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日出水了好深好涨H,我要我要 快给我 受不了了

2020-12-31 16:54:20【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他开了一个雅座,等我们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赵淮山把我拉到了一旁,一个劲地感谢着。 因为是七夕,酒吧搞了个假面舞会,刚进门的时候,给我们都发了一个假面,我看了一眼赵淮山旁边

他开了一个雅座,等我们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

赵淮山把我拉到了一旁,一个劲地感谢着。

 

因为是七夕,酒吧搞了个假面舞会,刚进门的时候,给我们都发了一个假面,我看了一眼赵淮山旁边的女人。

 

戴了个仙女面具,她穿了一件淡蓝色的花边碎裙,把她那性感嫩白的胸脯,以及修长的美腿暴露了出来,她的身材看起来很柔软,不愧是艺术系的女生,坐在那很是吸引眼球。

 

我心里暗骂了一句,无论你多么光彩夺目,今晚还不是要给赵淮山这情场色狼给按在床上摩擦?

 

女友刚才去了洗手间,这会来了,也戴了个面具,不过她的面具血淋淋的,好像是刑天的鬼面具。

 

其实女友也是万里挑一的,跟林萧站在一起,相貌身材丝毫不输她。

 

大家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酒。

 

女友几杯啤酒下肚,完全变了个人,很是兴奋,她像是穿花蝴蝶一样,来回穿梭着。

 

我抬眼看去,立刻看到她短裙里面的风光,弄得邪火乱窜,裤裆都快胀破了,一旁的赵淮山也看得有点失神。

 

女友又玩起了骰子,自从叔叔家回来,好像她很喜欢这个游戏,她跟林萧斗在了一起,看起来很开心。

 

我眼角的余光扫向赵淮山,发现这家伙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女友,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靠!

 

女友的短裙很短,稍微移动一下双腿,里面的风光就暴露了出来,她这时完全没意识到走光,跟林萧玩得咯咯直笑。

 

我见赵淮山看得吞了好几次口水,好像今晚要吃的不是林萧而是我女友,真让我又担心又气愤。

 

“对了,我们来玩个特别的游戏啊!”

 

等到大家都熟悉了之后,赵淮山眼珠子转了转,说道。

 

“什么游戏?”

 

“嘿嘿,这里人多,我去开个包厢,咱们进包厢里再详说。”

 

他的话,把我们三人的好奇心都吊足了,但我感觉隐隐有些不妙,总觉着这家伙憋了什么坏主意。

 

赵淮山是这里的常客,很快就叫来酒保,把包厢准备好了。

 

“到底要玩什么游戏啊?”

 

林萧忍不住问道。

 

赵淮山哈哈笑着:“待会让酒保给你们女生换一套一模一样的衣服,还有戴一样的面具,然后我们四个玩心跳游戏。”

 

我原本以为这种游戏,女友不会答应,可没想到,她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反而看起来作风大胆的林萧,却犹豫了好一会。

 

包厢的气氛,跟外面完全不一样,这里相对安静一下。

 

赵淮山又叫了一瓶洋酒,取了一个小瓶,往里面倒了些粉末,他看了看我,说:“嘘,我刚才买的,专门对付林萧这种辣妹,嘿嘿,待会让你女友跟林萧都喝了,那今晚我们可就翻天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兴奋地搓着手。

 

这时女友跟林萧都换好了衣服,走了进来。

 

赵淮山看得眼睛都发直了。

 

两人身段差不多,戴上面具之后,一时间还真不好分出谁是谁来,不过她们都穿的超短裙,一双迷人的大长腿暴露出来,看得我也是心跳骤然加速。

 

“先说好了,你们不许说话!否则小冬立刻可以分辨谁是他家那位,那我不是很吃亏?”

 

赵淮山拍着手掌。

 

说实话,连我都不得不佩服这家伙在女人面前的魅力,很难让人生出拒绝的心思。

 

女友跟林萧互视一眼,点了点头。

 

游戏开始了!

