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自己脱裤子趴好屁股翘起来|系统宿主每日被guan满的日常

2021-01-28 11:21:21【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宋杨用几乎咬牙切齿的声音说:“是啊,真是好巧啊,总监您一般中午都只喝水不吃饭的吗?”杜远仍然保持着微微弯腰的动作,也不知道杯子里到底泡的是什么茶,他先只是接了一半

宋杨用几乎咬牙切齿的声音说:“是啊,真是好巧啊,总监您一般中午都只喝水不吃饭的吗?”

杜远仍然保持着微微弯腰的动作,也不知道杯子里到底泡的是什么茶,他先只是接了一半的水轻轻晃了几下才又开始继续接水……

做完这一套动作后才直起腰回头用眼睛轻轻扫了他一眼开口:“有人帮我在家做了带来放在食堂保温柜里,所以我做完工作再去也可以,倒是你,怎么不去吃饭?”

宋杨正在心里腹诽他接一杯水也接的那么骚包,可听见他的回答后心里又酸了一下,有人在家做了给他带来,这待遇……他半年里可是一次都没享受过,反而还经常做饭给陈莹莹吃……

“哦!我刚才有点事,现在去的话食堂也还有东西吃,那总监我就先吃饭去了您慢慢喝吧!”宋杨真的一点也不想再和这个人交流了,说完这句话就马上要走,可脚都还没挪呢就听见杜远说

“咦?你也要去食堂?那一起吧,刚好我也正要过去……”

说完竟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给宋杨,直接就迈开大长腿往外走。

宋杨站在那里真的吃惊的都快怀疑人生了,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啊?他俩从严格角度上来说好歹也算情敌吧?你让我和你一起去,是让我去看你和陈莹莹秀恩爱吗?即使你是我上司,可你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啊,那个,什么……我要先回去放东西,总监您先去吧!”宋杨仍然好脾气的说。

杜远听见他的话回过头来状似很疑惑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怀里的包装袋后开口:“我知道你要回去放东西啊,我也要回去放杯子,走吧”……

宋杨:……

“我早晨吃的有点多,现在还涨得难受,要不总监您自己去吧。”

这人是要逼他吵架吗?宋杨用比刚才明显大了很多的声音回答了他的上司,这样你还继续的话我今天就冒死和你理论一下……

谁知他那上司听完也没什么反应,只是抬起手腕上精致的手表看了看时间:“那好,你不吃就算了,我先走了。”说完直接开门出去了。

宋杨这才深深呼了口气出来,和这个人说话真的太累了……

宋杨抱着怀里的袋子往回走,路过电梯的时候停了一下,随手就把怀里的袋子扔进了电梯门口的垃圾桶内。

他心里涩涩的想:自己送这些东西的时候,明明觉得这都是最能表达自己心意的东西,却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回到自己手里,自己留着他们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帅气洒脱的把他们丢掉……

帅气的宋杨继续洒脱的往前走,走了十来步的样子却又停住了,犹豫了片刻后又退回到了电梯旁,他先看了下电梯的楼层,确定两个电梯都停在了-1的食堂那一层,又环顾了一圈空荡荡的办公区,这才把垃圾桶上放了小石子的烟灰缸盖子拿掉放在一边,又伸手把垃圾桶里的袋子拿了出来。

他翻着袋子里的东西,想把里面他花了三千多买的那个二手香奈儿的包包找出来,他想自己虽然也是想洒脱一点的,可是要洒脱就洒脱那些便宜的东西好了,这个包包他还可以拿回老家给他老妈用,何必浪费呢!

“你这是……在干嘛”?

正当他聚精会神的蹲在地上仔细的翻着从垃圾桶里拿出来的袋子时,一个他这两天很熟悉的低沉声音从他背后传了出来……

宋杨先是吓了一跳,等回过神来就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急速升温,升的脑门上都开始出了一层汗他也没回头……

我靠靠靠靠靠……这他妈什么情况?快来一道雷把他击的不醒人事啊!!

他不是吃饭去了吗?这个人是不是天生就是专门用来让他难堪的啊啊啊!

