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全部_超级伦亲 宝贝你奶好大让我吃

2021-01-02 10:54:35【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当看到一名三十多岁,留着一撇小胡子的中年男子后,压制下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道:“沈三,这小子交给你了,把他给我废了。”小胡子沈三中等身材,稍微有些瘦弱。他分开人群,站

当看到一名三十多岁,留着一撇小胡子的中年男子后,压制下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道:“沈三,这小子交给你了,把他给我废了。”

小胡子沈三中等身材,稍微有些瘦弱。他分开人群,站定在叶成三米外,抱拳道:“小兄弟厉害,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在下沈三,不知兄弟如何称号?”

 

“叶成!”

 

沈三道:“叶兄弟,今天这事纯属误会,双方各退一步,就此揭过。我请兄弟喝酒,赏个脸交个朋友,怎么样?”

 

叶成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事情算两清,酒嘛下次再喝,我们赶着回去。”

 

“欢迎叶兄弟常来酒吧玩,我请你喝酒。”沈三闪身,把去路让开。

 

连牛光虎手下最能打的沈三都变相服软,更没人再敢阻拦叶成,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开门!”砸门声响起,有保安慌忙打开酒吧门,四名身穿警服,头戴大檐帽的警察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名身材肥胖,大肚翩翩的警察冷冷的扫视一圈酒吧:“有人报警,声称这里有不法分子打架滋事。谁是酒吧的负责人?出来说明下情况。”

 

牛光虎走出人群,满脸陪笑道:“我是这里的小老板!”他手指叶成道:“警察同志,故意打架滋事的就是这小子,打伤了酒吧十几名工作人员,包括我,我要告他。”

 

胖子警官轻蔑的看了一眼叶成,当看到他身边的陈落雪后,眼神立马明亮起来:“把他铐起来,带所有涉案人员回警察局调查。”

 

一名年轻的警察从腰间取下手铐,走到叶成面前。叶成凌厉的目光狠狠瞪向这名警察,吓得他手一哆嗦。

 

胖子警察蛮横的说道:“还想反抗,再给他加上一条试图袭击警务人员的罪名。”

 

陈落雪心里后悔,不该放任叶成在酒吧闹事,这下把警察招来麻烦了。她轻轻拽了下叶成的衣服,“弟弟,别反抗,袭警可不是闹着玩的。”

 

叶成伸出双手,十分配合的被拷上。

 

三名警察押着叶成和陈落雪,走上酒吧外停着的警车上。

 

这时,王中强才显身,来到胖子警察近前:“刘光辉,闹事的小子曾得罪过我,到局子里给我狠狠教训他。”

 

刘光辉主动递上一颗烟,谄媚的讨好道:“请强哥放心,到了警察局我有的是手段收拾不法分子。”

 

没多久一辆警车和一辆金杯车来到了警察局,两名警察跟押罪犯似的押着叶成走下车。再看陈落雪的待遇明显比叶成高出两个档次,既没有带手铐,也没有被人押着。

“敢打我姐!”叶成寒着脸,环视一圈,拳头攥得嘎吱吱作响。之前的打斗,他并认真对待,但此时真的怒了“刚才谁打的我姐,主动站出来。”

 

人群中一名贼眉鼠眼的家伙,下意识后退小半步。

 

叶成嘴角挂起狞笑,如一头扑食的恶狼般跃出,一个大踏步用肩头撞开挡路的一名小喽啰,伸手抓住贼眉鼠眼家伙的脖领子,单手拎小鸡子般将他举起。

 

“大哥,我是无意的。”这家伙手脚乱蹬,连连求饶。

 

叶成另外一只手抓住此人的肩膀,如抡动大棒子般抡起这家伙,砸倒一片人,撤身返回陈落雪身边:“姐,你说吧怎么处置这小子?”

 

贼眉鼠眼的家伙哭丧着脸,哀求道:“姑奶奶,饶了我吧!”

 

“让你打我。”陈落雪挥动白皙的拳头,一个小勾拳打在这家伙的小肚子上:“让你也知道知道姐的厉害。”

 

贼眉鼠眼的家伙演戏似的惨叫一声,非常夸张,还直翻白眼,把叶成逗乐了。

 

陈落雪拍拍手,心满意足道:“我也出气了,饶了他吧!”

