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H|被老外一个接一个玩

2020-12-31 16:52:47【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行,那你帮着你婶子忙活忙活,等会吃饭到我这桌来。”刘福贵显然是十分高兴,一边的孙老黑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小兔崽子,你就装吧,还随了一百的礼钱,过两天你

“行,那你帮着你婶子忙活忙活,等会吃饭到我这桌来。”

刘福贵显然是十分高兴,一边的孙老黑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小兔崽子,你就装吧,还随了一百的礼钱,过两天你就得喝西北风去。”

 

侧院一大伙人都在忙活呢,段飞晃悠了一圈感觉自己也帮不上啥忙,就找了个地方坐下,点根烟看着别人忙活。

 

“小崽子,不是说不用你随礼了吗,你还随了一百,你自己不过日子了?”趁人不注意田玉芬走到段飞跟前小声的对他说,段飞嘿嘿一笑:“婶子,我来都来了还能不随礼呀,再说不是想给你长长脸吗。”

 

“油嘴滑舌。”田玉芬哼了一声,但显然段飞的话让她十分受用,脸上笑呵呵的跟捡了钱似的。“小飞呀,今早上我听你叔说村里要搞个卫生室,到时候我帮你说说,让你到卫生室上班,工资可不低,一个月一百五呢,都快赶上你叔了。”

 

“真的?”一听这话段飞来了精神,这可是个不错的活。自从他爹失踪之后来找他看病的人根本就没多少,温饱都解决不了,要不是之前段飞他爹还攒了不少,段飞早就断顿了。

 

要是能到村里上班那吃喝肯定是不用愁了,而且孙老黑一直说他没能耐,他到了村里也就算半个村干部了,但他孙老黑还敢不敢多嘴多舌。

 

不过一想到田玉芬这事都说了十几遍了段飞顿时又泄了气,“婶子,你不是逗我玩吧?”

 

“我逗你干啥?以前我就跟你爹说过这事,跟你也说过,不过那时候没定准,现在定下来了。”田玉芬笑呵呵的看着段飞,“小飞呀,你说我要帮你弄成这事你得咋谢婶子呀?”

 

田玉芬一脸的媚意,段飞哪能不知道他是啥意思。“婶子,只要这事能成,你想我咋谢你我就咋谢你。”段飞嘿嘿笑了几声,要不是这来来回回老有人走,段飞恨不得现在就把田玉芬推倒好好出溜出溜她。

 

“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婶子找你你可别不认账。”说完田玉芬在段飞的裤裆上扫了几眼,扭着大屁股又去忙活去了。

 

“小飞呀,马上开饭了,来,你到叔这桌来坐。”看样子今天段飞随了一百块钱刘福贵十分高兴,招呼他去他那桌吃饭。

 

刘福贵那桌都是村干部坐的,段飞哪能没有个眉眼高低,连说不了不了就赶紧往别的桌子上走。段飞刚走几步就看到了刘寡妇,她坐在院子东北角的一张桌子上,正磕瓜子呢。

 

“婶子,你好点了吗,晚上再到我那去我帮你看看。”段飞找了个话茬就挨着刘寡妇坐了下来,刘寡妇一见是段飞顿时脸上就是一红,随即点了点头:“你也来了小飞,婶子好多了,多亏了你。”

 

段飞屁股还没坐热呢孙老黑也笑嘻嘻的挤到了刘寡妇另一边坐下,然后又帮刘寡妇抓了把瓜子,说道:“妹子,你啥时候来的我咋没看到你呢?”

 

“刚来。”刘寡妇答应了一下就不搭理孙老黑,而孙老黑依旧没皮没脸的给刘寡妇抓瓜子,一边的几个老娘们都小声嘀咕他也不在意。

没过多大会就开始上菜,刘寡妇夹了块红烧肉放在段飞碗里,笑呵呵的说:“小飞呀,你多吃点。”

 

一边的孙老黑见刘寡妇给段飞夹菜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说出来的话也带着酸味儿:“哎呀这小飞也老大不小了,村里的姑娘也没有愿意许给他的。小飞呀,叔有个亲戚在隔壁的小王村,他家有个姑娘挺好,就是心眼不太全,要不叔给你介绍介绍?”

 

本来一见孙老黑段飞就想换个地方,但别的桌人都满了,段飞挤不进去,也就对付在这吃了。没想到孙老黑就是跟他过不去,没事非要找点事,段飞又不是软柿子,谁想捏都捏一把。

 

“叔,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你还是操心操心你家二丫吧,别因为你再耽误她嫁人。”段飞意思是就你这人品闺女嫁出去也费劲,而孙老黑好像没听出来似的,呵呵一笑。

 

“我家二丫可不能找个农村娃,前两天已经有人给她介绍对象了,人家可是乡卫生院上班,而且他爹还是卫生院的院长。这不,昨天我亲家还让人给我带了两条好烟呢,小飞,要不你也来一根?”

