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如果女朋友一直不让男朋友碰.领导一天要了我五次

2021-01-13 09:12:03【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我和许红互相看了看后,哈哈地笑了起来。 “许红,这样吧,现在看病的人也不多,咱们组织一下出去玩!”我边走边说着。 “那可以带家属吗?”许红不好意思地问道。

我和许红互相看了看后,哈哈地笑了起来。

 

“许红,这样吧,现在看病的人也不多,咱们组织一下出去玩!”我边走边说着。

 

“那可以带家属吗?”许红不好意思地问道。

 

“哈哈,可以,当然可以,不过只限老公和孩子。”

 

我明白她的意思,毕竟店里就我们三个人,如果不带家属的话还真没什么意思。

 

突然,我想到了刘翠,随即这个念头让我挥之而去。

 

“那咱们去哪?”许红说道。

 

“你和李丽你们俩个定,我个老家伙哪知道去哪里,最好找个能玩能住,咱们去个三五天。”我说道。

 

“那行,老杨,一会我问问李丽,哪里好玩?”许红回答着。

 

我点了点头,在店里转了一圈后便离开了诊所。

 

出了电梯,刘翠的家里竟然传出美妙的歌声。

 

王生回来了?

 

我急忙打开手机,点开手机上的监控软件,寻找着她们的身影,没在客厅。

 

我悄悄地打开她的防盗门,顺着声音摸到卫生间,没想到刘翠竟然没有锁门。

 

刘翠总喜欢丢三落四,有两次差点把钥匙锁房里。

 

于是,我就向她要了一把,理由就是怕她把钥匙锁里面,同时,我家的钥匙也给了她一把。

 

我透过门缝,看见她坐在地上,歌声伴随着水声飘荡而出。

 

她脸色潮红,不时地咬着下唇,诱人心眩。

 

已经半个月了,再次的看到她的样子,我无比激动和兴奋。

 

现在的我把一切全抛到了脑后,什么伦理道理,让他们TMD统统滚蛋,见鬼去吧。

 

刘翠变换了姿势,跪在地上,隐秘之处正好面对我。

 

伴随着刘翠继续,我也在努力着。

 

随着刘翠最后一步,她瘫软地趴在了地上。

 

同时,我也攀上了高峰。

 

我全然忘记了现在场景,舒服地喊叫了一声。

 

“谁?”

 

我的声音让刘翠立刻爬了起来,向外望来。

 

我真的是忘乎所以,慌张地收拾好拉上裤链,跑掉。

 

“啊,是我,你在哪呢?”我尽量地平复着慌张地心情,故做平静地回答着。

 

可是心脏却砰砰直跳,老脸不由自主地滚烫起来,边跑边回着头,恐怕刘翠直接冲出来。

 

当我跑到婴儿床前时,发现刘翠并有出来,而是依然在卫生间里对我说着话。

 

“我在洗澡,马上洗完。”刘翠在卫生间喊道。

 

过了一会,刘翠穿着一件粉色的连衣睡裙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头发还滴着水。

 

而我却当做什么事都有发生一般,站在婴儿床边上看着小家伙。

 

她在卫生间门口停留了一会,低着头看着什么。

 

我顺着她的眼光看去,脸顷刻间滚烫。

 

“叔,我给你拿喝的!”刘翠抬头望了我一眼,脸色红晕地跑向冰箱。

 

看着她跑动时,扭动的翘臀,我肯定她里面是真空的。

 

想起刚才那一幕,再次有了反应。

 

在刘翠打开冰箱时,我不知道怎么地就走向她,从后面紧紧地抱住,正好触碰到她的身体。

 

“叔!”刘翠娇气地叫了声。

 

我静静地抱着她,也不说话。

 

刘翠的脸很红,眼睛里充满了迷离,娇躯开始颤抖着。

 

我向着她的脖子亲去,紧紧地拥抱着。

 

她松软地靠在我的身上,转过头来,两唇相碰。

 

当我伸进她的裙下,准备探索时,她制止住了我。

 

“叔,不要这样,好吗?”

 

刘翠突然推开了我,眼含泪水地看着我。

 

我从她的眼里看到期盼,震惊,更多的却是失望,对就是失望,那种对一个长辈的失望。

 

看着她的样子,我默默地转身向着自己家走去。

 

回家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干,就连看视频的想法竟然都没了。

 

不知道过多久,我始终盯着屋顶看着。

 

这时,我的手机响起。

 

“喂,老头,干什么呢,想我了吗?”活泼开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我听到后,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死丫头,你怎么想起给爸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这个爸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男人抱着你喘气很急心跳加速|女朋友摸遍了我的全身

下一篇:夜店他把手伸到我下面摸*我们差不多做了一晚上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