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放松让我进去好好的爱你,夫妻办事房子不隔音

2021-01-07 17:31:55【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恢复视力以来见过的最白嫩丰盈的女人,她跟村里那些未经保养的农村妇女完全不一样,皮肤嫩的简直能掐出水来,特别是那丰润的翘臀,看得我浑身气血翻涌。他俩毫不设防,连卧室门都没关

恢复视力以来见过的最白嫩丰盈的女人,她跟村里那些未经保养的农村妇女完全不一样,皮肤嫩的简直能掐出水来,特别是那丰润的翘臀,看得我浑身气血翻涌。

他俩毫不设防,连卧室门都没关上,只见刘莹此时正娇羞地用手捶打着我哥的胸口,那有料的上围正在他身上挤压着,一双大长美腿也在底下摩擦着那儿,眼里全是撩人的风波,这也让我激动不已,没想到刘莹竟然这么大胆热情……

 

“你弟真的是个瞎子?”突然刘莹好似察觉到了我热切的目光,不禁有些怀疑。

 

“废话,这种事情能乱开玩笑吗?”我哥从小就很宠我,听见她这么说就有些生气了。

 

见我哥生气了,刘莹讨好似的拉着他的手放在了她饱满的上身,见她这样识趣,我哥的火气也消了大半,手也在上面抚弄着。

 

不一会我哥就将他粗糙的大手放进了刘莹的衣服里,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急躁起来,却在关键时刻被刘莹拦下。

 

“看你猴急的样子,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儿我们再……”说着刘莹就扭着屁股就进了厕所。

 

她刚进厕所,我哥就激动的把身上的衣服都给脱了,好像准备进厕所和她一起洗,结果电话响了起来,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是村长有事找他,让他现在就过去,他只好郁闷的重新穿起了衣服,跟刘莹说了一声后就出了门。

 

他一走,家里就只剩下了我和正在洗澡的刘莹,想着她那白嫩的肌肤和曼妙的身姿,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悄悄地走进了卧室,紧接着趴在了厕所门口,小心的往门缝里望去。

 

只见她现在就站立在淋浴下面,看着那性感又诱人的样子,让我口水都快滴了下来,不得不说,和农村的女人比起来,刘莹的皮肤真是又滑又嫩,光是那双纤细的脚踝就让我忍不住想抱在怀里使劲的亲上几口。

 

我顺着脚踝向上望去,她的腿又白又直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再往上看去就是大腿和臀部的交接处,只可惜门缝就只有那么一点距离,我怎么看也不能再往上多看一分,反而因为焦急不小心弄响了厕所的门。

 

听到刘莹好像要来开门的脚步声,我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打算离开。

 

“哎呀,不是刚出去嘛,怎么就回来了?”刘莹边说边唰的一下打开了门,却发现是我站在外面。

 

她愣在了那里,甚至没有想到要遮掩,这让我大饱眼神,只见那两团雪白上面还有一丝沐浴露的余沫以及那平坦滑嫩的小腹......

 

眼前的一切让我控制不住地涨的生疼……

可我偏偏还要装成一个瞎子,什么都看不见。

 

刘莹迟疑了一会,才突然想起我是个瞎子,也没有急着遮挡自己的身体:“是二宝啊?怎么了吗?”

 

“没事嫂子,我找东西。”我露出一个傻笑,可是刘莹接下来的举动让我鼻血都差点喷了出来。

 

她居然用自己的双手攀上了高峰,舔了舔自己娇艳的嘴唇,慢慢的挪动着的身躯像我眼前靠近,刘莹的身材很高挑,两团雪白好像只要我一张嘴就能碰到……

 

我看出了刘莹的目的,她似乎是故意在我面前这么做。

 

此时我小腹的那团火都要炸开了,可我依然还是要装瞎,装作看不见刘莹动作的样子。

 

几秒后她才停下了自己的动作,表情好像有点失望的说:“噢,这样啊,那你继续找吧,我进去了。”

 

看着嫂子扭动的臀部,我像是看傻了一样呆愣在原地,直到她彻底关上了房门我才转身离开。

 

当天夜里,我满脑子都是刘莹刚刚的模样,只要一想起她白嫩的皮肤,我就怎么也无法入睡。

 

我还做了一个梦,梦里刘莹跪在我面前,嘴里含糊不清的哼唧,我激动的以为我能享受到这个城里的身体了……

 

“二宝!你能过来一下吗?”我在梦里正期待无比的时候,刘莹在隔壁房间突然大叫起了我的名字,吓得我差点从床上滚了下来。

 

我起身走到她门口问她:“咋啦嫂子?”