 

孙老黑从兜里掏出一盒红河,得意的点上一根,看了段飞一眼,根本就没有给他烟的意思。“我还以为多大个官,乡卫生院院长,哼哼。”

 

“你说啥?多大个官?那可是乡卫生院一把手,是乡里的干部,你个农村娃懂啥。”虽然段飞声音不大但孙老黑听的清清楚楚,顿时就不乐意了。

 

“那是他爹,又不是他,再说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就亲家亲家的,要是这事不成你让二丫咋在村里待?”

 

在小刘村,如果喊了亲家之后两家没成,大多数丢人的都是女方这边,尤其是女孩,肯定得让人说有啥毛病或者作风不好人家不要她了。当然像段飞这种被女方退婚的又另当别论,丢人的是他,而不是孙老黑。

 

“咋能不成?肯定能成。”孙老黑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你这就是嫉妒,你也不撒泼尿照照你自己,就凭你还想娶我家二丫?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不就是乡卫生院的吗,哼,早晚我也能进乡里当大夫。”

 

“啥?就你?进乡卫生院?你要是能进乡卫生院,我就给你磕三个头,喊你爷爷。”孙老黑哈哈大笑,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

 

“孙老黑,你别瞧不起人,不就是乡卫生院吗,早晚我能进去。”段飞气呼呼的说道,而孙老黑一听这话霍地从凳子上站起,使劲的喊了几声。

 

“大家伙听听,这段飞说要进乡卫生院里当大夫,这可能吗?段飞,大家伙都在这呢,我今天就把话给扔在这,三年之内你要是能进乡卫生院当大夫我孙老黑就给你磕三个头,喊你爷爷,有大家伙作证。”

 

这孙老黑是诚心想给段飞难堪,前两天段飞当着刘寡妇面骂他让他很没面子,虽然当时刘寡妇人事不省。今天总算是找到机会了,刘寡妇在一边拉他都没拉住。而刘福贵一看孙老黑跟段飞杠上了急忙走了过来,把孙老黑拉到一边,“我说老黑呀,你跟一个小孩子置啥气呀,走走,到我那桌喝酒去。”

 

田玉芬也过来拉孙老黑,孙老黑一边被村长拉着一边还骂骂咧咧,说段飞他爹是遭了报应才被下了大狱。段飞一听这话再也按捺不住,也不管刘寡妇在一旁劝解,“啪”的一拍桌子。

 

“孙老黑你他妈给我听着,老子三年之内肯定能进乡卫生院,你他妈就等着给我磕头吧。”

 

说完段飞就走出了刘福贵家,饭都没吃完。而孙老黑则嘿嘿笑了几声:“就凭你?这辈子你都别想。”

 

回到家段飞就有些后悔,乡卫生院不是那么好进的,况且自己没钱又没人,这事可真不好办。不过既然话已经说出去了那就得努力,要不以后在村里就更没脸见人了。

 

段飞在把自己藏钱的盒子拿了出来,看里面还有几张老人头,顿时就有了主意。不管怎么说,先进村里的卫生室上班,在村里稳住了脚就有机会往乡里奔。

 

好不容易等到天快黑了段飞揣着老人头直奔刘福贵家,村里的事基本都是他说的算,村支书很少管事,把他摆平那就没啥问题了。

 

“哟,小飞呀,你咋来了呢?”随后低声说道:“是不是想婶子的身子了?”

 

田玉芬只穿了个白色大背心,胸口上下直晃,看得段飞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要不是想着这是在村长家真想现在就把田玉芬给推倒在地,狠狠的弄她几下。

 

“是呀婶子,俺想你了。”看看四周没人,段飞在田玉芬的胸上摸了一把,把田玉芬摸的咯咯直笑。

 

“小兔崽子,今天可不行,你叔一会就该回来了,而且孩子也都在家。赶明个我让孩子都去我姐家,咱俩再好好弄弄。昨天让你弄的浑身舒坦,今个一天我都在想你下面这大家伙。”

 

说着田玉芬在段飞的裤裆上摸了一把,段飞呵呵一笑,“村长不在家呀,我找他还有事呢?”