 

“走你!”叶成一手抓住这家伙的脖领子,一手抓住他的腰带,顺势将他扔入对面的人群中。

 

人群如潮水般拥挤着散开,也没人上去接应,贼眉鼠眼的家伙呈大字型摔倒在地,嗷嗷乱叫起来。

 

“怎么还想玩?”叶成如电的双目射出两道寒光,冷冷的盯向牛光虎。

 

见识到叶成猛地一塌糊涂之后,无人再敢上前一步。

 

牛光虎头皮一阵发麻,就好像被狩猎的饿狼盯上一般。这里是他的场子,点头认栽面子丢大了。他隐讳的目光看向人群,当看到一名三十多岁,留着一撇小胡子的中年男子后,压制下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道:“沈三,这小子交给你了,把他给我废了。”

 

小胡子沈三中等身材,稍微有些瘦弱。他分开人群,站定在叶成三米外,抱拳道:“小兄弟厉害,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在下沈三,不知兄弟如何称号?”

 

“叶成!”

 

沈三道:“叶兄弟,今天这事纯属误会,双方各退一步,就此揭过。我请兄弟喝酒,赏个脸交个朋友,怎么样?”

 

叶成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事情算两清,酒嘛下次再喝,我们赶着回去。”

 

“欢迎叶兄弟常来酒吧玩,我请你喝酒。”沈三闪身,把去路让开。

 

连牛光虎手下最能打的沈三都变相服软,更没人再敢阻拦叶成,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开门!”砸门声响起,有保安慌忙打开酒吧门,四名身穿警服,头戴大檐帽的警察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名身材肥胖,大肚翩翩的警察冷冷的扫视一圈酒吧:“有人报警,声称这里有不法分子打架滋事。谁是酒吧的负责人?出来说明下情况。”

 

牛光虎走出人群,满脸陪笑道:“我是这里的小老板!”他手指叶成道:“警察同志,故意打架滋事的就是这小子,打伤了酒吧十几名工作人员,包括我,我要告他。”

 

胖子警官轻蔑的看了一眼叶成,当看到他身边的陈落雪后,眼神立马明亮起来:“把他铐起来,带所有涉案人员回警察局调查。”

 

一名年轻的警察从腰间取下手铐,走到叶成面前。叶成凌厉的目光狠狠瞪向这名警察,吓得他手一哆嗦。

 

胖子警察蛮横的说道:“还想反抗,再给他加上一条试图袭击警务人员的罪名。”

 

陈落雪心里后悔,不该放任叶成在酒吧闹事,这下把警察招来麻烦了。她轻轻拽了下叶成的衣服,“弟弟,别反抗,袭警可不是闹着玩的。”

 

叶成伸出双手,十分配合的被拷上。

 

三名警察押着叶成和陈落雪,走上酒吧外停着的警车上。

 

这时,王中强才显身,来到胖子警察近前:“刘光辉,闹事的小子曾得罪过我,到局子里给我狠狠教训他。”

 

刘光辉主动递上一颗烟,谄媚的讨好道:“请强哥放心,到了警察局我有的是手段收拾不法分子。”

 

没多久一辆警车和一辆金杯车来到了警察局,两名警察跟押罪犯似的押着叶成走下车。再看陈落雪的待遇明显比叶成高出两个档次,既没有带手铐,也没有被人押着。

 

图书状态:【上架状态】

 

一名机灵的犯人转身跑到牢门前,用力敲到着铁窗,嚷嚷道:“打人了,警察快来。”

 

喊了半天,牢房外什么动静也没有。刘光辉已经给看守牢房的警察打过招呼,今晚无论牢房内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用管。外面的警察听到喊声,跟没听到一样,该干啥继续干啥,充耳未闻。

 

彪子咬牙道:“孙老四,你别喊了,我认栽!”他心里将警察的十八辈祖宗挨个问候一遍,还让我好好照顾这家伙,分明是让这小子来虐我啊,真他妈的日了。

 

“算你识相!”叶成记恨王霸虎和故意整他警察,对彪子谈不上恨,只是看这家伙飞扬跋扈的样子不顺眼,教训两下出出气就得,没必要发狠。他缓缓抬起脚,悠哉悠哉的坐到了彪子的床铺上。

 

彪子最佩服武力值猛地一塌糊涂的男人,对叶成彻底服气。他小心翼翼了吐了一口血水,爬起身,还算有些骨气不卑不亢的说道:“兄弟,我彪子佩服你,以后你就是牢房的老大,你说一我绝对不说二。”

 

他回身对一众犯人喊道:“一个个没眼力价儿的,还不快来见过老大。”

 

“老大,好!”六名犯人一起喊道,然后讨好似的点头哈腰,一一来到叶成面前自我介绍。还有人递上烟,给叶成点上,生怕怠慢了这位牢房新老大,以后没好果子吃。

 

叶成可不想在监狱蹲几年,浪费大好的青春。他吸了一口烟,吐出个潇洒的烟圈:“其实哥不做老大很多年了。”

 

