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早就想在这办公室里办了你 小妖精跪趴玩具高H

2021-02-15 10:56:08【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把手机号码暂时换掉,冷冷他,如果他到店里来找你,我们就说你到外地去了,等他死心后,再回来,那时侯即便再跟他碰到,他也肯定比现在冷静多了。想不到的是,婷婷去了一家大型浴场,就再也没

把手机号码暂时换掉,冷冷他,如果他到店里来找你,我们就说你到外地去了,等他死心后,再回来,那时侯即便再跟他碰到,他也肯定比现在冷静多了。

想不到的是,婷婷去了一家大型浴场,就再也没有回来上班。

我即后悔又痛心,我失去了一员大将!

一个危机产生的同时,也隐藏着一个转机。

 文学

小芳跟我说,她有一个在石家庄的小姐妹,人长得很不错,在石家庄的一个会所上班,一次集体被抓后,在家休息了有两星期了。

我说让她过来,正好补婷婷的缺位。

小芳打了电话过去,把我们这里的情况介绍了一下,想不到对方接到电话很兴奋,说闷在家里难受死了,本来就有打算到上海来看看的。

这真是“一个要把锅补,一个要把锅来补”,需和求都有了。

那天下午我和小芳到火车站去接她,见面的时候,小芳介绍说这就是婧婧。

我当时几乎惊呆了:这么漂亮的女孩也是做小姐的?那不是太糟踏了!我当时心里就有一种冲动,如果我能有婧婧这样的情人该有多美啊!

可是,想是虽然这么想,我在心里反问自己,你有这个资格吗?你养得起这样的情人吗?

这婧婧长的又白又嫩,典型的鹅蛋脸,一双凤眼清澈透明,特别是那张小嘴,应该说刚下火车不可能涂口红,但她那樱桃小口却很是水灵,让男人见了就会产生“口渴”的感觉。

唯一的不足,我仔细研究了一下,就是臀位不够翘,似乎还有点往下坠。但这一点瑕疵绝不影响她是一位美女,一个真正的美人。

这时我想起店里一个客人说过的一段话,他说:真正的美人是不应该让一个男人承包到老的,这样有点太浪费了,因为时间久了他对这种美会熟视无睹,她应该到你们这种店里来,让大家分享;上帝创造一个美女不容易,就应该让这种美和爱撒向人间,这样即公平又合理,真正体现了物尽所值。

谬论!怪才的谬论!

但是,这时的我突然感到自己有问题了!我在店里天天听那销魂的叫床声,没有感觉,而见到了婧婧,尤其是我帮她提着行李,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挤着走的时候,婧婧那丰满的胸部碰到我的背上,我惬意地想象到二个高庄精白馒头在接触我的身体;我竟然还有意识地突然停顿,好让她的胸部因来不及止步而撞到我,真卑鄙!

不过也真的搞不懂,我这把年纪,竟然心跳加速,一副怀春的感觉!我心里明白,自己被征服了。

上了“的士”后,我跟小芳说:“小芳,你把婧婧的行李先拿到店里,除了自己做生意,也帮我照看一下台费。今晚正好有朋友请我吃饭,就算我为婧婧接风洗尘,感谢你把婧婧叫来,今后我们的生意要上一个台阶了。”

小芳心领神会地一笑:“好的,不过别太晚,婧婧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肯定有点累,你先带她到浴场洗个澡吧,店里洗澡不舒服。”

“没问题,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我心里在想,这小姑娘还没化妆尚且如此,一旦上妆,还不跟章子怡范冰冰媲美!

“的士”开到中山公园,我和婧婧下了车,小芳带着婧婧的行李直接回店里。

“婧婧,你有多长时间没上班了?”我边走边问。

“大概一个月吧!”