谁能告诉他,他现在是什么形象?垃圾桶的盖子被放到一边,自己拿着刚才还抱在怀里的袋子蹲在垃圾桶旁边,杜远会不会认为自己不去吃中午饭就是为了在垃圾桶里捡垃圾?

宋杨真想把脑袋钻到那个被他把盖子打开的垃圾桶里再也不出来了。

可现实怎么可能允许他那样做?宋杨觉得自己保持石化的动作已经不能再久了,他才像机器人一样把脖子一点点的扭到了另一个方向,却只看到了笔挺的西装裤子……

他又机械的把自己已经熟了的脑袋抬了起来……

他从下往上看去,只见那个俯视他的人正一只手抱着腰,一只手抬起来好像在摸着鼻子……

宋杨一瞬间就悲愤了:你他妈不用遮了,你以为你那只手遮住嘴和鼻子我就不知道你在笑吗?你眼泪都笑出来了,身子都笑的抖成筛子了……

宋杨一看他这样反而无所谓了,招呼也不打,也不回答他的问题,哼了一声后扭头继续翻袋子里的东西,终于在那本书下面翻出了他要找的包包,他把其余东西收拾好扔进垃圾桶,又弯腰把边上的垃圾桶盖子盖上,站起来雄赳赳气昂昂的拿着他的女式包包从杜远身边走过去了,反正自己在这个人面前也没有什么形象可言了,再差还能差到哪里去呢?

宋杨昂首挺胸的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后,弯腰趴在办公桌上,又使劲儿的在桌子上磕了一下脑袋,把桌子砸的“哐”的响了一声,好累啊……真的好累啊!为什么自从这个人出现自己会觉得人生好艰难啊!

宋杨连去吃饭的心情都没了,蔫了吧唧的去洗他翻了垃圾桶的手,抬头从镜子里看了看自己丧气的脸……

啊…好想回家,好想老妈,不想面对同事、不想面对陈莹莹、最不想面对的是刚才那个人…

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变的这么消极,要是他妈看到现在他这副模样肯定会给他来一掌让他清醒…

可是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他自己用两只手啪的打在了自己的两边脸上,自己强迫自己打起精神,然后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回到了座位上,从抽屉里拿了个面包出来啃完后就又投入到工作当中……

其实他这次去宣市出差只是配合宣市营销部做出他们本市的节日策划而已,而距离节日还有快一个多月,可那个杜远却让他三天就做出详细方案,简直太刻薄了,宋杨真心觉得自己是不是逃出了魔窟又跳入了苦海。

宋杨越想就越消极,自己虽未必是千里马也不奢望遇到伯乐,可最起码希望自己的上司是个正常人,他连续的两任上司都这么对待他,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问题吗?

宋杨一边查宣市去年同节日的数据,一边自我检讨,如果说一个两个人不喜欢他,那他还可以说是那一个两个人的问题,可是他的同事几乎都不喜欢他,难道是他的同事都有问题?那怎么也不可能吧?

想到这里宋杨又郁闷了,自己到底是哪里做的差劲才让这么多人都不喜欢他?

自己土气?学历差?小气?不合群?

宋杨感觉自己又要泪目了,他好像又要开始进入荣荣常说他的那个什么自我厌弃“生理期”了。

宋杨赶紧停止自我检讨,再检讨下去自己真的会得忧郁症的……他停下手里的工作,闭着眼睛用手捏了捏眉间,正准备站起来去给自己接杯水,抬起头才发现同事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都已经回来了,他看了一眼时间才知道已经两点三十分了,他拿着自己的杯子往茶水间走去。

这个茶水间以前在中午时间一直是他和陈莹莹的秘密基地,他俩以前会在这里谈情说爱,或说些公司里的八卦,而现在简直成了他最不愿意靠近的地方。

他迅速接了杯水后往回走,走到自己部门的办公区域时却发现自己部门的同事全部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脸上皆是一副激动兴奋的表情。

