他是个瞎子,老子也要让他长长记性!”

 

吴大壮根本不给孙雪娥辩解的机会,他越说越气,凶狠的目光朝周围扫视一圈,突然注意到对面的窗台上放着一包辣椒粉,马上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脚踢开孙雪娥,大步走到窗前,抓起那包辣椒粉走了回来。

 

“大壮你……你这是要干嘛?”孙雪娥一愣,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果不其然,吴大壮走到牛蛋跟前,打开那包辣椒粉,伸手从里面抓了一把,没有任何的迟疑,照着牛蛋的眼睛就糊了上去。

 

“啊!”

 

大量的辣椒粉突然迷住眼,疼的牛蛋嗷嗷叫。

 

“臭瞎子,要不是看在你欠老子三千多学费、以后还要指望你上班还钱的份儿上,老子今天非宰了你不可!”

 

看到牛蛋捂着眼睛满地打滚,吴大壮这才痛快,拿着钱转身离开,急匆匆的又去镇上赌博了。

 

“小牛!小牛你怎么样?”

 

吴大壮前脚刚走,孙雪娥马上就忍着自己身上的疼痛,跑过去察看牛蛋的情况。

 

“雪娥嫂子,疼!我的眼睛疼,疼得要命!”牛蛋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都快被疼哭了。

 

“来,嫂子给你洗洗,然后给你上点眼药。”孙雪娥忙道。

 

孙雪娥端来一盆温水,帮牛蛋清洗完眼睛,给他上药的时候,牛蛋的眼睛已经浮肿一片,并且血红血红的,看起来十分骇人。

 

“小牛,对不起,都是嫂子不好,是嫂子害了你……”看到牛蛋的惨状,孙雪娥非常自责,眼泪不知不觉中又流了出来。

 

牛蛋则是摇头道:“都是因为我没交学费,大壮哥才会生气的。”

 

直到现在,牛蛋还没有真正搞清楚,吴大壮说的“敢碰老子的女人”究竟指的是什么,性质有多么的严重。

 

孙雪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想了想,旁敲侧击道:“小牛,其实……其实嫂子刚才骗了你,女人身上那地方,这辈子只有一个男人能碰,而且这个男人必须是她的丈夫,如果被别的男人碰了,那她就是个坏女人,要天打雷劈的。”

 

孙雪娥哽咽道:“都怪嫂子,不该让你给我做按摩……”

 

“才不是。”牛蛋虽然没有听明白,却十分坚定的说道:“我不管女人身上那个穴位有什么用,能不能碰,反正在我心里,雪娥嫂子和小娴姐、王婶儿一样,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看了眼牛蛋,孙雪娥哭的更凶了……

 

第8章

 

上完眼药以后,孙雪娥用白色纱布蒙住了牛蛋的眼睛,牛蛋并没有离开吴家,也没有继续给孙雪娥做按摩,而是躺在孙雪娥的床上休息。

 

被吴大壮摁在地上拳打脚踢那么久,牛蛋浑身的骨头像是散了架似的,稍微一动就疼得龇牙咧嘴。

 

身体不能动弹,不过,牛蛋的脑子却没有闲着,他不停的在回想孙雪娥说过的话,心里直犯嘀咕:“女人身上那地方究竟长什么样子?为什么一辈子只能让一个男人碰?”

 

“唉,如果我的眼睛能看见,那就好了……”一连串的问题盘旋在牛蛋脑海,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想着想着,就沉沉睡了过去。

 

牛蛋做了个梦。

 

梦境中,牛蛋依偎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坐在一辆黑色小轿车的后排,而父亲牛锋坐在前排的副驾驶位,叔叔林正德负责开车,车厢里欢声笑语不断,原本是一片和谐的气氛,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一辆大卡车呼啸而至,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瞬间就撞翻了牛蛋乘坐的黑色小轿车……

 

车毁人亡!

 

小轿车里面到处都是浓烟和鲜血,浑浑噩噩中,牛蛋耳边响起父亲牛锋虚弱的声音:“小牛,吃了它,活……活下去!一定要……要好好的活下去!”

 

紧接着,父亲牛锋把一枚花生那么大的药丸塞进了牛蛋的嘴巴里,牛蛋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不停的哭,不停的哭。

 

而那枚药丸被牛蛋咽进肚子里以后,牛蛋突然觉得肚子里面犹如火烧一般,难受的厉害,一股热气顺着喉咙直冲头顶,涌向了他的眼睛……

 

“啊——”

 

不知过了多久,牛蛋尖叫一声,从噩梦中惊醒,腾的一下坐起身,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脖子里面青筋暴突,额头的冷汗像豆子那么大,啪嗒啪嗒滴在被子上。

 

当年遭遇车祸的时候,牛蛋只有六岁,具体情况他并不清楚,记忆也很模糊,可是这十几年来,他却经常做关于那场车祸的噩梦,至于梦境里的东西,他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小牛,小牛你怎么了?没事吧?”

 

院子里的孙雪娥听到牛蛋的尖叫声,急忙跑了进来,看到牛蛋坐在床上、一副大汗淋漓的样子,她顿时就明白了,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雪娥嫂子,我……”

 

牛蛋的呼吸渐渐平稳,他抬起头,本来想告诉孙雪娥他做噩梦了,可是话到嘴边,他突然就怔住了,整个人愣在那里,嘴巴张了张,偏偏一个字都没能说出口。

 

牛蛋惊呆了!