 

老实说,对刘莹半夜叫我这个行为,我心头还是有些幻想,毕竟我哥今晚有事不能回来了,难道我要美梦成真……

 

“我听你哥说你会修影碟机,你过来帮我看看为什么突然放不了了。”

 

刘莹的话像一盆凉水浇灭了我的幻想,我“哦”了一声就推开了她的门,但毕竟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进女人的闺房,难免有些紧张。

 

刚推开门我就闻到了刘莹身上特有的体香,我被那味道熏得晕飘飘的,伸长脖子使劲吸了两口。

 

“傻站在门口干什么呀,还不快进来给我看看。”刘莹催促着我,好像很急的样子。

 

我刚走进去就发现刘莹竟然还没有穿衣服,全身白嫩的皮肤在昏暗的灯光下也闪的我挪不开眼。

 

我悄悄咽了咽口水,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摸索着走到了影碟机的面前。

 

“能修好吗?”刘莹半信半疑的问我,好像对我有些不信任。

 

“小问题,就是卡碟了,清清灰就行。”我胸有成竹的回答道。

 

我将影碟机上面的灰清了个干净,然后将碟片放了进去准备看看到底修好没有,谁知看见我播放片子的举动,刘莹十分激动的走了上来,准备阻拦我的动作,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嗯......”

 

我动作很快,影碟机马上有了声响,一声酥骨的叫声引得我往影碟机上看过去。

 

影碟机上居然播放那种影片!此时上面两个正纠缠在一起,喊叫声不断。

我从没有想过,第一次看这种影片居然是跟自己魂牵梦萦的人一起看的,我下意识的用余光瞟了一眼刘莹,发现她全身已经因为害羞而冒出了粉光,一张小脸又俏又羞,看上去惹人怜极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有点涨的生疼。

 

而刘莹则是已经迈出了脚,伸出手想要抢回遥控器,谁知脚底突然一滑整个人往我的怀里倒来,右手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居然准确的握住了我的那儿!

 

“嘶!”我听见了刘莹倒吸一口的冷气。

 

只见她娇滴滴的低下了头,看着那因为激动而不停颤动着的雪团,我的双手就那样直接抚了上去,感受着女人肌肤的嫩滑。

 

一时间,空气好像静止了,我们保持着这个暧昧的姿势互相喘着粗气。

 

“嫂子你没事吧?”我有些紧张的开了口,生怕刘莹发现我的视力恢复了。

 

“没......没事,影碟机修好了,你先回去吧。”刘莹念念不舍的放开了那儿。

 

我“噢”了一声就回到了我的房间,一颗心还在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而狂跳不止。

 

只要一闭上眼睛,我的面前就立马浮现出了刘莹刚刚一脸娇羞的样子,我敢肯定今后几天我的脑子里也会环绕着这个画面。

 

我把双手捧到了我的鼻子面前,贪婪的呼吸着上面残留下来女人的香气,幻想着触碰到皮肤的触感。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半夜,我蹑手蹑脚的起了身,想去看看刘莹睡着没有,谁知刚一下床就听见刘莹呼喊我的声音,吓得我连忙走了过去。

 

一进门我就发现空气中似乎飘荡着一股奇怪的气味,我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气味,结果转过就发现电视上还在播放着影片,只不过被我嫂子按成了静音,看来是为了避免被我听见。

 

并且一旁的桌子上居然放着一些湿漉漉的卫生纸,看起来有点像鼻涕刚用完的样子!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刚才刘莹一个人在房间里干了些什么。

 

可是如果她真的想要的话她可以找我哥啊,为什么要用自己解决呢?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二宝,你过来给我按按肩膀,我最近太累了都睡不着,听说你有个可以帮人入睡的手法,快来给我按按。”

 

刘莹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我“噢”了一声走了过去,看着女人丰满纤细的身体心里忍不住激动。

 

我让刘莹趴在床上躺好,然后自己脱下鞋子上了床,蹲坐在她的旁边。

 

看着她洁白无暇的背部,我的手突然有些颤抖,但避免被刘莹看出,我还是强装着镇定摸上了她的肩膀。

 

好软!

