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宝贝腿张开点用力我痒|班长用白丝袜刺激我

2021-01-28 11:34:15【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 两条通体血红的凶狗伏低身体,悄悄贴近坐于树下闭目休憩的黑衣少年,便在它们作势欲扑的一刹那,百里屠苏猛地睁开眼睛,手中长剑一刺一掷,瞬间即将两只野兽毙命。这时他才缓缓从树

 

两条通体血红的凶狗伏低身体,悄悄贴近坐于树下闭目休憩的黑衣少年,便在它们作势欲扑的一刹那,百里屠苏猛地睁开眼睛,手中长剑一刺一掷,瞬间即将两只野兽毙命。这时他才缓缓从树下起身,拂去衣衫上的尘土,走到其中一条凶狗的尸体前,细细查验起来。

这两条凶狗本应只是寻常山间野兽,在这污浊妖气弥漫的翻云寨之中,外表却变得更为狰狞。百里屠苏似有所感地抬头,只听半空中传来清越长鸣,一只壮硕的白鹰稳稳停留在他左手臂的甲胄上。

百里屠苏看向它:“事不宜迟,上山吧。”

那白鹰又对着他叫了一声。

百里屠苏摇摇头:“无妨,不过是在树下小憩,被两头畜生偷袭。”

白鹰从他手上飞了下来,稳稳地落在凶狗的尸体之前,百里屠苏阻拦不及,只得在它身后出声言道:“莫碰尸体。筋骨曝露于外,爪中存黑气,分明已是妖化,这种肉若是吃下去,怕要肠穿肚烂。”

像是为了安抚白鹰,他复又道:“走。待事情办完,回镇上买好的肉给你吃。”

那白鹰竟也似当真听得懂人言,展开翅膀跟在百里屠苏身后,随着他向翻云寨内走去。

那边厢琴川官府派来的两个捕头却正忙着互相推诿,努力吹捧着对方好不让这要命的差事落到自己头上,这翻云寨祸害过往行人已有了一段日子,只是号称要上山除妖的大侠们却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

百里屠苏肩上蹲着阿翔经过他们身后,径直将两人视作不见,吴勇与贾大单见了阿翔肥硕的身影只将他当作上山卖鸡的,将百里屠苏拦住说了一顿有的没的。百里屠苏正强自忍耐之际,平地寨内传来一声妖吼,两个捕快吓得连忙抱头鼠窜,只将百里屠苏一人挡在前方,孰料黑衣少年三两下便将妖化山贼斩于剑下,这山贼身躯已然半妖化,虽还留着人的模样,却未残留几分理智与人性,故而他下手没有半点犹豫。

吴勇与贾大单被他这一手吓到,既想跟着这位少侠好办事,又生怕惹得这位煞星一不高兴砍了自己,一边谀辞奉承滚滚而来,一边忙不迭地跟了上去。

不料走到寨内,三人却再未遇上过一个妖化山贼,百里屠苏心知有异,快走了几步,绕过演武场大门,恰好见到场中最后几个山贼倒在了一个人的剑下。那人的剑招看来平淡无奇,远不如百里屠苏的惊艳,所有山贼却俱是要害之处被划过,一击毙命。四周的哨卫早已被处理干净,百里屠苏走远几步又查看了几具尸体,皆是如此。

场中之人对着脚下的尸体默然一阵,才转过身抬头看向三人,见到吴勇与贾大单时目光停顿了一下,才迟疑地对百里屠苏道:“……你们是官府之人?”

百里屠苏道:“我接侠义榜的委托而来。”言下之意便是自己与身后两人毫无干系。

那人用极小的幅度点了点头算是应过,面上神色却是全无变化,他见百里屠苏衣着打扮与那两人不同,原本猜测他是官府请来的帮手,故而有此一问。

百里屠苏此前见他背影,错估了他的年纪,待人转过身后心下亦是有些吃惊。那人与他身量相当,背影看着极是沉稳,面容却不过十七八岁少年模样,一头略过肩的短发草草束在脑后。他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粗布短打,背上背着一个紫黑色的剑匣,手中握着一把通体漆黑的长剑,腰间却又挎着一把长弓,既不像是个山林间的普通猎人,也不像个游走四方的侠客。但这样不伦不类的打扮,在他身上却又显得理所当然。

这人面上并不着意显出热络友好之色,却恰合百里屠苏心意,两人不过就着同样的目的权且同行一阵,下山之后便要分道扬镳,交换名姓并无意义。

那人也将百里屠苏打量了一番,而后认真地对他道说:“你功夫很好。”

百里屠苏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亦不知如何去回答,只能摇摇头说:“不及阁下。”

那人转头看向吴勇与贾大单:“方才在门口的山贼,是最后一个,已经被那位少侠杀掉了。这里周围其他的,我也都解决了。”最后又对百里屠苏道:“救人如救火,或许早一刻便能多救下一条性命。”说着也不待百里屠苏回答,便极为敏捷地跳上高台,翻进寨内不见了踪影。

这人看上去冷淡,如此行为却极得百里屠苏好感,既然周围已被那人清理过,并无危险,他也再不去管吴勇与贾大单二人,飞檐走壁几个起落便跟了上去,只留下两个还未反应过来的捕快呆呆立在原地。

两人一路无言前行,来到一处僻静的洞穴,一人一个将守门的山贼迅速解决掉后,生怕洞内另有变数,便由百里屠苏令阿翔留在原处,两人一同向洞内走去。

“不好!那些妖怪好像又来了!”