 

真的是惊呆了……

 

抬起头的一刹那,牛蛋竟然看到一个漂亮女人站在卧室门口。

 

牛蛋从六岁到现在一直是个瞎子,脑子里对女人根本没有概念,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确实很漂亮,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红润的嘴唇,玲珑的身段……只看一眼,牛蛋的目光就被深深的吸引了,犹如狗皮膏药一样粘在了女人的身上,撕都撕不掉。

 

“这、这是……幻觉吗?”牛蛋心底的震惊难以复加,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的眼睛好像……似乎……竟然能看见了!

 

幸福的太突然,如梦似幻。

 

牛蛋激动的咕噜一声狠狠咽了口唾沫,然后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顿时,一阵疼痛的感觉传来,证明眼前的这一切,并不是梦境和幻觉。

 

“小牛,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站在卧室门口的漂亮女人笑着走了过来,一脸的慈爱,她走到床前,就在牛蛋身边坐了下来,宽慰道:“小牛你放心,有嫂子在,不会再让大壮对你怎么样的。”

 

熟悉的香味儿扑鼻而来,牛蛋马上就明白过来,原来他之前嗅到的那股幽香,是从孙雪娥的身体上散发出来的。

 

真好闻……

 

近距离看着孙雪娥那漂亮的脸颊,嗅着孙雪娥身上那股醉人的幽香,牛蛋暗自腹诽道:“她就是一直以来疼我爱我、保护我、免费教我按摩的雪娥嫂子么?”

 

盯着孙雪娥愣了半天,牛蛋激动的心情稍微平复以后,他摇了摇头,语气坚定道:“雪娥嫂子你错了,我是个男人,应该是我保护你才对,有我在,从今往后,绝对不会再让大壮哥欺负你!”

 

牛蛋的声音不大,却是斩钉截铁。

 

孙雪娥的俏脸微微一红,只当牛蛋是在安慰她,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笑道:“嫂子知道,小牛长大了,想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但是在这之前,先让嫂子给你换换药好不好?”

 

说着,孙雪娥伸手去解缠在牛蛋眼睛上面的那块白色纱布。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牛蛋猛然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因为就算他的眼睛莫名其妙的复明了,可以看见东西了,但是此时此刻,他的眼睛明明被白色纱布蒙着,怎么可能透过白色纱布看到孙雪娥的一举一动?

 

一念及此,牛蛋再次愣住。

 

“咦?”

 

愣神中,孙雪娥解开了那块白色纱布,紧接着,孙雪娥的眉头微微一皱,眸子里同样露出一抹惊疑之色,不敢置信道:“小牛,你的眼……你的眼睛居然……居然完全好了,一点儿也不肿了!”

 

“真的?”

 

牛蛋从震惊之中回过神,问道:“雪娥嫂子,你给我上的是什么眼药,效果居然这么好?”

 

眼睛突然复明,牛蛋能想到的原因,也只能是孙雪娥给他上的眼药了。

 

“怎么可能?那都是普通的眼药,消炎用的……”孙雪娥摇头道。

 

这就怪了,牛蛋的眼睛先是被吴大壮泼了辣椒粉,然后孙雪娥给他上眼药,再然后他就躺在孙雪娥的床上睡着了,还做了个梦……

 

整个过程很简单,并没有很特别的地方,如果问题不是出在眼药上面,那就更不可能出在辣椒粉上面,而剩下的,只有那个关于车祸的噩梦。

 

“难道……,不会吧?”回想起梦境里父亲牛锋让牛蛋吃下的那枚药丸,以及那股从肚子里窜向眼睛的热气,牛蛋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而就在牛蛋凝神思考的时候,他的眉头缓缓皱了起来,并且越皱越紧,皱着皱着,他就无比震惊的发现,在他的目光注视下,孙雪娥身上的衣服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淡,短短五六秒钟以后,那些衣服就在他的视野中完全消失了。

 

我……靠!

 

牛蛋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差点儿忍不住从床上弹跳起来。

 

孙雪娥身上的衣服消失以后,她那近乎完美的玲珑身段就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了牛蛋眼前,从头到脚一丝不挂,每一寸肌肤都看得那么清晰。

 

特别是孙雪娥胸前那对饱满之物,着实让牛蛋大吃了一惊,因为在此之前,他对女人的身体没有任何印象,并不知道女人的身体和男人有什么区别。

 

很大……

 

孙雪娥的胸,真的很大,嫩白-嫩白的,据目测,一手一个都未必抓得过来。

 

咕噜!

 

下意识的,牛蛋悄悄咽了口唾沫。

 

“小牛,你怎么了?”

 

孙雪娥做梦也不会想到,牛蛋的眼睛竟然奇迹般的复明了,所以注意到牛蛋的异状,她一脸疑惑的伸手扯了一下牛蛋的胳膊。

 

“没、没什么。”

 

牛蛋摇了摇头,赶紧把目光从孙雪娥胸前移开,不过,他的目光并没有离开孙雪娥的身体,而是一路向下,认认真真的把孙雪娥从头到脚都给打量了一遍。

 

这一细看不打紧,让牛蛋更加震惊的是,孙雪娥的身上竟然有很多刺眼的淤青,腰部、胳膊上、大腿上……有新伤也有旧伤,显然是被人给活生生打出来的,牛蛋粗略数了一下,足有十六道伤痕!

 

不用猜,肯定是吴大壮那个赌鬼王八蛋造的孽!

本文标签:

上一篇:吃了碗麻辣烫干了我13次|往下边塞葡萄

下一篇:考一个游泳教练要多久-文章合集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