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男人把女人的衣服八开来吃奶_怎么玩少妇她才会舒服

2021-01-06 12:00:08【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推推搡搡的正要上车。女人长得颇为精致,一身白领OL套装,黑丝大长腿,男人见了确实忍不住想入非非。 女人神情慌张,面露难色,央求道: “今天算了行吗,一会老板发现就不好了,等晚

推推搡搡的正要上车。

女人长得颇为精致,一身白领OL套装,黑丝大长腿,男人见了确实忍不住想入非非。

 

女人神情慌张,面露难色,央求道:

 

“今天算了行吗,一会老板发现就不好了,等晚上吧,到时候你想怎么样都行……”

 

油腻男倒是大大咧咧的毫不介意。

 

“草!你胆子也太小了,怕她干毛?一会我就把她扫地出门,她连个屁都不是!以后跟着哥哥我,保证你吃喝不愁……”

 

说完,他拽了一把黑丝美女,二人进车。

 

女人回头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草地上有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俩。

 

苏铭虽然长得眉清目秀,但是衣着破旧,看起来脏兮兮的,活脱是个要饭的。

 

见旁边有人,黑丝美女吓了一跳,赶紧说:“赵总,别,那有人……”

 

苏铭却满不在乎,嘿嘿一笑:“你们继续,我只个路过的,什么都没看见……”

 

油腻男回头一看,顿时脸色不悦:“看你麻痹,再看老子弄死你……”

 

说完,男人夹了夹裤裆,撅着屁股上了车。

 

这二人早就不是第一次野外车震,早就熟门熟路,脱衣动作娴熟麻利,车内顿时氤氲一股香艳的春色。

 

苏铭满脸期待的看着摇晃的汽车,嘿嘿一笑,开始倒数:“三,二,一!”

 

油腻男宛如配合苏铭的表演,随着苏铭的最后一声喊,男人满脸悲怆的提起了裤子。黑丝美女内心更是失望透顶,可是又不敢发作。

 

美好的事情,还未开始就已结束。

 

车上的表演刚刚结束,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来,苏铭抬头望去。

 

车门一开,下来一位精致女人。

 

这美女二十来岁,身材高挑,面容精致,一袭紧身连衣裙,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体现出来。

 

只不过眉宇之间有一缕焦虑的神色。

 

她就是寰亚贸易公司总经理,人称“江城四艳”之一的林婉蓉。

 

林婉蓉刚下车,苏铭就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望着这个性感尤物,咂咂嘴说:“你是林婉蓉,林小姐吧?”

 

林婉蓉微微一怔,心里犯嘀咕,自己不认识这个年轻人,难道是乞讨的?

 

林婉蓉点点头:“是我,请问您是?”

 

“我叫苏铭,咱们约好的见面!”

 

苏铭话一出口,林婉蓉有些难以置信。

 

眼前这个身形瘦削,衣着破烂的人居然是自己找的医生,这也太可悲了,看来还是得继续找。

 

林家是江城大户,人脉财力都十分雄厚,奈何天不遂人愿,前些天林老爷子突生重病,奄奄一息。

 

去了很多大医院都于事无补。

 

林婉蓉跟老爷子爷孙情深,暗中寻找各地名医,想要救活老爷子一命。

 

昨天有人联系自己,说可以治好林老爷子的顽疾,没想到居然是眼前这个小子,于其实说是医生,不如说是乞丐更贴切。

 

看着惨兮兮的苏铭,林婉蓉面露不悦,还什么医生,这个家伙八成是来骗钱的!

 

正在这时,车内的男人推门下来,把一个文件袋扔给林婉蓉,冷哼一声:“这是家里的财产分配,大伙都同意了,就差你签字了!”

 

这个男人是林家的长子长孙林旭东,未来林家的家主,也是最乐见林老爷子去世的人。

 

林婉蓉并未理睬林旭东,她早就知道合同的内容,除了寰亚这家年年亏损的负债公司外,林婉蓉没有资格继承除此以外的任何财产。

 

与其说继承遗产,不说如继承了一身的债务。

 

林婉蓉颇为不满的看着林旭东:“爷爷现在还活着,你就这么等不及要分他老人家的遗产?”

 

林旭东冷哼一声,往地上啐了口唾沫:“别废话,那老头子还有几天活头!赶紧把字签了,你还能有这家寰亚。不然你最后连根毛都分不到!”

 

林旭东从小就娇生惯养,是林家年轻一辈中的恶霸,没人敢惹他。

 

林婉蓉粉面含霜,语气冰冷:“要签你签,我已经给爷爷找医生了,他会好起来的……”

 

林旭东早就盼着林老爷子嗝儿屁,此刻林婉蓉一番话让林旭东暴跳如雷:“这么多大医院都束手无策,你能找到医生?神仙都没用!”

