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够了够了流出来了少爷/王爷夜里要了3次水

2021-01-13 09:18:00【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边走一边随手抄起什么东西就往地上砸,走到客厅里,她又砸了好几样东西,比如花瓶,电视遥控器,沙发上的靠垫,还有凳子等等很多东西,总之她是手里拿起什么看也不看就直接往地上砸。莱姨

边走一边随手抄起什么东西就往地上砸,走到客厅里,她又砸了好几样东西,比如花瓶,电视遥控器,沙发上的靠垫,还有凳子等等很多东西,总之她是手里拿起什么看也不看就直接往地上砸。

莱姨劝不下来,这个时候这个家里就我一个男人,虽然我还未成年,还只是个男孩,虽然我也不是这个家里的主人,只是一个客人,但我还是得做个男子汉的样子吧,我冲进客厅,对莱雪念说:“别砸了!”

 

我这一声吼把莱雪念和莱姨同时吓住了,她们都转过来看我,我清了清嗓子:“咳咳”,为我这男子汉的架势心里还有点小得意,我对莱雪念说:“你听着,虽然我不知道你和莱姨在争执的到底是什么事情,但是,再怎么说你是莱姨的亲侄女,莱姨是你亲姑姑,你这一进亲姑姑家就砸,摔,你这像话吗?”

 

我眼睛余光瞥见莱姨冲着我露出感激的表情。

 

莱雪念不砸了,但我开始冲我来了!得,谁让我多管闲事呢!莱雪念放下手里的东西,朝我走过来,走到我身边后,她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是什么人?你算哪根葱?你他妈懂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呼小叫指挥人?”

 

“我……我是曾林的朋友,刚才不是给你做介绍了吗?我既然是曾林的朋友,就是这个家的客人,现在曾林不在家,我就是莱姨的儿子,家里有事了我得管,不对吗?”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跟自己说要镇定,不要紧张,就装作这女孩子来之前我跟莱姨什么都没有。

 

女孩子冲着我再次不屑地冷哼一声,又用同样不屑的眼神瞥了莱姨一眼,看得出她似乎对我和莱姨之间的事情心知肚明,不过,有一点我得感谢她,莱姨也得感谢她,那就是她并没戳穿我和莱姨,起码当面没戳穿,给我们留了面子。

 

“客人?既然是客人,就少他妈多管闲事!”莱雪念吼道。

 

“你……”这一句弄的我也无话可说了。

 

这时,莱雪念又冲莱姨闹起来,她走到莱姨身边,伸出手朝她肩膀上一拍,吼道:“一句话,给不给钱?不给钱我就去法院告你!你私吞我家的钱,我要让你赔钱,还要让你蹲监狱!”

 

莱姨对莱雪念态度还是非常好的,毕竟她是长辈,对方是她亲侄女,对她来说还是个孩子,虽然这个孩子非常不懂事。

 

莱姨把莱雪念的手从肩膀上拿下来,非和蔼地对她说:“雪念,你不能这样,我是你亲姑姑,你爸早年离婚,后来你爸爸又出车祸去世,把你丢给我,我一个人把你带大不容易,现在你长大了,你不感恩也就算了,怎么还找我讨起债来了?我跟你说了根本就没那笔钱,那是我当初为了哄你高兴骗你的,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但莱姨的苦口婆心并得不到莱雪念的谅解。

莱雪念又开始砸起来,这次她拿起一把凳子朝玻璃茶几摔去!

 

不过幸好,那茶几挺结实的,并没被凳子砸碎,凳子滚落到一边,倒把地板砖给砸了个小坑。

 

“雪念,你不能这样!你整天和小混混们混在一起不学好,就学到了这些是吗?你知道我看到你变成这样有多痛心吗?”莱姨继续说着。

 

“少给我来这一套!快拿钱来!不拿钱今天我就不走了,我跟你干到底!”莱雪念根本不理会莱姨,不和她讲理,总之一句话,就是要钱,不给钱就休想消停!

 

莱雪念一边说一边继续砸着,屋里的东西都差不多被她砸遍了,我这个外人也确实不好插手,既然是外人,我说话就没什么说服力,也没什么底气,莱雪念当然不会听,再加上,本来在莱雪念来之前我就和莱姨……在做那种事,莱雪念早看出来了,我也知道她看出来了,但她没拆穿我们,我心里对她还有点感激,所以,这会儿我也不敢再指责她什么了,万一把她激怒了她把我和莱姨的事当面拆穿,那我和莱姨两个人可就真的没脸做人了。

 

莱姨看着莱雪念的行为真是又急又气,可莱雪念根本不听她的话,下一步只见莱雪念要砸电视机了!

 

她从旁边拿起一把小凳子就要朝液晶电视机砸去了,莱姨这才喊了一声:“住手!雪念,我给你拿钱!”

 

雪念一听到“拿钱”两个字这才住了手,她把小凳子放下来,得意地一笑。

 

我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心想莱姨也不容易,自己一个单身女人抚养儿子就够累的了,却原来还有这个侄女,这种不但不感恩反而来胡闹的祖宗!

