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扶着他的粗大慢慢坐下去|玩弄他的那处闷哼

2021-01-29 09:01:22【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他转身忽的逼近,关悠若身子骤然紧绷,想要扯出一抹笑,奈何整张脸都是僵硬的,只能使劲往角落里钻。 “华盛没教过你们,要怎么取悦客人吗?” 冷漠的声音在头顶炸开,纵然这两

他转身忽的逼近,关悠若身子骤然紧绷,想要扯出一抹笑,奈何整张脸都是僵硬的,只能使劲往角落里钻。

 

“华盛没教过你们,要怎么取悦客人吗?”

 

冷漠的声音在头顶炸开,纵然这两年关悠若的脸皮已经练得堪比城墙,还是从心底里泛起浓重的耻辱感。

 

“宋少爷,人家没什么经验,你要是不满意,我马上……啊……”

 

话还没说完,宋元凯的手掌攥紧她的下颚,冷声道:“收起你这张虚假的面具脸,现在才想逃,会不会太晚了一点!”

 

他迫使她抬起头,那张精巧的瓜子脸,一双眸子熠熠生辉,并不多绝色,但那双眼睛总是透着股淡淡的幽怜,与其本身明媚的长相不称,却偏偏因此多了几分味道。

 

然而她总是挂在脸上的面具,真是,让人想要撕碎!

 

“识相的话,就乖乖的,伺候好我,少不了你的好处!”

 

他的手沿着她的背脊一路下滑,关悠若错愕抬眸,脸颊不争气的浮起红晕,柔和的灯光下映射出盈盈光彩。

 

宋元凯唇角扯出一抹笑,另一只手插入她的长发,按住脑后,让她小脸仰起迎上他的吻。

 

他的吻,带着淡淡的烟草气息,霸道的进入她口中,似乎在宣示着他的所有权。

 

关悠若脸红失声,因长绵的吻而波光潋滟的眸子瞪着他。

 

宋元凯失笑,深邃的眸子里似乎藏了沉沉暗火,嗓音低沉道:“知道怕了?”

 

“怕道不至于,只是我没兴趣给人免费表演!”她瞅了瞅角落正对着他们的摄像头,一脸臊红。

 

说不怕是假的,但怎么也在华盛呆了一年多,心理准备还是有的,她并非是将贞洁看的比命还重的女人,只是一直抱着侥幸而已。

 

“你老实点儿,没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关悠若瞪他一眼,越发窘迫的盯着摄像头,因为角度的关系,那里确实拍不到什么实质性的画面,不过她还是觉得难受!

宋元凯轻笑,眼见着她清亮的眼眸蒙上一层迷离,脸色愈发娇嫩,呼吸微微急促。这个女人一定不知道,她如今的这幅样子更能激起男人的欲望!

 

宽大的外套遮住她大半个身子,也遮住了他作乱的手。

 

“你……恩……”她想要开口叫他停下,然而一开口又止不住嘤咛出声。

 

娇声冲破口际,关悠若涨的脸颊通红,刚刚那是她的声音吗?她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宋元凯眼底暗藏的火眼迅速燃烧,燃烧的火苗已被点燃,他需要发泄啊!

 

他要她,现在,立刻!

 

第六章 醒来

 

电梯门开的时候,他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的将她拖了出去。

 

暗灰色的地板上散落着她的裙子,他的衬衣。

 

此刻的宋元凯就像是一只狂猛的猛兽。

 

最终,关悠若在男人无止境的索取中,眩晕过去。

 

宋元凯接到电话的时候,关悠若还陷入昏睡,他拿着手机站在顶层的落地窗前。

 

关悠若,原富华地产的千金。两年前的一场贿赂案件,富华地产一夕之间易主,董事长关元海锒铛入狱。

 

而富华地产的现任总裁,就是不久前刚刚见过面的,叶明然。

 

很显然,关家事件是有人在背后操纵。

 

然而商场上的黑幕数不胜数,他不觉得关元海有什么值得同情。

 

疯狂过后的关悠若累极了,她躺在床上睡的很沉,白嫩的小脸儿泛着红晕。

 

宋元凯自认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让他如此失控,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肌肤,关悠若将脸蛋埋进枕头里蹭了蹭。

 

打火机在暗夜里划过一丝光亮,深吸一口烟,宋元凯的后背陷阱落地窗前的沙发里,烟雾朦胧,叫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似乎,他还未曾如此的迷恋过任何一个女人,哪怕只是身体。

 

抿唇吐出一个烟圈,他的眼眸微眯,盯着床上的女人。

 

或许,只是因为眉眼有几分相像。

 

或许……

 

叶明然吗?

 

眼睛瞟向床上兀自熟睡的女人,宋元凯的唇角再度挑起。

 

有意思!

 

……

 

关悠若没有因为爬上某人的床,就像所有小说女主角那样,在晨曦的清光中幽幽转醒,而是被一阵尖锐的手机铃声,炸的耳膜生疼。

 

“悠若,你怎么回事?昨晚叶少爷大发雷霆,扬言以后要是还有哪家会所敢要你就是和他过不去。你和别人有过节华盛不管,但事到如今华盛是不会再要你了,过几天我叫人把你余下的工资打到卡上,你就不用来了。”

 

关悠若将手机隔得自己的耳朵老远,可电话里的声音还是不断的震动这她的耳膜。

看来,这次领班确实是动怒了。

 

关悠若无奈的摇摇头,不由的有些囧,她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一想到当初叶明然像个大哥哥一样爱护她,宠溺她,关悠若就感到恶心。

 

恶心的,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

 

关悠若此刻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能够到别的场子去试一试,就算她关悠若落魄到这个地步,可她的骨子里也还是有着贵族的品性的。

 

“悠若?”电话那头的声音终于偃旗息鼓,“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这里,你是不可能来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拨开湿漉漉的小内裤_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下一篇:奶味小白兔(h)|放松,太紧张我也会疼的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