 

和那些健壮的农村女人完全不一样,刘莹肩膀和胳膊上的肉都软得让人发指,就像一滩水一样随时都可能在我手中化开。

 

我忍住心中的激动,手不自觉的从她的肩膀滑下,慢慢靠近那压在底下有点变形的白肉……

“嗯......”

 

刘莹只是被我轻轻碰了一下,嘴里就忍不住叫了一声,她立刻红着脸解释道:“二宝你手艺真好,一定不少人找你按摩吧。”

 

我也有些心虚,刘莹还不知道我已经可以看的见了,要是知道,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对我不设防。

 

“是啊,我们村里只要有人身体不舒服就会找我按摩。”我顺着刘莹的话接了下去,手里有意无意的撩拨着她的软肉。

 

刘莹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动作,脸上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出声。

 

“好了二宝,我困了。”刘莹似乎有些忍不住了,小声对我说道。

 

我无奈,只好停下手中的动作,回房去了,只是好像刘莹,并不反感我触碰她,看她脸上的表情,竟然还略微有点享受……

 

本来我就有点睡不着了,经过刚刚给刘莹按摩,更是睡不着了,心里一直想着那滑腻的触感,气血之力一直汇聚在下方,我狠狠的弄了几次,才有一丝睡意。

 

刘莹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撩人了,看样子她还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真不知道我该怎么强忍住不去看她迷人的身材。

 

早上起床我梳洗过后,我随意从厨房拿了个馒头垫了垫肚子,然后准备去按摩店开门,谁知刚路过我爸我妈那屋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对话的声音。

 

“这是咱家花了三十多万才娶回来的媳妇啊!大宝也是,说离婚就离婚,也不跟我们两个商量商量。”我妈看上去痛心疾首的坐在床上,一脸心疼。

 

我哥已经和刘莹离婚了?可是按照昨天他们两人表现出来的神情一点都不像离婚夫妻的样子啊!

 

我被勾起了好奇心,紧紧的贴在门口,继续偷听他们的讲话。

 

“唉,还不是怪大宝不争气,身为我们家的长子居然那方面有障碍!是我们老张家不幸啊!”

 

我爸的话让我整个人都呆愣在了原地,我哥居然那方面有障碍?

 

要知道从小在我的心里我哥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要是论起男人,他排第一,绝对没人排第二,可是现在居然告诉我我哥没办法做一个真正的男人?

 

我顿时悲哀极了,但随后我就意识到了昨天晚上刘莹为什么会自己来满足自己,原来结婚这么久,她一直都没有正常的夫妻生活。

 

并且我看得出来,刘莹绝对对那方面的需求也比较大,不然也不会随身携带影片,真不知道这么多年她是怎么忍过来的。

 

我的心重重一痛,开始怜惜起了那个美丽的女人。

 

“你说要不要让二宝试试?咱家可是花了三十多万呐,不可能连个孩子都不生就让他俩离婚了吧?”

 

我妈的话让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立马摒住呼吸等待着我爸的回答。

 

“我看行,咱们老张家的香火必须得续,等生下孩子之后过继给大宝就行了。”

 

“可是刘莹能干吗?那可是城里人!”我妈有些担忧道。

“那有什么干不干的,先不论彩礼钱,当初她差点被抢匪绑架,可是我们大宝救下的她,就当作报恩她也该让二宝试试!”

 

听见我爸我妈一唱一和般得将事情敲定下来,我心中忍不住浮现出一丝窃喜。

本文标签:

上一篇:最近做一半就软了什么原因*窗帘被精油按摩师老刘

下一篇:按摩按着按着就滑进去了-在吃饭下面还连在一起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