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不停揉搓她胸前小白兔-仙子娇乳荡漾

2021-01-14 09:57:46【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咳咳,你,你坏死了。也不知道放开我,我……我不会怀孕吧?”怀孕?开什么玩笑,我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徐燕这是在逗闷子呢。 她一个村里的女人,即便年纪小了些,又有

咳咳,你,你坏死了。也不知道放开我,我……我不会怀孕吧?”

怀孕?开什么玩笑,我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徐燕这是在逗闷子呢。

 

她一个村里的女人,即便年纪小了些,又有什么不知道的?她这个年纪,有些村里的姑娘,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不过……她倒是提醒了我。

 

怀孕?

 

我的眼睛都红了!

 

王八蛋的徐松林,要是你女儿突然怀孕,我倒要看看,你这老脸还往哪搁!还有铁柱,到时候,只怕一定会很有趣吧?!

 

我重重的呼了口气,刚才的释放对我来说只是毛毛雨,我是谁?我是一个人能干三个人活的骡子!我壮的跟头小牛犊似的,精力更是旺盛到爆。

 

徐燕这会想要站起,我根本没给她这个机会,直接将她往前面一推,让她趴着扶住了墙。

 

“柱子哥,我……我害怕。”

 

事到临头,刚才泼辣的她反而有些胆怯起来。

 

我却是什么都顾不得了,就是现在,我来了!

 

第5章

我用力向前,结果却什么也没发生。

 

两人都是菜鸟,彼此都是第一次,尼玛的简直就是三过家门而不入!

 

我都快要被气坏了,反倒是徐燕突然“咯咯”的笑出了声。

 

我羞恼的不行,脸都红了,还好徐燕趴在那里也看不到。

 

“柱子哥,要不……要不我帮帮你?”

 

我心中一热,正感觉到她的小手往我身上摸时,一个破锣嗓子突然在门外炸响!

 

“燕子,你好了没有!怎么老是磨磨蹭蹭的,都停电了还没洗好呢!”

 

刹那间,我亡魂皆冒,吓坏了。

 

“说话呢!怎么不说话!”

 

砰砰砰!

 

门外站着的是徐燕的母亲,姓张,村里人暗地里都叫她张泼妇。年轻时听说也是村子里少有的美人,但现在年纪大了,美貌不在,却反而成了村子里有名的泼妇,撒泼打滚最是行家里手,要是被她抓了现行,那……

 

我不敢想下去了,如果说之前还有可能被徐松林父子搜刮干净钱财,赶出村子。那现在差点把徐燕强上的我,怕是真要被一群泼妇给乱棍打死!

 

那个时候的农村,真的要死上个把人,跟玩似的。天高皇帝远,村民们要是统一了口径,连警察都无可奈何。

 

我正六神无主,不知所措。徐燕却是先于我反应了过来,她拍了拍我的大腿,示意我在这里躲着,然后一边慌里慌张的穿衣服,一边语带埋怨的朝门外喊道:“妈,你怎么老是催啊催的,你不烦我都烦了,我这就要洗好出来了。”

 

“你这妮子,黑灯瞎火的还慢慢吞吞,这大热天的,你是痛快了,老娘我可还要洗澡呢,你快点啊,我就在这等你。”

 

什么?这张泼妇也要洗?!

 

我浑身都绷紧了,双手都在微微发颤,她真要是进来洗,我怕是真就只有死路一条。

 

还好徐燕马上帮我打起掩护:“妈,我忘了把内衣放屋里了,你去帮我拿一下吧。”

 

张泼妇不愿意道:“大热天的,都是一家子人,你穿着外衣就是了,天黑黑的,哪个看你!”

 

“妈——”徐燕拖着长音,朝她母亲撒娇。

 

“好好好,怕了你了,你快点出来啊。”张泼妇拗不过她女儿,小步往后屋去了。

 

张泼妇一走,徐燕忙催促我道:“柱子哥,你快点跑,可千万别让我妈她们看见了。”

 

徐燕这会比我还着急,推着我就让我快走。

 

我手忙脚乱的就往外面走,不小心踩在水渍上,差点还摔了一跤,临出门前,徐燕突然道:“等等。”

 

这会已是接近了门口,光线也比里面亮堂了些,难不成是被徐燕给认出来了?

