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245章飞机上干关晓彤小说*周末闺蜜男朋友试衣间电影院

2021-01-02 15:30:29【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张富贵把所有的好吃的都留了她,把赚来的钱给她买吃的穿的,而自己依然穿着那厚重的又热又破的土布衣服,身边又没个女人,她没个一儿半女的,真可怜,想到这些,兰兰不禁淌下泪来。 不一

张富贵把所有的好吃的都留了她,把赚来的钱给她买吃的穿的,而自己依然穿着那厚重的又热又破的土布衣服,身边又没个女人,她没个一儿半女的,真可怜,想到这些,兰兰不禁淌下泪来。

 

不一会儿,张富贵拿着他自制的弓箭准备出去的时候,兰兰不知自己怎么回事,她叫住了他,似乎这么快就忘了他所犯的错“大哥,你受伤了,就不要出去了。”

 

这么简单而平实的一句话,对着这个光棍说,那在张富贵的心里可就不那么简单而平实了,而是在他的心里犹如一个石子丢进了河面,泛起了涟渏,不断向四周扩散。

 

张富贵顿觉一阵心暖,没想到兰兰她也开始关心自己了。

 

他转过身来,用他的招牌微笑——傻呵呵的笑,对着兰兰,但他笑而不语,他还是走了。因为他不会说,也不知道怎么说,所以他只能把兰兰对他的这份关心深埋在心底,回报以对她更细微不致的照顾。

 

这不,兰兰吃那些鱼都吃腻了,他就想去上山给她弄点野味。

 

兰兰让他暖心的那句话,没有让他停留下来,而是更激发了他上山找野味的决心。

 

晓林村后面那一片茫茫的山,可能会有毒蛇,也可能会有猛兽,但这傻呵呵的汉子就是有一股傻劲,为了给他不该爱的女人改善一下生活,他便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山里,凭着那自制的竹制玩意去上山逮野兔,他真是傻得可爱,村里人可没人会做这样的事。

 

兰兰没想到的是那傻大伯竟会真拿着那破玩具弓箭上山打猎,她后悔没有拦住她。

 

可当她抱着孩子追出来的时候,面对着一片茫茫的大山,她望而却步,她只有为他祈祷了。

 

兰兰没有回家,而是抱着孩子走进了社公庙。

 

她点上香,在社公公面前为他大伯祈祷,祝他平安回来。

 

要不是他大伯几次三番,偷看她的身子惹她生气,她一定要拦着他做这样的傻事。

 

兰兰的心里,打开了话茬,吃什么野兔,谁要吃野兔,你问过我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你弟弟王二庆交待,谁又来像你一样照顾我们娘俩一样照顾我们……

 

想到这,兰兰泪如雨下。

 

一个人当你天天看到他的时候,你会觉得没什么,甚至会烦他老是眯眯地看着自己,可是当他身处险境的时候,你就会为他担惊受怕。

 

此时在兰兰的心里,她已经分不清,是把张富贵当成了大哥,还是当成了爱人,总之,她怕他有事,怕他从此一去不回。

 

兰兰左等右等,不见张富贵回来,以往都是张富贵在地里做完活又洗掉泥巴开始做菜做饭,而衣服也被张富贵以“你在……做……月……子”为由全抢了去,他一个男人把所有的衣服拿到井边去洗了,就连兰兰的内衣,他大伯也不放过,每每弄得兰兰又羞又感激。

 

可是今天的午饭,要兰兰自己做了,因为他大伯上山还没回来,生死未卜。她不是懒不想做,而是她做了也只不过是她一个人吃而已,做这种饭有什么意思?

 

兰兰胡乱了洗了几下菜,又把菜胡乱地扔进了大锅里,在灶前胡乱地添了几把柴火。

 

灶里面冒出的浓烟把她的眼睛熏得难受,泪水直流,她走出厨房,外面已经没有了烟雾,但她的泪水却如决了堤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她这是在为谁而流泪?

 

兰兰随便吃了点午饭,她也不知道自己吃了点什么,只觉得这么长时间没下过厨,自己炒的菜已经不叫菜了,糊的糊,生的生,咸的太咸,淡的太淡。

 

这跟张富贵每天精心烹饪的饭菜相比,那真是天壤之别,想他的菜,便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他这个人。他的衣服没有一件好的,不是旧的发黄,就是破的补了一块又一块,可怜啊,他身边没有一个女人,也没有一儿半女,而他这么年轻就可能已葬身山中……想到这,兰兰不禁泪水再次泛滥,模糊了她的视线。

 

“这炒的是什么菜”兰兰说着,把碗和筷子扔在桌上,走了。

 

但马上又回过头来,哦,碗和筷子还没洗呢……不用了,不是有他大伯吗?……可是他大伯还没回来。

 

该死,又想到了他大伯,兰兰拍了拍她有点晕的头,怎么一整天脑子里都是他大伯?