我心里暗喜,一个月没做生意,这不等于是个良家妇女?要知道,花一百五就能拥有任何做小姐的一次,而对于良家女孩,你花一万五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婧婧跟在我后面,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那双美丽的凤眼若盼若离,没有好奇,也没有冲动,仿佛这个世间上所有的事情都有定论,你只需跟着感觉走就行了,一副随遇而安的神态。

其实,我哪里有什么饭局?我是心怀鬼胎地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就像喜欢吃海鲜的人在海边看见渔船归来,那种尝鲜的欲望难以抵挡一样。

当然,我绝非有预谋,而是在她惊艳的美貌面前才临时产生这种想法的,再说,她本来就是要到我店里上班做小姐的。

我们没有去浴场,直接去了一家三星级宾馆。

进了房间,婧婧的表现令我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她很坦然,似乎明白我要做什么,又仿佛是不管发生什么都无所谓。

我让她先洗个澡,她笑笑说好的,就当着我的面,把衣服脱得只剩内衣内裤,然后进去沐浴。

少女的羞涩在她身上几乎荡然无存。

等她沐浴完毕围着浴巾出来时,我的眼睛还是发直了:婧婧有一双非常非常标准的美腿,她用浴巾围住胸部和臀部,整个大腿和小腿一览无遗。那两条玉腿修长笔直,一点小腿肚子也没有,而且粉嫩雪白,从上到下堪称天衣无缺!

有这样一种理论:一般的男人看女人的脸;有点讲究的男人看女人的胸;追求品味的男人看女人的臀;而真正懂得欣赏女人的男人看的是女人的腿。拥有一双美腿的女人,其他方面欠缺点都可忽略,就像一白遮百丑一样的道理。

我从小到大就很在乎女人的腿的造型,我老婆当年就是因为一双无与伦比的美腿征服了我,要不,凭她那点内涵,我们肯定很难走在一起。

想象一下,拥有这样的容貌,拥有这样的美腿,还有白嫩的肌肤,这样的尤物就半露在我面前,我在心里狠骂了自己一句:老比洋子,艳福不浅哪!

“婧婧,我也去洗个澡好吗?”我说话时竟然还有点紧张加心跳。

“好啊,你去洗澡,我看电视。”她好像早作好了思想准备,似乎从娘胎里生出来就没有防备二字。

我心不在焉地冲了一把就出来,却见婧婧一副看电视看得很入味的神情,根本就没在乎我出来是否穿衣服,或是否披浴巾,这倒让我反而有点失落感。

“婧婧,”我坐到另一张床上,“想吃点或喝点什么,壁柜里都有。”我没话找话,想要做那事总要有个说法。

“我在火车上吃过了,不饿。”

“婧婧……”我欲言又止,“你第一次到上海来,在我店里上班,我总要表示一下,我就先给你捧个场吧,也算你到上海就开张了,图个吉利。”

她用那双漂亮的媚眼瞥了我一下,说“老板,你们上海对待新来的小姐都是这样的?”

“不一定,凭感觉。不过对我是第一次,因为我在店里包括其他地方没见过像你这样好看的小姐。”我说的是实话。

“那晚上你朋友叫你去吃饭我们还去吗?”

“哪有什么吃饭的事!我是故意这么跟小芳说的,主要是想让你先开个张。你刚到上海,总要花钱买点东西的。”

“你真会忽悠!那就谢谢老板啦!”

倒底是在大会所里上过班的,那种服务的专业性,那“音乐之声”的认真劲,几乎让我感动!

我很认可行业中的一句话:的好坏,不在技巧,而在于你付出的程度。这是一种敬业精神的体现,也是一种职业道德的显现。

我给了婧婧三百元,又在一家像模像样的饭店里吃了一顿晚餐,正好也吃掉三百元,加起来是六百块,今天开销蛮大的!

不过,物有所值,心里还是平衡的。

回店的途中,婧婧悄悄跟我说:“老板,到了店里,我们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这个我知道,你放心好了!”我心想自己怎么可能去跟别的小姐提及此事呢。

说句心里话,尽管我这次彻底的拥有了一次,在婧婧身上享受了一次无与伦比的性快乐的同时,我想起了那位诗人客人说过的话,还真有点道理。

他说的占有欲的满足,微妙的虐待心理,生理上本能的快感等等,确实具有一定的真实性。

但是,这种开心的事已过去,接下来要面对的,是婧婧这样美貌的姑娘,竟然要在我这里接客做生意,而且是不管老少美丑,老板民工,她都要去面对,我这心里还真有点不好受,那是在遭罪啊!