“今晚我们玩个刺激点的,我们玩筛子比大小,谁输了,要么身上脱一件衣服,要么自罚一杯。当然,女生要是不愿意喝的话,可以请男生喝,不过嘛,要以一个吻为代价哦。”

 

赵淮山的提议,我自然不会反对。

 

毕竟跟女友在一起很久了,虽然两人都扎了个马尾,身形几乎一模一样,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女友。

 

游戏正式开始。

 

第一轮,赵淮山打了个三点,而我甩了个六点,最大!女友也还好,甩了个四点,林萧则运气差了点,只甩了个一点。

 

林萧有点玩不开,她选择脱了身上的丝袜,露出了那白嫩嫩的大长腿,看得我跟赵淮山都猛咽了几口唾沫。

 

接着,女友输了一轮,她也选择脱了丝袜,不过她笑得花枝乱颤,弯下腰的时候,从裙子往上看,那胸脯的高耸露出了三分之一。

 

不过,从第三轮开始,赵淮山接着连输了六把,他身上就剩下了一个小内裤,气氛顿时到了高潮。

 

女友跟林萧手掌都拍红了,看她们兴奋的样子,恨不得再赢一把,让赵淮山最后一丝不挂。

 

这游戏,谁最后输了,就算是最后真正结束了。

 

我不由有些奇怪,以赵淮山的水准,不该这么烂的,可接下来才让我真正见识了他的技术。

 

接连几把,他都以很惊险的点数,赢了女友好几把。

 

女友脱掉了连衣裙和丝袜,身上只剩下了内衣和内裤遮掩。

 

说实话,女友的身材真的很好,全身上下几乎没有多余的脂肪,看得我跟赵淮山都直了眼,原本我以为女友放不开,要撒个娇什么的,没想到她却咯咯笑着,一点也不生气。

 

接着,我又连输了三把,不过我没选择脱衣,而是喝酒,赵淮山动了手脚的酒瓶我没碰,而是直接开了一瓶啤酒。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没多久我就昏沉沉的了,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躺了一个人,准确地说,是躺了一个女人,她全身都靠在我的身上,软绵绵的,摸起来很舒服。

 

我以为是女友,在她胸脯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别闹,我不是你女友。”

 

林萧把面具摘了下来,昏暗的灯光下,她的俏脸通红,轻咬着性感的薄唇,细声说道:“嘘,别让他们知道我们醒了。”

 

我一愣,顺着她指的地方看了过去。

 

我这才发现这个包厢有两个房间,因为我们都躺在外面的沙发上,从我们的角度看过去,恰好能够看到在里面房间的虚实。

 

里屋有一张小床,赵淮山怀抱着一个女人放在了床上,不,准确地说,应该是抱着我的女友。

 

靠!

 

我瞬间明白了什么,忍不住低骂了一声,想要起身去阻止,却被林萧给拉住了。

 

“刚喝了酒,身上没力气,你阻止不了。”

 

我不信,使出了吃奶的力,才发现她的话是对的,我完全坐不起来,不由地很沮丧,麻蛋的,没想到赵淮山这家伙存心不良,居然打起了我女友的主意,而且我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搞在一起。

 

我把目光再次投向了里屋,赵淮山的脸正贴在我女友胸前隆起的高耸上,好一会儿他才站起,把我女友的两条赤条条圆嫩修长的美腿给掰开,一边赞叹地道:“哇塞,你的腿真美。”

 

看着他手法娴熟的样子,我心里难受的要命,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女友俏脸绯红,一脸渴望的放浪样子,我的小心脏不争气地猛烈跳动起来,感觉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不,不要!”

 

我女友声音软绵绵的,似乎想要抗拒,但她的话无异于最浓烈的催情药,很容易刺激男人的兽性。

 

果然,赵淮山嘿嘿笑着,并没有理会女友的话,反而双手开始在女友光滑的大腿上抚摸起来,很快他的手指就来到了大腿根部。

 

女友顿时就兴奋地嗯哼了起来。

 

靠!

 

我气得想要破口大骂,斜眼看了一旁的林萧,心里邪火一冒,顿时升起了报复赵淮山的念头。

 

于是,我那双略显罪恶的手,缓缓地滑下了林萧的胸脯……

我趴在林萧那高耸的柔软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没想到的是,林萧的姿势太撩人了,刚开始我还有空瞅女友两眼,后来却把心思全部放在了她的身上。

 

“嘻嘻,没想到你比赵淮山还要厉害。”

 

林萧笑着。

 

我却一惊,赵淮山不是还没有弄过她吗?难道这一次是为了我的女友,故意把我诓骗过来的?

 

林萧似乎感应到了我的怒火,低声又道:“其实,在你昏睡过去后,我已经被赵淮山弄了。”

 

啊?

 

我满眼疑惑地看着她。

 

她接着又说道:“赵淮山想追求我,我早就有感觉了,所以答应来约会,也有了这方面的准备,只是没想到你女友倒成了牺牲品?”

 

什么意思?