 

可不是?看到院子中的柴,就想起他大伯在那挥汗如雨地劈柴,看到那井,就仿佛他大伯在埋头洗她的衣服,看到那墙上挂的那黄鼠狼的皮,就仿佛看到他大伯在傻笑着,在那宰黄鼠儿狼。

 

到处都是张富贵的影子,让兰兰头痛不已,她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

 

他只是一个傻子,一个色郎而已,有什么值得她如此怀念的?

 

她跑进了她自己的屋里,企图在脑海中将张富贵的形象抹去。

 

她看着这屋门,又仿佛看见了他大伯傻呵呵地端着饭菜朝她走来。

 

于是把屋门也关了,这样总看不到你了吧。

 

但床头上的摇鼓,又让她想起他那躲在窗户下偷看了她的身体之后,把这个塞给了她。

 

她一气之下,把摇鼓也扔到了床底下。

 

但当她低头看一下自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竟也是他大伯给买的。

 

她头痛得历害,赶紧将自己的衣服全脱掉。

 

第5章 舍身相救

 

可是当她看到自己那对胸前之物的时候,这里也曾被他咬过,难道这个东西也要切掉?

 

兰兰已经找不到忘记他的办法,她止不住地想他,她阻止不了自己思念他。

 

她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在一个月的相处以来,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对这个傻呵呵又结巴,而且其貌不扬的大伯动了感情。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在张富贵无微不至、舍己为人的关怀下,她兰兰举手投降了,而她投降地很纠结,一边是自己当年情深似海的丈夫,一边是对自己关怀备至的丈夫他哥,一边是旧情难却,另一边则是新欢难拒,她该怎么办?

 

兰兰放弃了不去想他大伯,而是坐在那,想着他的好,想着他的坏,又想着他的点点滴滴,她的头于是不再痛了。

 

她抚摸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她自言自语道“大哥,你不是喜欢看吗?只要你平安回来,我就让你看个够”

 

今天很漫长,等待一个人回家的一天更漫长,兰兰左等右等,可是日落西山、天渐渐变黑了,他还是没有回来,兰兰心里害怕了起来,她不是怕这黑夜,而是怕这黑夜里依然没有他大伯的讯息……

 

王二庆的老婆兰兰在等着孩子他大伯张富贵。

 

天色越来越晚,孩子已经睡了,兰兰急得在院子里团团转,她院门也没完,走廊上的灯也亮着,使得灯光可以直接照到院门外,照亮大伯回家的路。

 

兰兰等得心焦,她心里在说,这个傻大哥,还真的傻不拉几地去上山打猎了,这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如何是好。

 

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张富贵还没有回来的动静,兰兰急得直接站到了大门口。

 

只要有路人路过,她就拿出手电筒照一下。

 

但是每次她都失望了。

 

这时来了一个黑影,夜色中,看得出他穿一身粗布衣服,肯定是他大伯,她高兴地手电筒都忘了开,她跑了过去挽他,“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她扶着他的手。

 

“嗯?你是?”

 

声音不对,兰兰赶紧打开手电筒,一看,这不是方老汉吗?晕,她居然认错人了,叫了一个老头叫大哥。

 

“方叔啊,是你啊,我认错人了,以为是孩子他大伯”

 

“哦,看样子,你和你大伯挺亲的,还过来相扶”

 

“瞧你说的,这不以为他受伤了吗?”兰兰被他说的脸红,她赶紧掩饰

 

“我走路的样子像受伤吗?”

 

“是,你走的有点不太稳”

 

“胡说八道,虽然我年纪不小,可我的步子稳如泰山”方老汉大声道

 

兰兰的谎言无法自圆其说“哦,可能天黑我看错了,方叔你慢走,我给您照一下路”

 

“好的,这孩子心地不错”老爷子咳了两声,背着手走了。

 

兰兰失望极了,等了老半天不见他大伯来,好不容易来一个,结果还认错了人,差点把她对她孩子大伯的暧昧关系自己公开了出来,好险,兰兰也惊了一身冷汗。

 

哎,这大哥,怎么还不回来呀,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兰兰心急如焚,她的脚跺了起来,急促不安。

 

这时来了个黑影,他一瘸一拐地走着,身上还背着一包东西,怎么看起来像个要饭的呀,应该不是他大伯,但她还是打开手电筒一照,看看到底是谁。

 

这不照还好,一照他就倒了,咦,怎么回事,怎么会一照就倒了呢?

 

这就奇了怪了,兰兰本来不想理他,但想想要是这人需要救助,自己置之不理,说不过去吧!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想到这,兰兰打开了手电筒,往他身上一照,却见这身打满了补丁的粗布衣服很面熟,不会是他大伯吧。

 

兰兰大惊,她赶紧把他的头侧过来,手电筒一照,天,果然是他大伯。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她推了推他,见他没动静,她慌了神,她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附近的村民听到兰兰的喊声走了来。

本文标签:

上一篇:柔弱双性受×变态攻:我被闺蜜强啪gl小说

下一篇:口述爱爱好爽细节过程^乖女林小喜1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