可是,冷静下来想想,我这是想的哪门子问题?自己还能拯救全人类?本来自己就是靠小姐吃饭的,还弄得悲天悯人似的!

小姐越漂亮,生意不是越好做吗?实足的一个“假洋鬼子”!

不过,我这里要说的真正的“假洋鬼子”,并非鲁迅在阿正传里的那种类型,而是那些表面上看似道貌岸然的嫖客。

这些客人一般都装得像“唐僧的书”一本正经。

先问有没有洗头?或者有没有洗脚?其实问都不用问,连瓶洗发水都看不见,更不要说洗脚盆在哪里了!

这种“假洋鬼子”此时往往会提出要求做正规指压或正规按摩,弄得跟真的一样。但是嘴上是这么说,凡是进到里面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不被小姐搞定的!

其实一点不奇怪,这些看样子很正宗的男人,他们的潜意识里早埋下了要“捣浆糊”的念头。真要洗头做按摩,何不到正规的大店里去?这不是“和尚头上的苍蝇明摆着的?

更令人觉得有意思的是,每次这种装逼装模作样拗造型的男人被小姐搞定后,出来的时候大都是低着头,跟谁也不打招呼,推门就走人(这种情况大都是在里面已经跟小姐买过单的)。

这天又来了一位这样的“假洋鬼子”。

进了门啥也不问,像是一个领导干部在视察工作,把前厅的四周认真地打亮一遍,然后带有肯定的语气说:“这里环境不错嘛!门面不大,进来倒有点“柳暗花明”的感觉。”

小姐们谁也没理他。这是司空见惯的常事。

我问他是否要做指压?一般我们对陌生人的第一句话都是这么问的,因为不了解客人的身份,是深是浅谁能说得准?万一进来的是便衣,那不是自讨苦吃!

只见这位客人面带傲气地说道:

“当然啦!不过我跟你们讲清楚,我只做正规指压,从来不做那种乱七八糟的指压。”

“那太好了,我们这里正好有一位科班出身的指压小姐,绝对保证你是专业水准!”这是真话,小郑以前在广州正规培训过,并在店里帮我做过一回,指压的部位和手势,穴位的判断很正确。

于是小郑就带他进去了。

半个小时左右,这人出来了,说:“水平还可以,再见!”说完头也不回就开门走了。

小郑出来时交了五十元台费,我说不是做正规指压吗?(正规指压是五十元,小姐三十,交二十。现在交五十元,说明小郑拿到手至少是一百五十元)

“哪里,”小郑笑了,“我帮他按了没几分钟,他的手就开始闲不住了,等我把手按到他那个部位时,他已经把‘洋伞’撑得老高了。我故意用手打了一下,说:‘这是什么?外面又没下雨,把雨伞撑起来干嘛?他自己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自我解嘲地笑了。’”

于是我们大家都笑了起来,谁都明白接下来他在里面做了什么: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假洋鬼子”。

还有一次,来了一个当兵的,他推门进来时,把小姐们都吓了一大跳!他穿的是一身军装,只是没戴帽子。

干我们这一行,不管是小姐还是老板,看见穿制服的人总有一种潜意识的恐惧感,这可能是典型的做贼心虚而产生的条件反射。

后来问起,方知他是附近的一个消防兵。

他是这么说的:前几天训练太累了,想做一个全身按摩,放松放松,这对后面几天的训练有好处。

结果小付带他进去后,不但没有好好的按摩,竟然还加了钟,当了两回“炮兵部队”的战士!

其实,我们说的所谓的“假洋鬼子”,不存在好与坏的概念,只是一个熟练程度问题;某种意义上讲,这种“假”有时“假”得有点可爱,说明在他们的内心,还有一种道德的力量在与这种生理上的欲望抗衡着。

而对于我们来说,倒是希望多来些这类的“假洋鬼子”,他们“浆糊”不深,甚至还会带着腼腆;他们不会提过分的要求,只要能够完成“基本程序”就满足了。更不会因自己的性奢侈而寻找各种理由来翻“毛腔”。

说起变态,我只有在金大侠的“鹿鼎记”里读到过。那是建宁公主躺在地上要韦小宝用鞭子抽她,打她,然后她大叫好舒服。

正常人根本无法理解,被人抽打还叫舒服!

