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人妻在激烈娇喘*快进来别添了受不了

2021-01-12 09:28:12【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还在用力擦着身上刚刚被金宇啃过的位置,心里一阵膈应。想到金宇这嘴不知道吻过多少女人的身体,被接触的皮肤好像也被火烫过一样难受。心头更加是郁愤不平,本不想回答给金宇难看

还在用力擦着身上刚刚被金宇啃过的位置,心里一阵膈应。想到金宇这嘴不知道吻过多少女人的身体,被接触的皮肤好像也被火烫过一样难受。心头更加是郁愤不平,本不想回答给金宇难看的,可是刘敏一向懂事,不太让母亲担心自己,为了安老妈的心硬是忍了口气闷闷嗯了声。

明显是敷衍的。

闺女不高兴,王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但她想俩口子生活在一起时间长了,鸡毛蒜皮油盐酱醋,过日子避免不了会吵架,俗话说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这是通病。王芹自我安慰,找点儿契机让小俩口独处交流误会也会慢慢解开的。

“闹矛盾不怕,重要的是误会能解开。好啦好啦,我啊,刚刚接到你妹电话,说她那个什么的歌会比赛结束,请我们一家子出去吃饭去。你们俩收拾一下,等会儿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庆祝一下。”本来王芹突然来城里就是这个原因,现在说出来不过是想借机使俩人尽快和好,所以故做笑呵呵地说完,催促着起身离开。

这么一说,金宇才想起自己的小姨子,刘静。刘敏家有俩个姑娘,说起刘敏这个妹妹刘静,那是一个烫手山芋,整天抱着一个不切实际的歌手梦,三天两头不着家。

刘敏对这个妹妹是不喜欢的,她觉得这妹妹就是一个事精,哪儿天不给自己和家里捅个大篓子她是不安心的。

奈何王芹是尤其宠爱这个不务正业的小女儿,甚至支持刘静的白日梦,还有意要将自己的一小部分股份拿出去资助她。

一切原因,是因为刘静长得与去世的父亲特别像。

除了刘敏听了这话心头更是酸楚外,金宇倒是有些控制不住的兴奋感,他的小姨子虽然脾气不咋样但人真的是比姐姐要漂亮十倍。

早年和刘敏结婚,第一眼见自己小姨子金宇就觉得将来刘静长大一定不得了。

算算是有三四年了。也不知道这刘静现在是啥模样了。

金宇美滋滋地想,期待下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他也不想再和刘敏这贱货较真儿,跟着王芹的脚步追问:“小姨子啥时候到,要不要我去接一下的。

丫头我也用好几年都没见了呢!现在变化大不大?”

金宇猥琐的姿态自然是让刘敏看了清清楚楚,不免又是怒意攻心,气愤之下狠狠关上门泄愤地往床上一坐。

“哎呦!”

床框剧烈的震动,让床下躲藏听声的孙磊受惊磕了头,尖锐的痛感使他禁不住轻叫一声。

“谁?”

听见床下有人,刘敏吓了一跳。

“我。”孙磊苦着脸探出脑袋。

“啊!孙磊。”

刘敏惊呼一声,话出口意识到屋子外的人连忙捂住嘴巴示意孙磊先不要出声,然后她悄悄摸到门口打开门朝外面张望,看见金宇正和母亲说说笑笑地聊天,才稍微放心地关好门扣紧。

“我怎么出去啊?”孙磊已经小心爬了出来。

“呃……”

刘敏尴尬不已,自己居然忘记了孙磊还在屋子里,都怪自己只顾着和金宇生气,完全遗忘了这码事。

“别急,等会儿我们会出去,你那个时候悄悄溜出去。

对了,我把屋里钥匙给你磊,预防万一,到时候你从里面打开门。”

犹豫了一秒,刘敏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儿子挂在书包上的钥匙,摘下来递给孙磊。

提过去的时候她的手微微接触到孙磊炙热的手心,那里燃烧的温度好像也烧进了她的心里。顿时,红霞飞上双颊。

亮晃晃的一串钥匙放进孙磊手里,孙磊心脏急跳俩下,脑子不断蹦出钥匙,刘敏家的钥匙!

四目相对,佳人艳色灼灼。

强自压下心头的悸动,孙磊忽然看着刘敏脸上有轻微的擦伤,几乎是下意识他想也没想伸出手:“疼不疼?”

疼不疼,温柔又轻柔,问得刘敏下一刻的秋水眸中发瑟起来,她与金宇的撕扯,他一定在床下看了清楚,但他没有追问自己原因,只问疼不疼,这种变相的关心令刘敏有点儿压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她有多久没有感受到来自一个男人温柔关怀了?

刘敏眼里的哀伤刺痛了孙磊,想也没想他伸手抱住了刘敏,用力的抱紧她想通过这个方式传递自己的力量给她。

两具身体贴的越来越紧,头顶上的光线也变得朦胧,闻着她发间清香,孙磊脑子有片刻的晕眩。

头顶上方男人炙热的呼吸不断的喷在她的发间,撩拨着挑逗着她的神经,之前被金宇点燃的欲火又慢慢重新燃烧了起来,刘敏的身体慢慢出现了反应。

“这里不能久待。”刘敏维持着仅存的理智推开了孙磊,她看着孙磊说:“明天你要记得来给我儿子补课。”

孙磊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她,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她老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被他发现屋子里藏了一个男人指不定会要怎么对付他。

“你怎么还不出来?在此刻响起了金宇的声音,门被人用力推了推。

“你锁门干什么?”

“在换衣服,我马上出来。”刘敏连忙应道,示意孙磊赶紧躲到床底下。

听到金宇的声音孙磊有些手忙脚乱,慌慌张张爬进床底下的时候,衣服还被挂了一下。

孙磊感觉自己的肉似乎也被割破了,但却也不敢吱声。

“刘敏,到底在屋里搞什么鬼?!”

金宇站外面等得有点儿不耐烦,抬脚想踹门,门才打开来。

刘敏脸上微白地看着金宇,没好气地骂他:“叫什么叫,我不是出来了吗?鬼叫什么!”

“嗨!你……”金宇立马脸一虎,正欲发火。

本文标签:

上一篇:15岁男朋友在车里?我-乖用你下面的水喂我

下一篇:大巴车要了我/乖,把草莓压碎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