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高c是什么感觉-把腿抬高一点乖让我进去

2021-01-03 11:27:14【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电流从洪彩玲的身体里通过那条命根子直往我身体里涌来,眼前骤然一亮,像是灵光乍现,我意识到我的身体某处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似有若无,非常奇妙。 “怎么回事?”我问

电流从洪彩玲的身体里通过那条命根子直往我身体里涌来,眼前骤然一亮,像是灵光乍现,我意识到我的身体某处发生了变化。

这种变化似有若无,非常奇妙。

 

“怎么回事?”我问青水仙。

 

“采撷阴魅成功。”青水仙说道,“你现在可以掌控自己的时间长度,以你的体质,你最长可以坚持两个小时。”

 

“这么久!”我暗暗吃惊,这岂不是金枪不倒?

 

面对洪彩玲这样的美人,我当然是恨不得与她交战三天三夜。但是,这时候灵琴清与袁克良单独在一起,我很担心灵琴清的安危。

 

“今天至此为止吧。”我暗想。

 

于是,我搂着洪彩玲的细腰,主动向上冲刺。

 

“啊啊……你……你要谢了吗?”洪彩玲香艳淋漓,气喘吁吁地问道。

 

“是的。”我应道。

 

“别谢我里面。”洪彩玲赶忙将身体移开。

 

与此同时,子子孙孙犹如泉涌,喷射而出。

 

“啊!”洪彩玲惊叫一声,顿然谢了她一脸。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我忙道歉。

 

洪彩玲手忙脚乱地拿出一只小胶袋将那些子子孙孙收拾进了胶袋里,然后身子一软,倒在了坐椅上。

 

我拉好裤子拉链,意犹未尽,竟然还想再来一发。

 

但是,一想到灵琴清,我不得不放弃了这种想法。

 

“好了,我们回去吧。”我说道。

 

洪彩玲没有回应,也没有动。

 

我疑惑地望向她,却发现她正一动不动地望着车顶,目光呆滞,眼中还噙着泪水。

 

“你怎么了?”刹那间,我有一丝愧疚。

 

“你夺走了我的第一次。我……我恨你。我不是处了,我不能再结婚了,不然,我会成为寡妇……”洪彩玲哽咽道。

 

我不得不照她刚才跟我说的话安慰她:“反正给你开光的是我,就算是我提前给你开光了。”

 

洪彩玲的身子微微一动,抹掉眼泪,将自己的内内穿好,用纸巾擦掉车里的落红,拿起装有我子孙的胶袋爬向前面驾驶座。

 

“你装着那些东西干什么?”我有意问。

 

“留做纪念。”洪彩玲说道,“今天的事,你不能跟任何人说起。不然,我会叫我爸把你赶出村子!”

 

“知道了。如果你想男人了,可以来找我。”我说道。

 

“哼!”洪彩玲冷冷地哼了一声,启动了车子。

 

回到族长家的大院,下了车,我让洪彩玲走在前面。只见她走路一撅一拐地,想必那儿刚开了苞很疼,心里不由疼惜了一番。她第一次就那么被我猛干,不知是舒爽多,还是痛苦多。

 

“怎么才回来?”袁克良快步迎了上来,到洪彩玲前面时,低声问:“得到了吗?”

 

洪彩玲点了点头。

 

袁克良脸色大喜,拍了拍掌,对我说道:“张兄弟,琴清已经回去了,你看天色也不早了,你也回去吧。”

 

“回去了?我进去看看。”我说着就要往屋里走。

 

袁克良拦住我,板着脸道:“怎么,你不相信我?”

 

“我有东西掉在里面了。”我只得找借口。

 

“掉什么东西了?我给你拿出来。”袁克良说道。

 

“掉……掉钱了。”我一无手机,二无手表,身上更加没有什么能掉的东西,只得说钱。

 

“这是两百块,你拿去吧。”袁克良拿出两百块边往我手上塞边将我往院子里推。我执意不肯走,袁克良对洪彩玲说:“彩玲,你送他回去。”

 

“我很累,想去休息。”洪彩玲说着便往屋里走去。

 

“你自个儿回去吧。”袁克良退回屋里,迅速地将大门关上了。

 

“灵琴清!”

 

“灵琴清!”

 

我一连叫了两声,没有听到任何回应,便竖起耳朵,静听里面的动静。

 

“东西在哪儿?”袁克良问。

 

“给你。”洪彩玲说道。

 

“这么多,那小子没占你便宜吧?”袁克良又问。

 

“没……有。我很累,去休息了。”洪彩玲说道。

 

过了两秒,又听到洪彩玲问:“灵琴清在哪儿?”