宋杨虽然心里纳闷是什么事情会让大家高兴成这样,但他毕竟是当了多年的小透明,知道以自己的立场如果随便插话或询问会让大家尴尬,所以他很自觉的选择沉默,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座位准备继续工作,刚坐下就发现公司的内部通讯软件上有人和他说话,他疑惑的打开却发现是自己部门的分组,他再继续点开一看惊的他差点把刚接的水碰撒了。

杜远:来一下。

宋杨看着那个名字和那三个字心里都说不出是什么感受了。

他长这么大真的还没有这么抵触和一个人见面交流过,可现实又总是那么让人无奈,他无论和这个人有什么过节、又在这个人面前丢过多大的丑,可他还是得乖乖的出现在这个人面前……

哎~~,宋杨无奈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朝总监办公室走去。

仍旧是三声敲门,可却没有听到任何回应。

宋杨正打算再敲三声后,却听到里面隐隐传来说话声但却只有杜远一个人的声音,估计是在打电话。

其实这种情况他是可以直接进去的,但宋杨却多一分钟都不愿意面对杜远,他干脆就直接转过身来背对着门准备等他打完电话再说,可还没站一分钟呢身后的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杜远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拉开了门示意他先进去,宋杨只好进去,正在犹豫该站该坐的时候,杜远又指了指他上午坐过的那把椅子,自己也同样坐回了上午和宋杨相对的那把皮质大椅子上……

宋杨耷拉着脑袋坐好,低头默默地抠着自己的指甲,他现在脑子里什么都没在想了,对于这个杜远对他的态度,他决定走一步算一步,反正自己最丢人羞耻的时候他都见过了,最糟糕的境况也不过如此了罢?那他还有什么好忐忑的?自己倒想看看他还能刻薄成什么样……

办公室里安静的只有杜远的说话声,宋杨静下心来才发现这办公室里有种特别好闻的味道,但又不像是香水味,有点类似水果香,却又没有那么甜腻,他又使劲儿的吸了下鼻子好奇的想知道这味道是从哪里出来的,他以前来这办公室里的时候还明明就只有他前任上司身上的异味的……

他好奇的四处打量了一下,却没看见摆了什么散发香味的东西,打量的过程他的脑袋不自觉的就随着鼻子这里嗅一下,那里嗅一下,嗅完了左右他毫无意识的伸着下巴想要去嗅前面,这时却听见杜远轻轻的“嗯”了一声,宋杨猛的醒过神来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样子有多傻气,抬头去看果然看见杜远一边静静的听电话,一边抿着嘴看着他,明显是在笑……

宋杨觉得刚刚还平静无波的内心瞬间又躁动不安,靠,这个人天生和他八字不合吧?

宋杨郁闷的又重新把脑袋耷拉着,下定决心自己一定在出这间办公室之前都要保持这个动作……

就听杜远嗯了一声后又补了一句,“我听着呢您说。”听着好像是和领导打电话的口气?

宋杨又情不自禁的支起耳朵细听,说起来他还不知道这个杜远是何方神圣,按理说企划部总监这位置都是必须有十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才可以胜任,可这杜远怎么看都只有不到三十岁吧?

难道是走后门?啊呸!!

宋杨刚有这个想法自己就唾弃了自己一声,自己被怀疑走后门进公司的这些年,难道受得委屈还不够吗?还竟然在没有任何凭证的情况下去怀疑别人……

可宋杨仍然忍不住好奇,能让这看起来就很自大的杜远毕恭毕敬说话的是谁?

他状似不经意的抠着指甲,实际精力集中的想听清楚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可他和杜远毕竟还隔着一张办公桌。

他能听见的只是杜远时不时“嗯”的一声,显然都是那边在说他在听,宋杨有点泄气,就在这时候杜远终于说了五个字以上的话:“我们一定会珍惜这次机会让您看到成果的,还有,再次感谢您为我安排的这份工作!

本文标签:

上一篇:我要,受不了,快亲我奶头小说:男和女一边洗澡一边摸

下一篇:一女被多男用性用具调教/他的肿胀在她体内闷哼出声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