 

我吓得心脏“砰砰”直跳,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一阵香风从身后飘来,徐燕从身后用力的抱住了我的腰身,把身子紧紧的贴在我背上,情动道:“柱子哥,燕子什么都是你的,你想要,什么时候都可以。”

 

羞涩难当的说完这些大胆的情话,徐燕也怕被她母亲堵了门,忙推了我一把:“快走吧,别被我妈给看到了。”

 

“哎。”我模模糊糊的应了一声,把门打开,先是朝外面看了一眼,见没人,也不敢回头,闪身从小屋里出来后,便踮着脚一路小跑着往外面的农地里跑。

 

跑到了农地里,没等我歇口气,听到村子里不时响起的犬吠声,做贼心虚的我这会也不敢让人撞见,憋着劲没命的往家里跑,一直到我将自己反锁在自己的屋子里,感受着房子里熟悉的气味,我才大口喘息着瘫软在地。

 

一小半是累的,更多的则是因为紧张和害怕,以及那种几乎要爆炸的复仇快.感。

 

“我睡了她,我睡了徐燕了!”我神经质般的呢喃自语,舔了舔发干的嘴唇,那里似乎还残留着徐燕的味道。

 

我瘫坐着,把头靠在了门上。脸上时而愤怒,又时而微笑,到了最后,我的脸上只剩下狰狞之色,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谁也别想拿走属于我的东西,你们抢了我的,就算是吃下去了,我也要让你们吐出来还给我!是你们先对不起我的,我要报复,我要把你们都一个个报复回来!是我的就要还给我,不是我的,我也要去抢,去争!我以前就是头蠢驴,我不要这样,我再也不要这样了!”

 

我咬着牙,声音都是从牙齿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那一晚我瘫坐在地上,坐了很久。我的人生似乎翻开了新的一页,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改变。

 

我病了,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就病了。

 

我没再往镇上跑,梅香过来催我,我便假意咳嗽着,一脸虚弱的跟她说等好了后再去帮她办。我想拖时间,在没找到办法把房子拿回来前,能多拖一天就是一天。

 

梅香被我骗走了,我没时间可以浪费。我绞尽脑汁却都想不出办法,我开始翻书,村子的老人们常说三国水浒什么的上面计谋百出,我以前不爱读书,但到了这个时候,却像是快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的一根稻草。

 

家里以前就有三国和水浒的书,那是我早死的父亲留下来的,上面早已落了灰,甚至还因为要垫床底,被我撕去了大半。

 

我如饥似渴的开始看书,躲在床上,我一目十行,焦急而匆忙的翻着书。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装病的第一天就在翻书中过去,到了第二天,我依然在装病,但我前后三天都没有去镇里,还是让梅香有些不耐烦起来。

 

她以为我还被蒙在鼓里,倒也没有直接撕破脸,而是采取了迂回的办法。

 

“你既然身体不舒服,要不我明天找上徐浩,我们三人一起去镇上把过户的事情给办了?他是大学生,总比你这蠢骡子要聪明着些,早点办了过户,我也好早点能嫁了给你。”

 

她当时说这话时,脸上还带着笑,但在我的眼里,那一刻的她,却简直比蛇蝎还要恶毒!

 

我的脸,煞白一片。

 

第6章

这对狗男女已经等不及了吗,他们等不及要把我从这房子里赶走,连我病了也完全不在乎!

 

他竟然还敢跟我一起去,他想干什么,他要趁这次机会,一劳永逸的把我解决掉吗?

 

我脑子里胡思乱想,脸上一片煞白。

 

梅香却是根本就没在意过我,即便我脸色大变,她也根本没有注意到。

 

我不甘就这样受他们摆布,我试图阻止,但梅香却不给我机会,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好了,我都跟徐浩说好了,你也知道他一大学生肯帮我们,就已是天大的面子了,别太不知好歹。好了,你好好休息,我家里还有点事要先走。”

 

她没有丝毫留恋,返身便从我家里走了出去。

 

我颓然躺在床上,盯着破旧的屋顶,眼中流露出绝望和颓然。

 

没办法,到底还是想不出办法来吗!

 

我狠狠的把床头上的三国和水浒的书,全都砸到了地上。

 

骗人的,都他妈的是骗人的!

 

那些狗屁计谋,有一个能帮的到我吗!我只要房子,我只要我的房子!

 

书里那些王八蛋,一个个都牛逼的有无数人帮衬着,我呢?我就他妈的……

 

我忽然愣住。

 

对啊!我自己想不出办法,可以让别人帮我一起想啊!

 

罗志啊罗志,你怎么就这么蠢,连这个都想不到!

 

我躺在床上,开始努力的想着有谁能帮我,但想来想去,最后却悲哀的发现,在这整个村子里,我都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

 

这里是徐家村,村长徐松林更是只手遮天,我一个外姓村民,在村里又没什么根基,如何能斗得过他?在这村子里,根本就没人会为了我这个无足轻重的外姓人,而跟村长作对。

 

即便是把范围再扩大些,我也依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本文标签:

上一篇:肚兜遮不住两团浑圆/第一次换q的感觉

下一篇:快捷酒店晚上的各种声音_女生的哮喘声音好听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