 

“在洗手间里,一直没有出来。”袁克良说道。

 

“哦,我正要上洗手间,我去把她叫出来。”洪彩玲说道。

 

“快去快去!”袁克良催促道。

 

“妈的,搞这么久,老子等得花都谢了。先吃药,等会儿干死她!”袁克良嘀咕道。

 

我越来越担心,想要立马冲进去,但是我朝门推了好几下,大门纹丝不动。

 

“咦,我的蚀骨销魂神仙水呢?”袁克良又嘀咕道。

 

我从裤袋里拿出那瓶药剂,上面正写着:蚀骨销魂神仙水。

 

“不见了,看来只能给她喝飘飘欲仙了。”

 

接而,传来了袁克良倒水的声音。

 

我心急如焚,一定要想个办法进去将灵琴清救出来才行!

 

一会儿,传来了洪彩玲的声音。“灵琴清呢?怎么没在洗手间里?”

 

“怎么可能?”袁克良立即叫道,“我是看着她进去的。”

 

“是不是她偷偷出来了,你没有看见?”洪彩玲问。

 

“我一直盯着门口,就算她变成一只苍蝇飞出来,我也看得见。”袁克良说道。

 

灵琴清不见了?

 

难道,她知道袁克良要对付她,悄悄地溜走了?

 

突然,身后突兀地传来一道声音,“章小贝,你在干嘛呢?探头探脑地!”

 

我回头一看,是利方。

 

“没……没事。”我说道,“我和灵琴清来吃饭,正准备回去呢。我这不是刚出去办点事嘛,这回来,门就关了。你帮我敲敲门。”

 

“你和灵琴清来这儿吃饭?”利方半信半疑,伸手朝门敲了两下,喊道:“彩玲,在家吗?”

 

一会儿,门开了。洪彩玲和袁克良走了出来。

 

“嫂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洪彩玲问。

 

“没事,这不是闻到菜香了吗?我刚从果园回来,正饿着呢。”利方笑呵呵地说道。

 

“那正好,还有菜,进来吃点吧。”洪彩玲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啦。”利方说着就走了进去。

 

袁克良看见了我,立马走了过来,黑着脸问:“你怎么还不走?”

 

“灵琴清呢?”我问。

 

“你问我,我他妈的问谁呢?”袁克良火气冲天,双手叉腰,原地转了两圈,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声对我说:“这样,你去帮我把灵琴清找来。只要把她找来,我就给你两百块!”

 

“天这么黑了,去哪里找?我要回去了。”我说着就往院外走。

 

袁克良拉住了我,“四百。”

 

“不找。”

 

“八百!”袁克良咬牙道。

 

“不找。”

 

为了八百,我会出卖灵琴清?你别做梦了!

 

“最多两千。”袁克良挡在我面前,脸色铁青,“不能再多了。”

 

两千块,对我的疑惑很大。我一无工作,二无特长,在村子里有时候两个月恐怕都挣不到两千块。

 

“我找找看吧。找不找得到,我就不能保证了。”我勉强答应。

 

“那你快去,找到她后,第一时间叫她来我这儿。”袁克良说着,迫不及待推了我一把。

 

“先给我一千定金。”我说道。

 

袁克良从钱包里抽出十张递给我,近乎吼道:“快去找!”

 

我接过钱,数了数,放进衣袋里,朝大院外走去。

 

听得袁克良在院子里跺脚。“妈的,药性快发作了,没女人不行啊!”他想了想,转身朝屋里走去。

 

我立马躲到暗处,紧盯着族长家的大门口。

 

我不能保证灵琴清已经离开,所以先看看情况再说。

 

侧耳细听,传来了袁克良的声音。“这杯水谁喝了?”

 

“是我喝的。”利方说道,“太渴了,看见有一杯水,我就喝了。”

 

“你——”袁克良说了一个字,没有了下文。

 

过了一会儿,听到袁克良问:“那个——彩玲呢?”

 

“她说不舒服,回楼上去休息了。”利方说道。

 

“哦,那个——嫂子,你吃饱了吗?”袁克良问道。

 

“差不多饱了。我……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了。”利方的声音听起来怪怪地。

 

想必,她喝了袁克良本打算给灵琴清喝的那杯飘飘欲仙水,这时候身体开始起反应了。

 

“我送你。”袁克良说道。

 

一会儿,利方与袁克良先后走了出来。

 

只见利方双颊微红,不时用手摸头发,又不时摸着下面,脚步踩得很轻,仿佛随时会摔倒。

 

“嫂子,你是不是身体有些……不舒服啊?”袁克良盯着利方的胸部,色眯眯地说道。

 

“嗯……感觉怪怪地。”利方神志不清地说道。

 

“那我送你回去吧。”袁克良从后面搂着利方的腰,眼冒精光。

 

“呃……好吧。”利方答应了。

 

利方的房子离族长家不过两百米。

 

快到利方家时,正处于一棵大樟树下,光线灰暗,只见袁克良忍不住朝利方的后臀摸了一把。

 

“呀!”利方惊吓着尖叫起来,“你干嘛?”

