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小妖精好荡h|老汉粗大让我爽

2021-09-08 16:56:47【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 “嘶……”木青黎再一次被疼醒,想到先前头疼的醒过来距离现在不到两个时辰,有种开始走霉运的感觉。她刚动了下身子,肩处好像要将她撕开的痛意传来,&ldq

  “嘶……”木青黎再一次被疼醒,想到先前头疼的醒过来距离现在不到两个时辰,有种开始走霉运的感觉。她刚动了下身子,肩处好像要将她撕开的痛意传来,“t……”

    ‘疼’字还没来得及说全木青黎就看到了常灵跟繁星关心的脸,想说的话被她自己又咽了下去。

    繁星见木青黎睁开眼睛,红着眼眶问道,“夫人,你怎么样?是不是很疼?”        

    何止是疼啊,她都要疼死了好嘛!

    心里叫嚣厉害的木青黎却只是道,“还能忍。”

    不疼那么假的话她说不出口,就她肩膀这样的伤不疼她就离死差不多了。

    木青黎伤的厉害,常灵跟繁星不敢轻易动她,见木青黎想要坐起来才伸手扶住她没有受伤的手臂,将人扶着靠墙坐好。

    坐好的木青黎缓了好一会儿,直到肩膀处的疼痛没有那么厉害才再次睁开了眼睛。她扭着头看了眼周围,看到窗户后放心了些,还好,这个房间有窗户,这样也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常灵也不会害怕了。

    随即她又自嘲的笑了下,她都能看见哭着的繁星,又怎么可能伸手不五指。肩膀受伤而已,怎么好像脑子也有了问题似的。

    木青黎的举止都被常灵看在眼里,在这种时候她还担心自己怕黑的事情。

    “那两个人呢?”她讨厌安静,更不想这两个人看自己的眼神,木青黎问两人:“他们有没有伤害你们?”

    繁星摇头,“没有,他们把我们抓回寨子扔到这个屋子就走了,我听其中一个男人随口说句,要去拿钱。”

    果然她之前没有听错,这两个男人好像是为了钱才抓她们来的。

    咦?

    她好像不结巴了?

    “你们没受伤就好,现在我这个情况也没办法逃了。既然他们不打算伤害我们,那我们也别跑了,就在这里待着就好了。”为了验证自己是不是真的不结巴了,木青黎故意多说了些话。事实证明,她确实不结巴了,这就代表洛寒跟她的距离变近了。

    木青黎第一次体会到了这项惩罚的好处了,知道夜洛寒在来救她的路上,肩膀好像都没那么疼了呢。

    只是,她好像真的忍不住了。

    “繁星,你叫她公主。”木青黎垂眼看着自己的脚,怪不得这么冷呢,原来鞋子也都湿了。

    繁星沉默良久,然后略带兴奋道,“夫人,你可以正常说话了唉。”

    木青黎说,“好神奇的一件事,我成为了木青黎却不是你真正的主子,她是常灵但是你真的主子。”

    “夫人……”

    木青黎抬头看向常灵,原来她还一直在。怪不得……怪不得她会为夜洛寒挡下那一只箭,怪不得她不顾自己的性命冲上去,怪不得自己总觉得亏欠于她。

    原来……真的是欠她的。

    “对不起。”三个字像是尖刀般划过木青黎的喉咙,痛意比肩处的伤更甚。

    常灵摇头,“不必。”

    这些不过都是老天爷的捉弄,她何须道歉。若是她要向自己道歉,那自己是不是也要向这具身体的原主人道歉。她从来都是不信怪力乱神,可当自己真的遇到了不信也信了。

    木青黎垂下头,像是自言自语的喃语着:“对不起。”

    占用了她的身体,享受着本该是她的一切。

    木青黎的心像是被人用手撕扯着般,一下接着一下的痛着,她甚至能听到撕扯时滴落血时发生的声音。她没有受伤的手紧紧的握着,清晰的感觉到指甲扣进手掌,她甚至感觉流出血的湿润,可竟是一点痛意也感觉不到。

    痛的只有心……

    沉默有时候也会让难过加倍,不管是谁的。

    常灵看向繁星,“什么时候知道是我的?”