 

我忙追问道。

 

林萧道:“赵淮山弄我的时候,恰好被你女友看到了。哈哈,接下来,赵淮山就把你女友叫过去一起玩。你女友自然是不肯的,所以,赵淮山只让她帮忙把我们的过程用手机拍下来,说是留作纪念。可看到情动的时候,你女友又怎么会把持的了,最后还不是都伺候了赵淮山?”

 

啧啧啧。

 

林萧顿了顿又说:“你女友放浪的样子,可精彩了!就连我一个女人看了,都忍不住有那种冲动,更何况赵淮山了。”

 

没想到,我女友居然来了个二凤一龙,听得我心脏砰砰直跳,脸上一片火辣辣的,兴奋的下面都胀满了。

 

心里不由咬牙切齿,不是骂赵淮山居心不良,而是骂自己的女友,怎么会变得那么放浪?

 

这会我跟林萧纠缠在一块,她立刻就感应到了我下面的变化,咯咯娇笑道:“没想到,你跟赵淮山是同一种类型的人。”

 

什么类型的人?

 

我心里有些难受,一时半会接受不了女友跟林萧两女一男的那点事,所以有些心不在焉地问着。

 

“咯咯,都是暴露女友的BT男。恨不得全世界的男人,都知道自己女友那完美优秀的身体,都恨不得其他男人能够骑在自己女友的身上……”

 

林萧的话,让我有些讶异。

 

好像自从泰国回来以后,我内心确实有一种这样的感觉,充满了想要暴露女友的冲动。

 

林萧又说道:“其实,也没什么的!这也从另一面说明了,你对女友更深层次的爱,已经不是肉体的纠缠,而是精神上的陪伴。”

 

林萧的话,让我陷入了一阵沉默。

 

从小我接受的可是最传统的国学思想,怎么能够接受得了这么新潮的东西,但貌似在心底,女友跟其他的男人的事,我没有生气也没有愤怒,只是碍于男人的脸面,生了些闷气。

 

而且,这似乎并没有让我减少一丝的爱意,反而让我更加爱女友了!

 

难道……林萧分析的,是真的?

 

“你不信我的话,可以试试。”林萧眯着眼看着我。

 

我被她看得心里有些慌张,仿佛心里最隐秘的那层东西,被她扒了出来,偏偏我又没有任何力气反驳。

 

我结结巴巴地问道:“怎么试?”

 

林萧道:“你自己去瞧瞧不就好了?刚才我们玩的时候,赵淮山已经把你女友带到另外一个房间了。你难道不想亲眼去看看吗?”

 

她的话,就像是递来糖果的恶魔,让我深陷其中,连一丁点的反抗都没有,于是我起身,悄悄地出了房间。

我在四周溜达了一圈,发现到处都是保安。

 

不过看他们,也只是守住进来的人,里面走动的人,他们并不会阻止,我逛了一圈,这一层有很多的包厢,连过了两道门,进去时四周有很多女人的嗯哼声,一听就是很多男人都在这跟女人滚床单呢。

 

突然,我耳边听到了一阵很熟悉的叫声,凑过去一看,从缝隙间看到里面骑在女人身上的情景。

 

这里好像都不设防,气氛说不出的淫靡。

 

我的目光搜寻了好几处地方,终于在一个包厢外找到了自己的女友,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一地。

 

女友的身边站着一个三四十岁胖胖的男人。

 

我脑子里面有点混乱,但莫名地想起了林萧对我说的话,难道她把我看透了,我其实内心隐藏着很严重的暴露癖?

 

如果不是的话,那为什么看到眼前的一幕,我不是愤怒,不是生气,反而有一种很变态的兴奋感。

 

这时,女友一丝不挂地躺在了沙发上,有个中年男人不断地用手搓揉着女友那圆鼓鼓的高耸。

 

一阵阵眩目的快感冲向脑袋。

 

没想到那中年男人发现了我,竟然追了出来。

 

我吓了一跳,以为他要打我,怎知他粗手把我拖进了房间说道:“臭小子,别偷看,要就正大光明的看。”

 

我脑子有些凌乱,愣在当场。

 

那男人见了,嘿嘿笑着:“臭小子,这是今晚最好的节目了,这个女人的男友把她奉献了出来,大家都可以免费的试试,随便怎么弄都可以。”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走回我女友旁边,抱着她娇柔的纤腰,我女友无力的身体往后一仰,那胸脯凸起的部分显得更大。

 

中年男人大嘴咬了上去,我女友登时嗯嗯哼哼地呻吟起来。

 

干他娘的。

 

我还从未这么静距离地看着女友被陌生人玩弄,那种刺激和兴奋,看得我浑身都颤栗了起来。

 

不过,我才是顾清的男友,麻蛋的,一定是赵淮山那混蛋做的好事。

 

中年男人继续揉捏着女友那浑圆的柔软,一面得意洋洋地说:“我今晚运气真不错,没想到刚来这酒吧,就有服务员告诉我们,说有很特别的节日。来到这,才发现这么漂亮的小丫头被人丢到了这。哈哈,你说我运气好不好?”