这是一种被虐待狂,她能从被虐待的过程中得到快感。

听说此乃变态的主要表现这一。

至于这种被人像动物一样的虐待,却能够从中获取快感,这是怎样的一个内心世界,本人实在是才疏学浅,确实无法想象和体会此快感是如何而来。

这天我们店里来了一位长得还蛮帅的小伙子,至少有一米七八的身高,穿一身休闲服装,听口音不像是上海人。他进门一眼就看中了佳佳,因为佳佳的脸长得确实漂亮,又清纯,仅次于婧婧,而婧婧正在里面工作。

奇怪的是,进去以后十几分钟还没听到佳佳的伪叫声,却听见里面传出“劈劈啪啪”的响声。我以为里面在打架(这种事有时也会发生),赶紧冲了进去,大声问怎么回事?却见佳佳从房间里走出来悄悄跟我说:没事,遇到一个变态的。

一直过了四十分钟,那小伙子才出来,他走到我面前付了五十元钱,我马上叫佳佳出来,问她是否只是“航空学院”?佳佳笑着点头说是,于是我示意他可以走了。

我有点疑问地说:“佳佳,这么长时间才弄个‘小的’,功力不足啊!”

“哪里,”佳佳说,“我不是告诉你,这人是个变态,但不是那种带野蛮性质的变,他人还是蛮和气的,一进去就跟我说,他什么事也不做,只要我把他当一条狗来对待就行,说我现在就可以把他当小狗一样使唤,说完就真的像小狗一样双手撑地,双膝跪地,做成一个四肢动物行走状,让我骑在他背上,我当时吓了一跳,没反应过来,后来一想,这种事以前也碰到过,大概是客人想用我的屁股按摩他的腰,曾听一个客人说过,这样按摩腰部会很舒服。

“当我骑上去之后,他把我踩在地上的两只脚托起来挂在他的双肩上,对我说,现在他就是一匹马,我的脚不能落地,否则就不是一匹真正的马了。他让我在他背上面坐稳了,因为马要开始奔跑了!说完就围着按摩床在地上爬,爬了一圈又一圈。当时我在上面还是有点坐不稳,他就叫我用手抓住他的头发,说这就是马的缰绳,要我用力抓住,不用担心他会疼。

“我心里又好气又好笑,还有点蛮享受的,毕竟这小伙子长得有点帅,被我当马骑了这么久,应该是吃不消了,没想到他根本没过瘾,脱下鞋子叫我抽他屁股,说这是马鞭,抽得狠就跑得快……”

佳佳一口气说到这里,感觉有点口渴,赶紧喝了口水。

“就这样一直骑着你爬了四十分钟?”我觉得不可思议,这不是花钱买罪受嘛!也许是我孤陋寡闻,不懂得人生享受有多少种类型,就像同性恋一样,局外人根本无法理解!

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其他小姐听了以后,反应很平淡,一点没有少见多怪的反响,或许,在她们的职业生涯中,这种事情只是小菜一碟而已。

“没有,”佳佳继续说,“他爬了好长时间,我看他实在是爬不动了,毕竟我整个人都坐在他身上,也有一百斤的分量;于是我自己下来坐到按摩床上,其实我这是在体谅他,毕竟他是人,不是马,我怎么可以真的把他当马一样狠命地骑着?而他,这时却坐在地上冲着我傻笑,笑得像个天真的大男孩。然后他挪过身子,用手托起我的高跟鞋,开始用舌头舔高跟鞋的根部。他舔得很认真,又很享受似的,你们看,我这双鞋多干净!连鞋帮上的灰尘都一舔而净。”佳佳把脚举起来给大家看,果然非常干净,像刚洗过一样。

“我以为这样就算完事了,没料想他说:不好意思,今天耽误你这么多时间,接下来我们再做最后一个动作。我说还有啊?再有就要加钟了!他说就两三分钟,马上就完。只见他脸朝着天,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叫我把屁股坐到他整个脸上,说就当他的脸是一个抽水马桶……

本文标签:

上一篇:男闺蜜半夜睡觉硬了我帮他_坐到桌上 腿张开 h

下一篇:看上显瘦摸着有肉的身材_粗长深好爽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