 

莱姨摇着头叹着气朝她卧室走去,这时,我看了眼莱雪念,她竟然抛给我一个挑衅的眼神,那样子似乎是在说还好钱要到手了,否则就把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事情说出来,让你们没脸见人!她这眼神里含义让我吓了一跳,我不敢再看她,毕竟我心虚,我低下头不再做声。

 

片刻后,莱姨拿着钱出来了,她把钱递到莱雪念手里说:“这是五千块钱,你先拿去花吧。”

 

莱雪念拿到钱,又冲着我和莱姨得意地笑了一下,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而看着这满屋子被砸地混乱不堪的家具,莱姨叹了口气,我看到她眼里有泪花涌现出来了。

 

眼下的情况,我只能和莱姨一起收拾家了,我走到门口把门关上,因不想让外面邻居看笑话,关上门后,我就开始收拾屋子,毕竟我是个男人,精力好,而莱姨显然是累了,她坐到沙发上开始哭起来。

 

我收拾了一会儿后,来到莱姨身边,我也不知道该劝她什么好,可能在她看来我也是个小孩子,我说的话也没什么说服力吧,所以,我什么都没说,就从桌上拿起纸抽递给她,让她擦眼泪。

 

我起身继续收拾屋子,把所有东西都归置好,然后去卫生间拿了笤帚和簸箕,把屋子打扫一遍,把垃圾装好,然后又拿了拖把,把屋子全部墩了一遍。

 

都收拾好后,我又来到莱姨身边,莱姨已经不哭了,她说:“谢谢,谢谢你赵立,你真是个……好孩子。”

 

这时我注意到莱姨的眼睛朝我裤裆部位看了一眼,也许她是无意的,但我一下子就……怎么说呢,其实这时我已经没了那种想法,毕竟莱姨家里发生这种事,我哪里还能有那种想法呢,不过我在心里笑了一声,跟自己说:“我当然是个好孩子了,不然怎么会陪你……做那种事呢,嘿嘿。”

 

我这种想法没有表露出来,因为莱姨现在正在伤心,我不能跟她开这种玩笑。

 

接下来,莱姨跟我讲了讲莱雪念的事,她告诉我说,莱雪念的爸爸也就是莱姨的亲弟弟当年和莱雪念的爸爸早早就离了婚,莱雪念的妈妈有了外遇,跟别人跑了,然后把莱雪念留给了他,然后,他独自一人抚养女儿,可没想到,祸不单行,莱雪念的爸爸后来竟然出了车祸,死了,这下子,就把莱雪念给她——这个莱雪念唯一的亲人,亲姑姑抚养了。

 

莱雪念小时候总是在家里哭,说要找爸爸找妈妈,后来莱姨为了安慰她,就编出个谎话说,虽然你爸爸妈妈都不在了,但他们都很爱你,他们给你留了一笔钱,那是你爸爸出车祸的赔偿金,很大一笔钱,想等你长大后给你出国留学用。

 

莱雪念又开始砸起来,这次她拿起一把凳子朝玻璃茶几摔去!

 

不过幸好,那茶几挺结实的,并没被凳子砸碎,凳子滚落到一边,倒把地板砖给砸了个小坑。

 

“雪念,你不能这样!你整天和小混混们混在一起不学好,就学到了这些是吗?你知道我看到你变成这样有多痛心吗?”莱姨继续说着。

 

“少给我来这一套!快拿钱来!不拿钱今天我就不走了,我跟你干到底!”莱雪念根本不理会莱姨,不和她讲理,总之一句话,就是要钱,不给钱就休想消停!

 

莱雪念一边说一边继续砸着,屋里的东西都差不多被她砸遍了,我这个外人也确实不好插手,既然是外人,我说话就没什么说服力,也没什么底气,莱雪念当然不会听,再加上,本来在莱雪念来之前我就和莱姨……在做那种事,莱雪念早看出来了,我也知道她看出来了,但她没拆穿我们,我心里对她还有点感激,所以,这会儿我也不敢再指责她什么了,万一把她激怒了她把我和莱姨的事当面拆穿,那我和莱姨两个人可就真的没脸做人了。

 

莱姨看着莱雪念的行为真是又急又气,可莱雪念根本不听她的话,下一步只见莱雪念要砸电视机了!

 

她从旁边拿起一把小凳子就要朝液晶电视机砸去了,莱姨这才喊了一声:“住手!雪念,我给你拿钱!”

 

雪念一听到“拿钱”两个字这才住了手,她把小凳子放下来,得意地一笑。

 

我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心想莱姨也不容易,自己一个单身女人抚养儿子就够累的了,却原来还有这个侄女,这种不但不感恩反而来胡闹的祖宗!

 

莱姨摇着头叹着气朝她卧室走去,这时,我看了眼莱雪念,她竟然抛给我一个挑衅的眼神,那样子似乎是在说还好钱要到手了,否则就把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事情说出来,让你们没脸见人!她这眼神里含义让我吓了一跳,我不敢再看她,毕竟我心虚,我低下头不再做声。

本文标签:

上一篇:男朋友每天晚上都要吃奶睡觉=40岁夫妻想做就能做吗

下一篇:会议室躲在总裁桌底下*爱妃让朕再来一次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