 

我无言以对。

 

他又好像专家那样的教我:“你看这小丫头,猜她多少岁?我看她这么娇嫩的身体,还有那脸,估计也就20岁吧,不过她这个胸倒被开发的很成熟,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啊!”

 

他兴奋地玩弄着我女友,继续说:“你别看女生都是矜持,一本正经的!其实啊,骚得很。”

 

说着,他把女友双腿曲起,然后向两边压下去,女友的秘密整个都暴露了出来。

 

我从没想到,会以被说教的身份,来欣赏女友那完美的身体,心里咬牙切齿的,可身体却兴奋的胀破了天。

 

而且,我居然还认同了中年男人的话。

 

女友躺在这,人事不省的,最后还不是任由陌生男人掰开了双腿,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弄?

 

“你看这里。这小丫头表面很清纯,可那叶子又厚又柔软,我敢说她骨子里一定很风骚,任何男人只要稍逗她一下,她一定会主动的奉献自己。”

 

陌生男人骂骂咧咧,说了一大堆凌辱女友的话,我非但不生气,反而越听越兴奋,恨不得也上阵搏杀一番。

 

就在这时,那男人脱了裤子,朝我嘿嘿笑着,“小兄弟,就让你亲眼见识见识,这女人到底有多风骚……”

 

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傻愣愣的看着这一幕。

 

理智告诉我应该立马阻止接下来所发生的,可有一股非常强烈的冲动战胜了理智。

 

看下去!

 

看看平日清楚温婉的女友,放浪形骸的真实一面!

 

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迫使我逐渐走近。

 

中年男子三两步来到女友身前,胯下的比我稍逊一筹的本钱,随着走动晃动不止。

 

“现在这女人啊,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说着,他伸出一条大毛腿,分开女友修长的美腿,一只手覆在鼓囊的饱满上,一阵揉搓按压。

 

动作简单粗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

 

我看不下去了,这他妈可是我女友啊!

 

平日里我们办事,那都是轻手轻脚,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女友。

 

不但对她爱护非常,对她的身体更是加倍呵护。

 

“你能不能轻点,她是我……”

 

“小兄弟,你急啥?等老哥爽完了,你再上也不迟。”

 

我的话被他硬生生打断,还没来得及阻止,这老色鬼另一只手抓住女友浑圆柔软,使劲揉起来。

 

两指时不时夹住逐渐凸起的颗粒,来回搓弄。

 

“嗯……啊……”睡梦中女友似乎已经动情,红唇微张,开始发出令人血脉喷张的娇喘。

 

“看见没,稍稍一弄就露出真面目。”

 

中年男子冲我得意一笑,上下其手,动作极其娴熟。

 

这一幕看的我热血沸腾,浑身热的厉害,腹部那团燥热逐渐扩遍全身。

 

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友被人肆虐玩弄蹂躏,前所未有的兴奋令我胯下的伙计越发膨胀。

 

“外表越是清纯的女人,越骚浪,这小丫头就是最好的证明。”

 

中年男子嘿笑一声,扬起在女友下面一直抠弄的手,在我面前晃了晃。

 

“看见了没,这水儿,啧啧啧,都能把人淹死。”

 

女友美腿中间地带,此时已经湿哒哒一片,就跟熟透的水蜜桃似得,嫩的出水,让人很想咬上一口。

 

“小兄弟,去后面,帮老哥把这骚丫头的腿给我扶住。”

 

靠!

 

这是我女友!不是他妈的公交车,谁都能上!

 

“老哥,今晚这地方女人随便玩,你看你能不能别玩她了?”