 

“嘿嘿,嫂子,你是不是很想男人啊?我跟你一样,现在也非常想女人。要不咱俩……”他说着就抱住利方,将利方推在樟树上就去脱利方的裤子。

 

“不行,不行。”利方口头虽叫着不行,却并没有阻止袁克良。

 

半推半就地,她的裤子被袁克良拖到脚裸处。袁克良将利方转过身,让利方扶在樟树上,翘起后臀。

 

虽然光线黑暗,但利方那白皙的两臀却异常耀眼。

 

我暗暗可惜,利方虽然是个荡妇,但好歹身材不错,便宜了袁克硠。我觉得这事已无悬念,也没兴趣看下去了,准备去族长家找找灵琴清。

 

没想到,这时异变突起。

 

袁克良呼吸急促起来,手忙脚乱般地脱掉自己的裤子,正要持枪而上。

 

突然,一条黑影从利方的家门口窜了出来。

 

“汪汪……”

 

黑影凶猛地朝袁克良扑去。

 

“啊!”袁克良惊恐地怪叫一声,吓得差点坐倒在地,来不及拉裤子掉头就跑。

 

我也惊呆了。

 

那黑影是利方家的大黑狗,大黑。大黑平时很安静,只是见着陌生人会狂吠几声。没想到今晚为了主人的贞洁,挺身而出。

 

我心中暗暗为大黑点赞。

 

“大黑!大黑!”利方回过神来,急忙叫道。

 

大黑闻声,停止了追赶,摇着尾巴屁癫乐癫地跑到利方身边,往利方身上跳。利方朝大黑踢了两脚,训斥了几句,拉好裤子朝袁克良逃跑的方向看了两眼,失望地朝自家里走去。

 

袁克良惊慌失措地跑进族长家里,立马将门关上了,然后听得里面卟嗵一声闷响,想必他已两腿发软,瘫坐在地了。

 

突然,听见利方叫道:“死狗,滚开,滚开!”

 

我感觉到不对劲,赶忙跑过去,只见大黑疯了一般朝利方身上扑,这时将利方扑倒在地,朝着她做爱情小动作。

 

难道是利方吃了袁克良的飘飘欲仙,身上骚气太盛,导致大黑也忍不住了?

 

我从地上随手捡起一条棍子冲了过去,朝着大黑打了几棍子,大黑惨叫了几声,夹着尾巴逃跑了。

 

“谢谢你了小贝。”利方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抓住我的胳膊,丰满的前胸不断磨蹭我的手臂,“多亏你了。嫂子我腿都软了,快扶我进去。”

 

想着还要去找灵琴清,将利方扶进了她屋里后就准备离开。不料利方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神色迷离,近乎央求道:“小贝,扶我去床上。嫂子我实在走不动了,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没办法,我只得扶着利方进了卧室。

 

利方在倒向床上的时间,抱住了我的手臂,将我往她身上拽。

 

“小贝,嫂子身体不舒服,你留下来陪陪嫂子呗。”

 

袁克良的那瓶飘飘欲仙,已完全侵袭了她的大脑,掌控了她的意识。以利方的风骚劲儿,我在这儿多留一分钟,只怕就多一分被她强推的危险。

 

虽然利方也称得上是一个尤物,但她是有夫之妇,又跟族长有染,我实在不想跟她发生任何关系。

 

一想到这里,我推开她的手劲就不禁的大了一点。

 

也不知道是喝了药的女人力气突然变大了,还是怎么着,我的手竟然没有扯开,反倒让利方得寸进尺地贴了上来。

 

我一低头,就是利方若隐若现的白兔,雪白圆润的兔头随着利方炽热的身体动来动去,摇晃不定。

 

手臂被利方这个发浪的货抱的太紧,她情不自禁的摩擦我的胳膊,哪怕隔着布料,我都能感受到利方挺立的发烫的乳头。

 

“小贝……啊啊……嫂子好热好难过啊”利方稍使力的拉扯着我,脸上也泛起了诱人的潮红。

 