听到牢房几声求救之后便没了声音,刘光辉奸诈一笑,转身走入另外一间审讯室,室内只有陈落雪一个人。刘光辉自顾点上一颗烟,翘起二郎腿,色眯眯的看着陈落雪,上一眼下一眼,恨不得扒光陈落雪的衣服,仔细欣赏一番。

 

陈落雪寒着俏脸,极其厌恶的瞪了一眼前恶心的胖子。

 

刘光辉慢悠悠的说道:“跟你一起被抓进来的叶成已经交待了打架经过,足以构成严重的刑事犯罪,判个三五年不成问题。”

 

陈落雪心中一紧,真怕叶成因为她入狱,争辩道:“叶成打架是我指使的,我是主犯,有什么罪行我全承担下来,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这里是警察局,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了?”刘光辉肆无忌惮的目光在陈落雪全身上下游走,“还有他打伤了十几个人,赔偿费没有二十万,受害者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陈落雪真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再厌恶这胖子也得忍着问道:“能不能跟光头商量下,这事私了?”

 

就等你这句话呢,刘光辉不怀好意的笑道:“我认识被叶成殴打的酒吧老板,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所有的事情我替你摆平,保证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甚至还可以让叶成少判两年。”

 

陈落雪警惕着问道:“什么条件?”

 

刘光辉炙热的眼神似乎要把陈落雪吃了,迫不及待的说道:“只要你答应做我一个月的情人!”

 

“呸!”陈落雪狠狠吐了一口吐沫,愤怒的喊道:“真是披着警服的大癞蛤蟆,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真恶心死人。”

 

刘光辉非但没生气,反而嬉笑起来“贞洁烈女啊,我喜欢!给你一晚上的考虑时间,是你和你朋友的自由重要,还是你的身体重要?”他大笑着,离开审讯室。

 

“叶成,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陈落雪心里难受,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考虑让叶成免除牢狱之灾的办法。

 

片刻后,她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表姐,你还没睡呢?”

 

“正准备睡。”电话那头冷冰冰的问道:“小雪,你怎么了?听语气不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陈落雪道:“我跟朋友去酒吧玩,有个光头想非礼我,被我朋友狠揍了一顿,结果被带到了警察局,事情闹得还挺大。”

 

电话那头安慰道:“小雪你别怕,这事交给姐来处理。”

 

打完电话,陈落雪安下心来。

 

第二天,警察局刚上班,一辆高大霸气的悍马停在了警察局门口。

 

车上走下一名冷艳的女子,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高挑,清冷的面孔精致无比,让人的眼前一亮,眼光根本无法再挪移开。只是她一脸的冰冷如万年不化的冰山般,让人无法接近。

副驾驶上走下一名律师模样的中年男子,西装笔挺,手拿公文包,一脸的严肃,两人一前一后走入了警察局。

 

大约半个小时候,审讯室的房门打开,一名警察对着房间内喊道:“陈落雪,有人保释你,可以离开了。”

 

陈落雪走出审讯室,一眼看到冷艳的女子,快步走上前跟她来个亲密的拥抱。

 

两人站到一起,一个热情似火,一个冷艳似冰,美貌不分伯仲,俨然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吸引了警察局内所有人的目光。

 

女子轻轻拍拍陈落雪的肩膀,安慰道:“落雪没事了,跟姐走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梁律师处理。”

 

陈落雪离开女子的怀抱,撒娇道:“还不能走,姐你还得把我的朋友保释出来。”

 

女子轻声道:“刚才梁律师问过了,跟你一起抓进去的叶成是严重的刑事犯罪,不能被保释。”

 

陈落雪眉头紧皱,担心起叶成“表姐,他可是为了我才打人的,你一定要想办法救他出来。”

 

“放心,既然是你的朋友,我肯定不会不管的。”女子面无表情道,“去咖啡厅,你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梁律师,我们再想办法。”

 

“放风了!”上午十点多钟,一群警察手持电棍,挨个打开牢房门,让罪犯们出来活动活动。

 

一个个罪犯鱼贯从牢房中走出,结队走向外面。一名胖子警察敲敲牢门,喊道:“刀疤,你等一下。”

 

“找老子干啥?”一个牢房中走出一名长发男子,凌乱的头发遮挡住半边脸庞。随着他的走动,长发来回飘摆,依稀能看到长发遮挡的半边脸色有一道狰狞的伤疤。

 

彪子急忙向叶成小声介绍道:“叶哥,那小子外号刀疤。听说在外面因为杀了人,被判了死缓。这家伙心狠手辣,在监狱内有不小的势力,跟我死不对眼。”

本文标签:

上一篇:男友隔着内裤使劲揉我下边:美女直播玩奶头

下一篇: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h_公么的大龟征服了我在线观看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