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小东西你抖得很厉害,趁睡觉时扒开她的粉色内裤

2021-01-03 15:24:50【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腹部向下,更是燥得焦灼越是躁动,酒精的作用越发凸显出来,顾南生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南生哥哥,快睡吧!”恍惚间,日思夜想的面庞出现在眼前,她含情脉脉却又略带娇羞的望

腹部向下,更是燥得焦灼

越是躁动,酒精的作用越发凸显出来,顾南生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南生哥哥,快睡吧!”恍惚间,日思夜想的面庞出现在眼前,她含情脉脉却又略带娇羞的望着他。

“红豆!”顾南生一把将女人拦在怀里。

 

她回来了,她也舍不得他了!惊喜之色掠过眼波。

 

“南生哥哥!”女人眸光中闪过一丝异色,下一秒却仍甜美的回应着,“是我,我喜欢你!”

 

女人的小手不老实的伸进顾南生的衬衣里,摸索着寻找最敏感的部位。

 

顾南生胸中的烈火喷薄而出,他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一把撕掉她身上单薄的衣物。

 

“南生哥哥,我要!”干柴烈火即将燃起之际,女人一句话让顾南生再次清醒过来。

 

不,她不是余红豆。

 

余红豆才不会这样卖弄风骚。

 

顾南生戛然而止的动作,让身下的沈伊雪莫名其妙。

 

“滚!”一生怒喝,顾南生暴躁的跳下床,像触碰了什么肮脏之物一样吼道。

 

”南生哥哥!”沈伊雪赤裸着身子,委屈得小脸都变了形。

 

“叫你滚!”顾南生近乎咆哮,“除了余红豆,谁都没资格上这张床!”

 

“南生哥哥,余红豆有什么好?她死都死了,她还给别人生过孩子,她就是个烂女人!”沈伊雪站起身,不甘的控诉,“她不值得你对她这样念念不忘,南生哥哥!”

 

她何其不甘,费尽心力,却始终无法代替余红豆的位置。

 

“啪”清脆的巴掌声震耳欲聋,沈伊雪只觉得眼冒金星,一下趔趄瘫坐在地。

 

“不许说她一个’不’字!”顾南生阴狠的眼神透着杀气,“谁都不行!”

 

他一副嗜血萧杀的姿态,瞬间让房间内寒意丛生。

 

沈伊雪崩溃大哭,却又隐忍着抱住顾南生的腿,瑟瑟发抖道,“南生哥哥,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气急!”

 

顾南生一脚踢开沈伊雪,摔门而出。

 

顾宅。

 

“你把门禁给的沈伊雪!”顾南生开门见山,毫不客气的问顾婷。

 

“是!怎样?作为我们顾家的儿媳妇,她连门都进不得么?”顾婷的气场绝不输顾南生。

 

这对母子高冷华贵的气质素来极为相似。

 

“我希望她常去帮你打理一下家务,照顾你的起居!”顾婷想了想,转而缓和了一下语气。

 

好不容易看到顾南生恢复了往日的精神,顾婷不想跟顾南生起正面冲突。

 

“我有说过要娶她?”顾南生斜眼睨着顾婷问。

 

“你不是跟她挺投缘么?她适合你!而且,她也喜欢你!”顾婷端起桌前的咖啡,优雅的品起来。

 

“我不喜欢他!”顾南生冷冷道,黑色的眸光中透着王一般的霸气。“最后一次,别再逼我做不喜欢的事!”

 

“你这是什么态度?顾南生!”这样和她说话,顾南生还是头一回。

 

以往,不管她怎样强硬霸道,顾南生也绝不顶撞。

 

这一次,让顾婷措手不及。

 

“要娶谁,我的事,你无需插手!”顾南生放下手中的茶杯,语速缓慢却透着不容置疑。

 

“顾南生,如今你当真是翅膀硬了?我的话你也不需要听了,是不是?”母亲的威严受到冲击,这是顾婷无法忍受的。

 

顾南生不再多言,起身就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顾南生,你的命是我给的,你没有资格对我说不!”顾婷气急败坏。

 

没资格!

 

这是顾婷对顾南生最常用的词汇。

 

她就是喜欢时时处处提醒顾南生,他的一切都必须由她作主。

 

他没有自由的权利。

 

顾南生仿佛没听见一般。

 

“今天你敢出这个门,我就撞死在这里!”顾婷几步抢在顾南生跟前,拦住她的去路,“既然你能做得出大逆不道的事,我也没有什么脸面再活着!”

 

又是以死相逼,在顾南生的记忆里,这是顾婷屡试不爽的招数。

 

“你的命不是我给的,你随意!”顾南生冷冷道。

 

“你说什么?”顾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冰冷的话语,是从她苦心教导二十多年的儿子嘴里吐出来的。

 

顾南生闪身而出。

 

仇已经报完了,他已然完成了所谓的使命。

 

过往复仇的枷锁让他迷失了自己,他像一头困兽般到处疯狂乱撞,伤痕累累。

 

搭上了他最爱的人和最珍惜的感情。

 

代价还不够么?

 

以后的人生,他不需要别人插手。

 

半年后,澳洲斯普利顿医院。

 

女人怀里抱着小小的婴孩喂着奶粉,眼里是花不开的淡淡柔光。

 

“红豆,孩子的各项指标已经恢复正常了,可以出院了!”儿童病房内,周延宗兴奋的举着化验单报喜。

 

闻言,余红豆赶忙起身结果化验单,杏核眼里满是惊喜,“真的?延宗哥哥!太好了,宝宝终于康复了,我们可以出院了!”

 

她一笑,脸颊上原不明显的淡淡疤痕,微微凸起。

 

“真的!我们马上收拾,现在就回家!”周延宗喜不自胜。

 

“延宗哥哥,真的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们母子早就活不成了!”余红豆喜极而泣。

 

当初,从沈伊雪手里接回宝宝,宝宝深度中毒,气若游丝,眼见就要不行了。

 

她疯一般找到周延宗,求他救救她的孩子。说孩子若是有事,她也不想活了。

 

周延宗二话没说,马上动用大量人脉财力,找到国内顶尖解毒专家,总算把宝宝从鬼门关里抢了回来。

 

可因为中毒过深,后期治疗十分繁琐,国内医疗机构根本实现不了。

 

周延宗劝余红豆带着宝宝出国就医,让他远离国内的人和事。

 

经过这一事,余红豆即心灰意冷,又后怕连连。

 

顾南生恨他,若知道她们母子还苟活于世,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母子。

 

还有阴狠的沈伊雪。

 

本文标签:

上一篇:珍珠一颗一颗塞了进去|咬住奶头用力吸着奶水小说

下一篇:《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H_男生馋你身子的表现》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