利方在这个年纪里的女人,绝对算得上极品,肤美貌白,前凸后翘,尤其是骨子里透露出的媚劲,简直能要人欲罢不能。

 

“嫂子……你放手,我们不能……不能这样。”我虽然嘴巴上义正言辞,但我心里知道,我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了,这个女人真的太骚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都是下半生思考的动物?我能感觉我的小兄弟已经有了抬头的趋势。

 

“小贝,……啊啊……就这一次好不好?你帮帮嫂子?”利方主动拿起我的左手,往她胀大的胸脯摸去。

 

我知道我应该甩开,可是仿佛中了魔,我的手被她带着一步一步的伸进她的领口里。触手可及的和意料之中的柔软一下子包裹了我,我心里的那根弦彻底断了。

 

利方娇小的柔软无骨的手儿包着我的手,一下重一下轻的捏着自己的胸脯,我的手指跟随着她的指引摸到了坚硬滚烫的乳头,我的手指被她带着,不分轻重的按压揉搓。

 

“啊啊啊……嗯啊,好舒服啊,小贝,再用力一点!”利方在浪叫着,现在她整个人儿都软绵绵的靠我我身上,若有若无之间,我还能嗅到利方身上香水味。

 

“……”我使了点劲,捏住那点凸起,并恶意转了一圈。

 

“啊啊啊……啊……小贝,好舒服啊,嫂子想要更多!”利方突然高一调的浪叫,吓到了我,没想到这个药劲这么强大,越痛越有快感?

 

“声音小一点,你想让别人都知道么?”我赶忙说道。

 

“小贝……嫂子会让你舒舒服服的,不会告诉别人的,就这一次好么?”

 

利方一下子抱住了我,用她炽热火辣的身体摩擦着我,尤其是下面,我能感觉她在蹭着我的小兄弟。

 

“去里面……”事到如今,还不上,还是男人么?

 

利方听到我的允许,连忙拉着我往里间的床走去。

 

一到床上,还没坐稳。利方就迫不及待的拉下我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

 

我的小兄弟,突然暴露在空气中,竟然有点下垂的趋势。还没来得及多想,利方一下子握住我的小兄弟并含住了它。一下子进入格外温暖的地方,我仿佛全身被电小心的电了一下,这种麻到头皮的快感,让我不禁“啊啊……”的舒服的叫出来。

 

我躺在床上,闭上眼。感受着利方嘴里的温暖和灵巧的舌头带给我的快感。

 

“嗯……啊”我情不自禁的低吼,利方竟然将我的小兄弟深入喉咙,那一瞬的快感直充头顶。我不由自主的蜷缩着脚趾,被利方突如其来的举动,差点没崩住就倾斜而出了,差点就丢人了。

 

利方抬起了头,我的小兄弟从她嘴边滑落,我看的到她嘴唇有些通红,双眼含着泪光,看起来十分的楚楚可怜,让人不禁想蹂躏一番。

 

不过在这场情事中,我并不想掌握主导,我倒要看看利方的能耐和骚劲。

 

利方站起来,脱下来她的衣服,雪白的酮体展现在我面前,仿佛空气中都散发着诱人的体香。我看着他缓缓的跪坐在我身上,小巧的手在我身上游走,我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利方握着我的小兄弟,一点一点的坐下去,可能是药的作用,利方里面很湿润很柔软,她很轻松的就让我进去了。

 

“啊啊啊啊……嗯嗯啊……小贝……”利方变上下起伏,变叫喊着我的名字,一刹那间,男人的荣誉感填满了我的内心。

 

随着利方的律动,我也情不自禁的挺腰,一下又一下,浅出深入。利方被我顶的浪叫不断,甜腻腻的呻吟让我半边身子都快麻掉了。

 

“啊啊啊……再快一点……对,就是那里!”利方仰着头,黑发散落在双肩,更是多添了几分风情。

 

我愈发狠命的顶那个点,利方的叫声就越媚人。

 

“啊啊啊啊……嗯嗯……”从我的角度,利方弯曲的颈线十分好看,还有突出的锁骨,上面布满着密密麻麻的细汗,双手就可握满的细腰,真是个尤物一般的人儿。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利方随着我的动作颠簸着,一下又一下的深入,两个人都陷入这场情事中,无法自拔。

 

“摸摸我……啊啊……小贝,摸摸嫂子好不好。”利方低声地央求着我,低眉顺眼模样十分楚楚可怜。

本文标签:

上一篇:他要我坐在他头上吸我:睡觉的时候一直放里面

下一篇:军官添的我下面好多水好爽|乱系列第九十部分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