 

林旭东边说话边一脸鄙视的看着苏铭:“合着这个要饭的叫花子就是你找的医生?行啊,妹妹,你真有本事!”

 

林旭东平时大嘴惯了,区区一个要饭的,他怎么会放在眼里。

 

被林旭东一通嘲讽,苏铭却不气不恼,嘴角微微一笑:“我是医生,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当场验证给你看,三秒哥?”

 

林婉蓉没明白苏铭是什么意思,什么三秒哥?

 

但林旭东却心知肚明,他满脸怒气刚要发作,却听苏铭朗声说道:

 

“三秒哥,你最近是不是眩晕耳鸣、失眼盗汗?”

 

林旭东一愣,苏铭怎么知道这些?

 

“你不只肾虚,肝也不好,双耳泛红,说明你肝气下浮肝胆俱损,三秒也就不奇怪了!而且我还提醒你,你现在还能进去,再拖上几天,你恐怕进都进不去只能望女兴叹了,可怜啊……”

 

林旭东被苏铭说的一脸懵逼,提心吊胆……

 

老半天,林旭东才长出一口气,试探着问苏铭:“那你说,我怎么办?”

 

苏铭看了看一旁有些欲求不满的黑丝美女,噗嗤一笑:“既然没用,那就切了吧!”

 

 

第二章 赌约

林旭东大为光火,一个要饭的叫花子居然敢对自己出言不逊,还当着众人的面说自己三秒男,简直岂有此理!

 

林旭东正要发作,林婉蓉却一本正经的问苏铭:“你真的是医生?”

 

苏铭刚刚和林旭东的一番言语,林婉蓉貌似听出一些门道,但她依然有点难以置信。

 

见林婉蓉还是一脸质疑的神色,苏铭微微摇头:“信不信随你。”

 

苏铭打小研习医术,是为医道高手,甚至连很多大医院的老中医都没他手段高超。

 

奈何世人总是以貌取人,年老的就比年轻的会治病?

 

若是被别人三番两次的质疑,苏铭早就掉头走人。

 

但林婉蓉不同,他之所以来到此处,并不是因为钱,而是来报恩的。

 

遥想当年,那一饭之恩!

 

见林婉蓉似乎相信了眼前这个乞丐,林旭东气不打一处来。

 

他看着林婉蓉,怒喝一声:“林婉蓉,你要找个叫花子给爷爷看病!行,我同意,但我警告你,他要是治不好老头子,这间寰亚公司你也别想要了!”

 

林旭东原本就不打算给林老爷子看病,早死早托生,大家各分遗产,不是美滋滋?

 

毕竟那么多大医院都束手无策,连主治大夫都说,这老爷子的病情最多撑一个星期。

 

花那冤枉钱干啥?

 

“如果我治好了林老爷子的病,你怎么说?”

 

苏铭反问林旭东,脸上依旧不阴不阳的笑着。

 

林旭东冷哼一声,满脸鄙夷的说:“就你这德行会治病?你真治好了那个老头子,我跪下跟你叫爸爸!”

 

苏铭哑然失笑:“我可不想有你这么个蠢儿子,到时候你给林小姐下跪赔礼!”

 

“哼,走着瞧!”

 

林旭东心中暗笑,一个像要饭的叫花子,能治好老头子的病?

 

天方夜谭!

 

虽然林婉蓉也是将信将疑。

 

但是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死马当成活马医。

 

看着苏铭,林婉蓉无奈说道:“那就请你跟我去爷爷家吧……”

 

苏铭却闻声未动,他一脸玩世不恭的坏笑说道:

 

“别急,治病可以,但是有条件!”

 

林婉蓉一怔,有些好奇看着苏铭:

 

“你说吧。”

 

苏铭耸耸肩,冲着林婉蓉挥挥手。

 

林婉蓉微微靠近,一脸认真的看着苏铭。

 

顿时一股清香渗透进苏铭的鼻腔。

 

用手扶在林婉蓉的耳边,苏铭轻声说道:

 

“条件只有一个,如果我治好了老爷子的病,你陪我睡一觉……”

 

“你……”

 

林婉蓉玉面含怒,又气又羞。

 

苏铭却毫不在乎,依旧是吊儿郎当的,满脸笑意,看着林婉蓉。

 

林婉蓉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男人,方才的那几分好感,顿时烟消云散。

 

但为了救活爷爷的姓名,她也只能忍辱答应。

 

林婉蓉长出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

 

用力咬咬牙,漠然答道:“我答应你!但是你要是治不好!”

 

林婉蓉一瞪眼:“到时候有你受的!”