    “刚才逃离之前确定的。”繁星回答,“两个月前公主箭伤时就有些怀疑。”

    “那么早。”常灵问,“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就是告诉别人,都没几个会相信。你为什么会那么早就开始怀疑?”

    心疼的眼泪从常灵的眼角落下,“因为我的公主也会在睡着, 昏迷的时候念着她唯一的弟弟。”

    常灵伸手轻轻替繁星擦去她眼角的泪水,“我在昏迷的时候提到小弟了吗?”

    繁星轻点头:“恩。”

    “就那一句话,你就怀疑了?”常灵问。

    繁星说,“你是我的公主呀。”

    常灵嘴角微微弯起,“傻繁星。”

    木青黎听着身边主仆相认的感人场面,心里是真心为她们而开心。

    无论她变成谁,繁星都能认出她来,因为她是她的公主,是这一生都忠于的主子。

    真的好羡慕呀,即使是容貌变了也能被认出。

    转了这么一大圈,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原来属于夜洛寒那个人还在,原来系统让她找的就是常灵。

    可是为什么?

    既然从头到尾都是他们的故事,又为什么要将她拉入其中?

    她是上辈子做错了什么吗,要这样惩罚她?

    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她来到这里,参与别人的故事,就为了最后看她狼狈离开吗?

    “夫人,你是不是很疼?”常灵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对呀,很疼,疼的快忍不住了。

    “还能再忍一会。”可是真的快要忍不住了,真的好疼。

    “我能帮你做……”

    “彭!”

    话未落,屋子的大门被踢开。

    晨光顷刻间充满房间,木青黎抬头看去,天亮了。

    门口出现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谁,你们谁是皇后!”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惊慌跟不敢相信。

    原来,他们不仅不是前朝皇子的余孽还不知道她们的身份呀。不过,现在肯定是已经知道了。

    “我。”身边的常灵出声说。

    谁都能看出这个男人来势汹汹,他找‘皇后’定没好事。明明知道,她还是往前冲了。

    看,这两个人多像呀。

    总是用自己替身边的人挡着一切危险,从来不会为自己着想。

    真的……好般配。

    疼是真的疼,不过好像疼着疼着也就习惯了,疼着疼着也就什么都能接受了。木青黎自嘲的想着,出声道:“我是。”

    本走向常灵的人停下脚步向木青黎看来。

    木青黎吃力的抬头对上他的眼神:“我是你要找的人。”

    常灵紧张的看了眼木青黎,对男人道:“我才是你要找的人。”她身上这么重的伤,怎么能承认呢。

    男人的眼神在两人身上来来回回几个回合,实在是看不出来什么,没了耐心的吼道,“他妈的,到底谁是皇后!再不告诉老子,老子一个都不放过。”

    木青黎平静的看着男人,“我能证明我是。”说着她从腰间拿出一块玉佩,“这是身为皇后才有的白索玉凤,我有,她没有。”

    木青黎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临危不乱又机智,扯起谎来连自己都快相信真的了。什么白索玉凤佩,别说眼前的这个男人了就是她也没见过,这个玉佩不过是个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玉佩了。

    但是她知道,她这样说了,眼前的这个人就会信。

    看着眼前走过来的男人,木青黎略带歉意的看向常灵,对不起,再最后借用一次你的身份。

    木青黎抬头对男人道:“我伤的是左臂膀,你拉着我右臂吧。”

    男人被木青黎的淡定惊到,然后他抓住木青黎右臂将人扶了起来,拉着向外走去。

    原来就算不碰左臂也会疼啊。

    被男人拉着走到门口,木青黎就已经疼的冒冷汗,她好像有些后悔了,这男人看着也不像要伤害她的样子,早知道就不说自己是皇后了。

    唉,这大概就是占用别人身份的报应吧。

    男人停下脚步,木青黎也跟着停了下来,不走了吗?