地牢内的众人听见脚步声,想到连日来发生的一切,心都不由提到了嗓子眼,其中待得最久的一个更是几乎崩溃:“这次……这次是要抓谁去炼药……我、我还不想死……我不想死……我可以给你们很多很多钱,苏家有的是钱!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放过我!”

看清百里屠苏两人的身影后,另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年连忙安慰他道:“别怕,来的好像不是妖怪……”

百里屠苏走到牢门前问:“你们可都是家住琴川之人?”

一个较为沉稳的中年人应了,确认了百里屠苏的目的以后,牢房内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百里屠苏所接的侠义榜任务乃是苏家父母为救儿子而下的委托,那苏文听到此处更是激动,连连央求百里屠苏立刻将他放出来。翻云寨中半人半妖的山贼抓了不少过往行人,将人直接丢进大锅煮来炼药,而比他更早进来的都早已经死了。

这时人群中走出来一个杏衣青年,形容温文尔雅,举止进退有度。他制止了苏文喋喋不休的抱怨:“苏兄稍安勿躁。既然这两位少侠是来救人的,自然有所安排,我们且听听接下来要如何行事。”

那个中年男人唐伍德也问道:“敢问两位少侠带来了多少人手?可够将我们一次带下山去?唉,这山上景象已如人间炼狱一般,实乃生平未见。诸位不惜以身涉险,如此高义令人钦佩。”

百里屠苏见身旁那人依然不说话,只得继续硬着头皮做这些自己并不擅长的应对:“仅有我们二人。”

唐伍德心觉这两个毛孩子也未免太过托大,却仍是抱着一线希望问道:“这……莫非两位少侠只是先行上山探路?”

百里屠苏并不想解释这些,只道毁去牢门后众人与他们共同离开便可,不必理会寨中山贼。

杏衣青年身旁的少年书生闻言很是激动地走了出来,他惯来向往书中侠客仗义助人的故事,只是困于家中管束,不得出去闯荡一番,因而对百里屠苏两人的行为很是赞赏:“都说江湖侠客仗义助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看样子以后我要多离家走动走动,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还没说完便被百里屠苏冷冷一句顶了回来:“不过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罢了。”

方兰生一愣,还待要继续,却见与百里屠苏同行的少年径直走上前来,眼前剑光一闪,也不见他动作,牢门的锁便被劈成两半掉落在地:“这些话可以出去以后再说,现在要紧的是赶快离开这里。”

欧阳少恭阻拦不及,只得道:“恐怕不能如少侠所愿了。那些半人半妖的山贼曾强迫我们服下‘软筋散’,药力尚未散去。现下看来虽无异状,但若是步行走出百步开外,便会四肢绵软倒地不起。”

百里屠苏问:“解药何在?”

欧阳少恭道:“软筋散的药性并不难解。在下自幼习医,随身带有各种丹丸药粉,只是那包袱却被山贼搜走——”

说到这里,方兰生也是恨恨地抱臂道:“不提这事还好,一提就气不打一处来!那群山贼又狠毒又贪财,见谁的东西都要抢走!要不是我那串通灵的佛珠也不小心被他们夺了,早就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你们……你们看什么看?不相信啊?”见他几乎都要跳脚了,周围人才默默地将怀疑的眼神转了回去。

欧阳少恭又道:“之前被擒时,无意中听到山贼会将近日所夺财物先堆放在山寨主厅中,日后慢慢分捡,不知二位少侠可否先将在下的包袱取回?在场之人若是服下解药,自然方便行事。”

那不知名的少年默默从背后解下了一个行囊:“不必这样麻烦,医术我也会一些,常用的丹丸药粉也都随身携带。既然这位公子会调配解药,那这件事就交予你好了,我去主厅把大家的包裹取回来。”又接着对百里屠苏道:“麻烦你暂且留在这里保护他们了,以防万一。”说着就转身走了,从头到尾都没有给人留下半点反驳机会。

百里屠苏:“……”

欧阳少恭也无语了片刻,解开包袱取出药瓶后他却感到了些许惊讶,每个行医之人都有自己的习惯,但是这个人的……与其说眼熟,倒不如说是和自己有些相似。

方兰生更是古怪地抓了抓头发:“他那么急做什么……”只不过方才被那人一打断,他也没了向百里屠苏问询所谓“江湖侠客”之事的心思。

中年人唐伍德同样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却急得几乎火上眉毛:“越是深入翻云寨必然越是凶险,那山贼头领还不知有多厉害,听说是虎背熊腰、力大无穷,如今又得了丹药之力……”他满脸焦急地对百里屠苏道:“我等虽急于脱险,却也不愿那位少侠有任何闪失,这位少侠可否去帮帮他?”

百里屠苏沉默一阵,说道:“他不需要。”

本文标签:

上一篇:被老师摸下面,出水,太爽了_翁熄系列乱五部

下一篇:上课呢老师不…不可以_啊,啊,啊,用力,使劲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