 

苏铭点点头,侧身上了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朝着林家,快速开去。

 

林家位于江州富豪别墅区,这里寸土寸金,只有身份显赫的达官显贵才有资格在这里休憩。

 

跟着林婉蓉进了林家,院子里黑压压的站满了人,大多都是林家的亲朋,来送林老爷子最后一程。

 

然而这些人也都是各怀鬼胎,各有打算。

 

与其说是来给林老爷子送行,不如说是来抢遗产的,分钱的事,谁甘人后?

 

一进院子,林旭东就大摇大摆的跟众人打招呼,对着身后的二人冷嘲热讽:

 

“咱们林家可是出了个孝顺的好孙女,以后二十四孝得叫二十五孝,林婉蓉,你给大家说说,你给爷爷请来个啥样的医生?”

 

林旭东的话一出口,林婉蓉顿时秀脸泛红。

 

也难怪众人侧目,苏铭穿着实在是太寒酸了,在人群里显得太过扎眼,简直是个丑小鸭。

 

“蓉蓉,孝顺爷爷没问题,但是你找个要饭的来糊弄大家不太好吧?”

 

林家的一个女人浓妆艳抹,一脸鄙视的看着苏铭。

 

“我早就说过了,就不能让林婉蓉来,她就是个扫把星,克死自己的爹妈不说,现在又要克死爷爷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一个比一个尖酸刻薄。

 

林婉蓉一直低着头,眼圈泛红,含着眼泪。

 

她刚记事的时候父母就先后过世。

 

从那以后,在林家,她仿佛一个局外人,处处受排挤遭冷眼,亲情为何物,自己早就多年未见了。

 

爷爷对她还算不错,但老爷子重男轻女,林婉蓉在他眼中没什么地位。

 

现在,林婉蓉只是想略进孝道,她不想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爷爷死去,然而这群人依然这么冷漠。

 

见林婉蓉面带悲伤,脸上淌下滴滴泪珠,这群人非但没有任何同情,反倒变本加厉起来。

 

一个远方堂姐,径直走到林婉蓉面前,指着鼻子大骂:

 

“林婉蓉,我看这就是你在外面勾搭的野男人,趁着爷爷病危想来林家分家产,我告诉你,门都没有,你们这对狗男女,有多远就滚多远!”

 

林婉蓉泣不成声,娇柔的肩膀不住的抖动着。

 

“不滚是吧,非要我找人轰你们滚,告诉你,爷爷的家产没你的份,葬礼你们也别想参加!”

 

说着,这个女人就要动手推人。

 

苏铭抢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冷声说:

 

“你敢动她一下,我让你死无全尸!”

 

先前玩世不恭的苏铭此时异常威严,看着令人生畏。

 

堂姐着实吓得不轻,又唯恐在众人面前丢人,强忍着疼痛说道:

 

“你……”

 

“你什么你!”

 

苏铭一把甩脱她的手腕,怒喝一声:

 

“林老爷子还没死,你们就在这儿准备分家产了,你还是人吗?还有,就算你喷十斤香水,也盖不住你身上那股子狐臭味!”

 

“睁开你的瞎眼看看,谁都不愿意挨着你站着,还不知道为什么?那是因为谁都受不了你身上那股熏天的臭气!”

 

狐臭是这个女人最大的心病。

 

即便做过手术依然反复发作,气味恼人。

 

所以每次出门,她都要在身上多喷一些香水,以为能掩盖住身上的恶臭。

 

自欺欺人罢了。

 

今天被苏铭当众戳破,堂姐又气又恼,满脸通红,哇的一声哭了。

 

 

第三章 抢救

一个穷酸的叫花子居然还敢在林家这么狂妄。

 

院中的一个男人怒气冲冲,就要上前给苏铭点颜色看看。

 

刚一挪步,林旭东却一把拦住,压低声音阴险的说:

 

“甭理他,就让他给那老头子看病好了。先前林婉蓉说了,如果这个叫花子看不好老头子的病,她就放弃继承林家遗产……”

 

林旭东心思歹毒,他并不打算制止苏铭。

 

就让苏铭出风头好了,反正到时候治不好老头的病,你林婉如给我卷铺盖滚蛋,从此林家再没你这个人!

 

“林婉蓉,你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带着你的叫花子给爷爷看病!”

 

说完,林旭东冷笑几声,转身进了别墅。

 

林婉蓉带着苏铭在众人指指点点的嘲讽声中进了别墅。

 

房间内已经被布置成了临时病房,氧气机呼吸机,各种监测设备一应俱全。

 

病床上的老爷子,奄奄一息,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状况堪忧。

 

房间里,有几名专家医生正在轻声交谈着。

 

他们都是业内著名的专家,是林家花了大价钱从全国各地搜罗来的。

 

苏铭缓缓走到病床前,伸手刚要给林老爷子把脉。

本文标签:

上一篇:一晚上和小三好几次水好多/为什么我奶头像葡萄大

下一篇:让自己爽到飞自慰步骤女_男人添女人下面过程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