    抬头,木青黎看到了门外等着的众人,站在最前面的是夜洛寒。

    身后常灵跟繁星也跟了过来,神情紧张的看着。

    “放开她。”夜洛寒冰冷的声音传来,他背于身后的手握紧又松开,然后移放到身侧。

    男人握着木青黎的力气更重了,重的木青黎感觉到有些痛,而这个时候男人也真的相信自己手里的这个女人就是皇后了,如果不是真的皇后又怎么可能让这个皇帝这么紧张呢。

    “想让她好好的活着,就给我让开!”男人吼着,“只要你们让我们走,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会放了她。但如果你们不给我们一条活路,我就拉着你的皇后当垫死鬼,陪我们一起上路。”

    夜洛寒眼里的寒意更甚:“你们,不配。”

    男人见夜洛寒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从腰间抽出匕首置于木青黎的脖间,“让开!”

    匕首很锋利,男人只是用了些力气木青黎脖子就被划出伤口,流出鲜血。

    夜洛寒看着木青黎脖间刺眼的血红色,眼中杀意尽显。

    “都让开。”夜洛寒说。

    男人看着夜洛寒身后跟着的让出一条路来,可是他哪里放心,这些都是皇上身边的侍卫,哪个不是武功高强:“让他们把手里的武器都扔了。”

    夜洛寒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木青黎,嘴中道,“照做。”

    侍卫同时将手里的武器扔下。

    男人还是有些不放心,拿着匕首的手指向右手边一间空着的屋子,“让他们都进去!直到我离开都不准出来。”

    这一次夜洛寒说都没说,只是一挥手,所有的侍卫按照夜洛寒所指示的,进了右手边的空屋子里,看着外面。

    男人这才有些放下心来,“你也去。”他指着夜洛寒说。

    夜洛寒想也没想,不容拒绝的说,“不可能。”

    男人看着夜洛寒不想再耗费时间下去,一个皇上而已也没什么威胁,“退后。”

    夜洛寒依言退后让出路来,男人匕首架在木青黎的脖上,拖着她开始向寨外走去。只要出了寨子进入那片树林,他们就有办法能够全身而退了,到时候他们也会放了这个女人的。

    男人一边向后退着一边小心的看着夜洛寒。

    夜洛寒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看着男人。

    男人离夜洛寒越远心里就放松了些,等他觉得已经是安全距离时便不再后退,直接转身拉着木青黎向外走去。

    木青黎疼的任男人拉着,她好像真的快要坚持不住,她回头向身后看去。

    她看到了她心爱的人飞了过来。

    木青黎嘴角微扬,“他真的好帅。”

    男人听到木青黎的声音侧头看了过来,下意识的顺着她的视线回过头去,随后惊恐的瞪大眼睛。

    他怎么会无声无息的这么快过来!

    男人抬起手里的匕首想要袭向木青黎的脖间,手刚抬起就被握住手腕,然后匕首的方向一变向他的脖间移来。

    夜洛寒的另一只手抬起捂住木青黎看过来的双眼,握着男人的手干脆利落的抹了他的脖子。

    男人瞪着双眼看着冷若冰霜的夜洛寒像是看到阎王般,原来,皇上的武功比侍卫还高。

    男人睁着双眼倒了下去,夜洛寒接过要摔倒的木青黎,拦腰抱起。

    身后是跑过来的常灵跟繁星以及侍卫。

    夜洛寒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子,用世间最温柔好听的声音轻问,“木木,疼吗?”

    眼泪夺眶而出,木青黎用尽全身的力气点头,“疼,洛寒,我好疼啊。”

    木青黎靠在夜洛寒的怀里,痛声哭着,没有受伤的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襟。

    夜洛寒眼里全是心疼,他将木青黎紧紧抱着,低头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下,“我带你回去。”

    怀里的人昏了过去,夜洛寒抱着人向寨子外狂奔而去。

    常灵看着渐渐远去的两人。

    “公主,我们,也……”

    “她从受伤开始没有叫过一句疼。”常灵说,“但是看到他以后,她就哭了,也忍不住疼了。”

    繁星看着前面没有说话,地上的男人已经被侍卫拖走,留下的只有刚才流出来的血,刺眼的让人有些后怕,她想离开这里,她有些害怕。

    “公主……”

    “繁星。”常灵看着她,“我是常灵,叫我常小姐。”

    繁星愣了下,然后顺从道:“常小姐。”

    常灵点头,“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容岩叶沐下楼梯那一段第几章,吮咬柔嫩h

下一篇:上面吃奶吃b(sm经历)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