 

虽然我承认喜欢看别人当着面儿玩弄女友,看她平日在我面前不会露出的淫荡一面。

 

但不管怎么说,顾清是我女友。

 

要是放任不管,也太不是男人了。

 

“小兄弟,你说啥呢?这么水嫩清纯的小姑娘,错过可就不会再有了。”

 

“而且你看看她,稍微一弄就出水,绝对是床上的最佳伴侣。”

 

说着,中年男子不由分说压在女友身上,对着那一对柔软饱满就是一阵乱啃。

 

不断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就跟没吃过奶的孩子似得,那叫一个香。

 

“嗯嗯……啊。”女友开始无意识娇喘,不断扭动,如同发情的母狗。

 

两片柔软上的颗粒越发凸起,周围出现细小的颗粒,仿佛一个个含苞待放的莲子。

 

在充满淫靡气息暗沉红灯光芒下,令人无比兴奋。

 

“还愣着干啥?帮老哥把腿扶着,我两下完事不就该你了么。”

 

在异象兴奋外加强烈的荷尔蒙刺激下,我鬼使神差的来到女友身后,抓住她两条我平日里爱不释手的美腿。

 

“这就对了嘛。”

 

中年男子屁股一撅,早已坚硬的地方就欲直捣黄龙,闹个天翻地覆。

 

“等下!”

 

我连忙出声阻止,这老色鬼要真枪实弹上阵,那还得了!

 

“又怎么了老弟?你这一惊一乍的搞得老哥都差点疲软了。”

 

“不,不打算做点防护措施吗?毕竟……”

 

“毕竟咋了?”

 

“毕竟美这女的这么骚,万一有啥病呢?”我急中生智,虽然这话有些侮辱女友,但她已经被赵淮山灌得人事不省,知道个屁。

 

只要能阻止女友不会被内入,这就够了。

 

中年男子一愣,“也对,以防万一。”

 

带上‘小雨衣’,在我愤怒又兴奋的注视下,中年男子猛然向前一挺!

 

靠!

 

亲眼目睹自己的女友被人骑,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兴奋,彻底冲散了我仅剩的理智。

 

从我这个角度看去,能够清楚的看到女友那两片娇嫩的叶子,在中年男子来回挺动下,不断翻起紧合。

 

“啪啪啪……”

 

中年男子就跟个打桩机似得,用力顶撞,“小兄弟,咋,咋样,老哥功夫不错吧。”

 

“不过比起年轻还是差了点,想当年老哥可是号称电动小马达,只要被干过,没有哪个女的不想再来第二次。”

 

中年男子气喘吁吁的炫耀着资本,而我一句都没听进去,注意力全在女友身上。

没错!我那清纯温婉的迷人女友,此刻正被陌生男人大力侵犯。

 

而身为正牌男友、深爱着女友的我,亲眼目睹这一切,非但没有感到愤怒,反而异常的兴奋!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林萧那句话的真正含义。

 

我对顾清的爱,已经超越了肉体,翻过精神,达到了一种‘只要她好,便是晴天’的地步。

 

或许这是一种心理自我安慰,但不管怎么说,此刻的我没有任何愧疚。

 

因为女友是兴奋的!

 

“嗯嗯……啊,嗯……”

 

在中年男子打桩式狂猛挺动下,意识迷糊的女友开始放荡的回应起来。

 

一双修长没有丝毫赘肉的美腿,出于本能的夹住中年男子那有着三四圈赘肉的腰,忘情的呻吟娇喘。

 

我想,女友大概是把这个正在疯狂弄成的中年男子,当成了我。

 

“小,小兄弟,再抬高点。”

 

正在我浮想联翩之际,中年男子气喘吁吁的说出这句话。

 

下意识的,我将女友一双美腿稍稍向上提了提。

 

“对,就是这样。”见状,中年男子双眼放光,就跟他妈的饿狼一样,猛地弯腰,嘴巴张的老大,一口啃在女友面团似的柔软上。

 

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攀上女友另一个饱满柔软,用力揉捏起来。

 

双指时不时夹住柔软上那大小如同枣核的凸起颗粒,捻弄挤压,同时嘴巴大张,伸出泛黄的舌头来回舔弄吸吮。

 

手和嘴的配合,堪称完美,女友立马被攻陷,樱桃小嘴微微张合,不断发出亢奋的娇喘。

 

那令我一直垂涎的完美娇躯,随着中年男子的挺动以及沉闷的肉体碰撞声响起,好似濒临渴死的鱼突然落入湖泊,由心而发,愉悦的扭动着。

 

“啊,啊,好有力,大力一点,嗯嗯……”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亲眼目睹清纯的女友,会在别的男人胯下婉转承欢,因为这事搁谁也受不了。

 

但此刻我眼睛却瞪的老大,死死盯着脸色潮红,嘴巴微张,来回扭动着一丝不挂娇躯的女友。

 

甚至还帮助他人更方便大力输出女友!

本文标签:

上一篇: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H|被老外一个接一个玩

下一篇:妈妈不再挣扎了:强制女高中生电车痴汉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