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皇帝能不能一次睡两个》_宝贝多做就好了

2021-01-09 09:08:31【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只穿着一件没有扣子的衬衣,胸前的一片雪白伴随着步伐上下起伏,简直都要晃瞎了路边男人的眼睛。她丈夫李晓波是上门女婿,常年在家处于弱势,李秋菊的所作所为,李晓波毫无反抗的余地

只穿着一件没有扣子的衬衣,胸前的一片雪白伴随着步伐上下起伏,简直都要晃瞎了路边男人的眼睛。

她丈夫李晓波是上门女婿,常年在家处于弱势,李秋菊的所作所为,李晓波毫无反抗的余地。

 

包括现在,虽然两个人正在行房事,但李秋菊却让其他人站在旁边观看!

 

这算哪门子的事儿嘛!

 

“秋菊,你为什么要让徐大春进来看着咱们啊?他一个傻子,只有几岁小孩的智商,就算给他看,他哪里看得懂?”李晓波有些不满。

 

“有个人在旁边,不觉得更刺激吗?你动作再快点,我马上就要来了~”李秋菊娇哼一声,不顾李晓波内心的感受,在体验到别样的快感后,张开两条美腿,死死的夹紧了身上男人的腰部。

 

而此时在一旁听到这些话语的徐大春,不由得会心一笑。

 

徐大春今年四十三,好些年从树上掉下去,不慎摔成了个傻子。

 

村长考虑到徐大春年近半百身边却没个亲人,所以安排了村里的村民,每个星期轮流照顾他,个人生活费由村委会支出。

 

就在上周,徐大春又从树上掉了下来,却没想到脑子竟然被摔好了。

 

不过,在弄清楚自己现在是被村委会养着,他自然不打算把智商已经恢复了的消息散布出去,而是选择了继续装傻。

 

更让徐大春感到意外的是,装着装着,如今还能现场观看到一场激情的艳遇!

 

“这李秋菊确实有女人味儿,大胸脯、大长腿,就是太浪,指不定李晓波头顶早绿成青青草原了,这谁顶得住啊?”看着李秋菊床上的表演,徐大春难免对李晓波产生了同情。

 

“李晓波,你咋回事儿啊?我咋感觉不到你了?”李秋菊眉头一皱,语气中夹杂着一丝嫌弃。

 

“我……这有个外人站旁边,我哪还有精力啊?”

 

“废物!赶紧给我起来!”李秋菊推了李晓波一把,怒火中烧道:“给我滚去地里干活儿,不干到天黑别回来了。”

 

李晓波被家里娘们儿骂跑,心里憋屈的很,却敢怒不敢言。

 

男人溜了,李秋菊便把注意力放在了徐大春身上。

 

“大春啊,瞧你看的都看出汗了,赶紧过来,这大热天的,跟我一起去洗澡吧。”

 

“哎,好嘞,这就来。”徐大春一副傻子的模样,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浴室里,给徐大春褪下衣服后,李秋菊不由一愣。

 

虽说傻子智商低了,哪怕看人行房事,他们也看不懂,但身体的反应,多少还是会有的。

 

徐大春也不例外。

 

“大春啊,这是你啥子东西,都要翘到婶婶脸上来了。”李秋菊顺手抚摸下去,发现是个大容量后,顿时满是欢喜。

 

徐大春摔成傻子以后,对村里其他人,都是用叔婶相称。

 

“婶儿,这可是大春的宝贝儿呢,你可得帮大春洗干净咯。”与李秋菊一起洗澡,徐大春还能压住心中的邪火。

 

可刚才被李秋菊摸上手,他差点啰嗦一声。

 

好在徐大春及时稳住,不然就得露馅儿了。

 

第二章

徐大春假装成的傻子不会自己洗澡,所以就那么干站着,让李秋菊来帮他。

 

而李秋菊瞧见徐大春那大容量,加上刚才李晓波关键时刻掉链子,她哪还有心思放在洗澡这件事情上?

 

除了一只手在徐大春身上游走,李秋菊另一边还抚摸着自己。

 

“这娘们儿,难道是借着我的身体,自给自足吗?”徐大春定了定,眼前的一副盛景,让他心中渴望。

 

如果他现在将李秋菊压在身上,以对方的性格,肯定不会拒绝。

 

但徐大春不想这么做,他还想继续当傻子,骗吃骗喝一辈子。

 

除非是李秋菊主动,不然作为一个傻子,徐大春不可能去先声夺人。

 

渐渐的,浴室内的李秋菊,脸上浮现出迷醉之色,嘴里发出轻轻的喘息。

 

“婶儿,你在干啥呢?”

 

李秋梅没回复徐大春的话,柳眉一皱,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

 

很快,她娇哼一声,整个身子瘫软在徐大春身上抖了抖。

 

“大春,刚婶儿洗的地方,之前太脏了,得搓干净,结果没想到,搓大力疼着了。”李秋菊随便找了个理由打发徐大春。

 

“哦哦,那婶儿赶紧给大春洗洗吧,大春身上可痒了。”刚刚李秋菊的一番操作,徐大春都看在眼里。

 

他现在急需冷水的降温,不然体内的渴望,就要爆发了。

 

洗完了澡,徐大春长呼一口气。

 

骚娘们儿果然名不虚传,跟个“傻子”一起洗澡,还能玩出这么多名堂。

 

李秋菊得到满足,也不在缠着徐大春,躺回床上歇息着了。

 

面对风骚娘们儿的挑逗,徐大春心理难免有那种坏坏的心思。

 

他相信只要一直发展下去,总有一天李秋菊会对自己主动出击。

 

可惜时间不等人,第二天,李家照顾徐大春一周的时间结束,村长又把徐大春交给了村里的王春梅。

 

王春梅是个寡妇,丈夫早些年进城打工,不料从工地修建的高楼摔下死了。

 

为此,作为妻子的她,得了一大笔赔偿金,而她本人,好几年过去仍没有选择改嫁。

 

年轻时的王春梅,是马洞村的村花,五官非常精致,皮肤白皙,身材虽娇小玲珑,但胸前的规模却不小。

 

即便如今她已三十二岁,可保养做的十分到位,模样看上去,好似才刚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

 

不过徐大春入住后,并未与王春梅发生暧昧。

 

主要是王春梅太过保守,哪怕是大夏天身上依旧穿着长衣长裤,对待徐大春也没太多的小心思,性格十分高冷。

 

本来徐大春心里还赞叹这名寡妇竟如此坚守妇道时。

 

直到那天,徐大春躺在床上迟迟没有入睡,深夜里,恍惚间听到一阵敲门声。

 

“春梅,我可想死你了~”

 

“要死啊,小点声,屋子里还有人住呢!”

 

“怕啥啊,不就一个傻子嘛,先让我亲亲你……”

 

“哎呀……傻子也有心智,没准让他看到,他跑出去瞎说呢……”王春梅保持着警惕,但抵抗了对方一番“攻击”之后,她终于沦陷了。

 

“嗯……哎呀……轻点,你别亲了,先去洗洗吧。”

 

“嘿嘿嘿,我洗好了才来了,等下你的两个小嘴,我可都

本文标签:

上一篇:乖再高潮一次:古代公主为何要试尺寸

下一篇:旅游中干驴友/穷游炮火连天的多经历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