 

“他去支书家里喝酒去了,你找他干啥?”随即田玉芬就想到了什么,“是不是村里卫生室的事呀?小飞你放心,婶子答应你了肯定会帮你好好说说的。至于孙老黑那个傻b你别放在心上,他就那样,搭理他干啥。”

 

“我知道婶子你对我好,但我也得跟村长谈谈不是。既然我叔不在家,那我等会再过来,要不让别人看到咱俩在院子里鬼鬼祟祟的传出闲话可就不好了。”

 

段飞又在田玉芬胸上捏了几把,把田玉芬捏的直喘粗气。“小飞你先别走,要不咱俩到后面的柴火垛那弄一下,我被你摸的浑身都不得劲。”

“拉倒吧,这可不保险。”段飞心说这女人一旦发浪还真是胆大如虎,这要是让谁给发现了传到了村长的耳朵里那自己也不用在这小刘村继续待了。

 

“怕啥?那地方没人去,咱俩速度快点不就完了吗。”说着田玉芬就拉段飞,段飞哪能跟她去呀,抽开手扭头就要走。

 

“哟,这不是小飞吗?咋这么晚还来我家呀?有事找我?”段飞走到门口正碰见刘福贵要往院子里进,段飞暗叫一声好险,随即脸上便是堆起笑容,“叔,俺找你谈点事,关于村里要成立卫生室的事。”

 

“哦,消息还挺灵通,行,进屋说吧。”刘福贵叼着烟头晃晃悠悠的往屋里走,显然在村支书家里没少喝。

 

“来吧小飞,进屋说。”田玉芬也招呼段飞,不过段飞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抬手在段飞的屁股上掐了一把,把段飞疼的直咧嘴。

 

进了屋刘福贵就迷迷糊糊的坐在床上,段飞一看赶紧给刘福贵倒了杯水。刘福贵一口喝干笑呵呵的看着段飞,“你小子行,挺有眼力见,说吧,是不是你想进村卫生室呀?”

 

“是呀叔,我想进村里的卫生室,所以这不就找你来了吗。”刘福贵点了点头,随即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小飞呀,叔知道你是好孩子,也知道你现在挺不容易的。但刚才我在村支书家喝酒村支书想要把他侄女给安排进去,我都答应了,你呀,来晚了。”

 

“啊?”

 

一听这话段飞顿时就是一愣,没想到村支书的侄女把他的位置给占了。这可如何是好,要是连村里的卫生室都进不去就更别说乡卫生院了,没想到自己终究是来晚了一步。

 

“我说福贵呀,你看小飞这孩子多好啊,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干脆村支书那边不安排了,让小飞进去。”

 

一边的田玉芬说话了,她倒是一心的想帮段飞。被田玉芬一打岔段飞顿时就想起来自己还带着钱来的,从兜里把五张大团结拿了出来,塞到刘福贵的手里,说:“叔,你就帮帮我吧,我真想进村里的卫生室,帮帮忙。”

 

“哎呀小飞,你这是干啥?叔能帮你还能不帮吗?快拿回去。”刘福贵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手却没动,只是把那五百块钱放在了自己腿边。

 

段飞不明白,可田玉芬一看就知道这事有门。她跟刘福贵结婚都十几年了,知道他把钱放在腿边是啥意思。“福贵,小飞这孩子好,我去他那看病从来就没要过钱,这忙你要是不帮我可跟你没完。”

 

“你看你这娘们咋还急了,我也没说不帮忙啊。这样吧小飞,等卫生室弄好了你也过来上班,不过不算正式的,但工资和正式的一样,等以后有机会叔再给你转成正式的,你看行不?”

 

“中,只要能进去就行,那就谢谢叔了。”一听能进卫生室上班段飞十分高兴,管他正式不正式的,反正有工资拿就行。

 

段飞高高兴兴的出了刘福贵家,没走几步就见田玉芬追了出来,一把拉过他的手把那五百块钱又塞给了他。

 

“这钱你还是留着过日子吧,等有时间我去找你,你再给我看看病。”说完田玉芬就回了家,段飞握着自己那五百块钱,心里也不知道是个啥滋味。

 

“这算不算是吃软饭呀?”摇了摇头,段飞把钱踹进兜里,一路哼着小歌往家走。走到门口刚掏钥匙,这时从他家门口的大树后面走出个人影,把他吓了一跳。

 

“谁?”

 

手一哆嗦,钥匙都掉到了地上,等那黑影一说话段飞才把心放回到肚子里,原来躲在树后面的是刘寡妇。

 

“我来了有一会了,见你不在家就在树后面待了会。”进了屋刘寡妇不好意思的对段飞说,段飞只是微微一笑,他知道刘寡妇担心啥。他是怕让人看到她在段飞家门口等段飞,被人说道。

 

“小飞,婶子想让你帮着看看,看看是不是好了。”刘寡妇声音越来越低,而且脸也红了,好像是想起了昨天在段飞家的情景。

 

“那行婶子,你把衣服脱了吧。”段飞倒是没啥不好意思的,也不是第一次了,再说他也十分喜欢看刘寡妇,刘寡妇的身子实在是太好看了,比田玉芬好看的多。

 

略微迟疑了一下刘寡妇走到小床边,慢慢的把衣服脱下来,然后红着脸躺在床上,闭起了眼睛。段飞一笑,心说这刘寡妇年纪也不小了,咋还这么腼腆呢。

本文标签:

上一篇:医生把下面日出水来_大龄剩女需求强烈吗

下一篇:日出水了好深好涨H,我要我要 快给我 受不了了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