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噗嗤噗嗤抽出白浆:粗大赤裸H

2021-10-25 08:43:03【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 “我现在叫贺胜,是汴梁一个黑帮的头目!”来人看着王柱,眼中泛起的却是悲伤的神色:“但是我以前叫秦敏。”

王柱一下子张大了嘴巴,秦敏,在边军之中亦

    “我现在叫贺胜,是汴梁一个黑帮的头目!”来人看着王柱,眼中泛起的却是悲伤的神色:“但是我以前叫秦敏。”

    王柱一下子张大了嘴巴,秦敏,在边军之中亦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

    如果说萧定是边军之中的第一号明星的话,那么秦敏绝对算得上第二号。      

    而萧定是那种属于云端上的人物,允文允武,家世显赫,在王柱这样的人看来,完全是高不可攀。

    但是秦敏,却是所有人觉得自己都可以效仿,甚至成为他的人物。

    王柱知道秦敏,是因为他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便经常听到自己的大哥提到过这个人。一个武勇比大哥更厉害的边军将领。

    大哥是王柱见过的最能打的人。

    但大哥却对这个秦敏服气得很。

    王柱猜大哥肯定跟这个秦敏打过架,而且打输了。

    那个时候,大哥王敢是边军的一个正将,带着四百人。秦敏也是正将,不过是骑兵罢了。

    “你,不是死了吗?”看着对面的秦敏,王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他们回京的路上,他听过一个正将说起秦敏战死在白沟驿,当时正将还嗟叹了一番,对王柱说,你哥之后,边军又一个好汉没了。

    “秦敏的确是死了,现在我叫贺胜!”秦敏摇头道:“王柱兄弟,我是听说了你的事情,所以专门过来找你的。”

    “找我?”王柱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对,找你!”秦敏笑道。“我与你大哥是不打不相识的好朋友,你也可以称呼我一声秦大哥!”

    “秦大哥,我大哥死的时候,你就在身边吗?他的遗体在哪里,你知道吗?我们只知道当年他战死的消息。”

    “去河边坐坐吧!”秦敏看了一眼王柱身后的屋子,道。“免得打扰了你的家人。”

    “好!”王柱点头道。

    两人坐在河边,离他们不远处,就是东门的水码头,虽然夜色已深,但这里却仍然是灯火通明,无数的人头在哪里攒动,一艘艘船只在这里靠岸,上货卸货,进港出港,喧闹之声,在他们这里,依然听得清清楚楚。

    “我们被包围了!”秦敏看着王柱道:“包围我们不是辽人,而是女真人,那些蛮子,当真能打。我们在突围的时候,你哥挨了一个女真人一棒子,我看到他的整个胸都瘪了下去。那个时候,我们都太累了,累得都举不起刀来了。我能逃出来,是因为我的马更好,当时,包括女真人的马,也都没劲儿了,我的马还能跑,这是我能逃出来的原因。”

    秦敏的爹是一军主将,自然能替儿子搞到更好的马,王敢就没有这个待遇了。

    “我最后看到的画面就是你哥落马之后,那些女真人纵马在他身上践踏,他们恨你哥,因为你哥杀了他们十好几个人呐!”秦敏叹息道:“那样的情况之下,只怕根本就没有遗体一说了。”

    咚的一声,王柱狠狠的一拳砸在河沿之上。

    “我听说了你的事!”秦敏道:“你知道我们信安军、广信军、安肃军的事情吗?”

    “只知道几位统制都死了。”王柱看了一眼秦敏:“说是不听主帅号令,浪战失败之后,又畏敌如虎,失地失城,听说还陷入到了一桩大案子之中。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听我们营的正将说的。”

    “嘿嘿!”秦敏冷笑起来:“你信吗?”

    王柱摇摇头:“我不信,我们正将也是不信的。我还听正将说过,统制听到消息的那天晚上,还喝得大罪在军营之中舞刀呢,正将说,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统制那样失态过。”

    秦敏咬牙道:“崔昂那个王八蛋,根本就不会打仗,他根本就是一个纸上谈兵的家伙,战事一起,如果按照我父亲与几位统制的计较,边境怎么会有这么一场惨败?输了也就输了,鼓舞士气,重振兵马,不是没有反攻的机会,咱们边军这些年来励兵秣马,养精蓄锐,就算一时大败,但也不是没有扳回来的机会。可崔昂却没了胆气,一连串的乱命之下,防线一下子就崩溃了。几万儿郎啊,死得七七八八。”

    秦敏双手抱着头,身体微微颤抖。

    “我在白沟驿,打了一天一夜,手下儿郎,几乎全都死光了,我最后跳进了拒马河中,也就是运气好,才活了下来!”

    王柱亦是心有戚戚焉,绝境之中的战斗,不是身临其境,你根本就不能感受到亲历者的体会,文字、讲述,都难以形容其万一。

    “我好不容易活了下来之后,听到的却是我爹以及郑将军他们图谋造反的消息,他们的头,就被挂在大名府的城墙之上!边军剩下来为数不多的将领,最后也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押赴京中问罪的途中。”秦敏喘着粗气。“现在,就只剩下了你们定武军,哦,还有萧定带的广锐军。剩下的,全都完了。”

    “我们定武军的日子也极不好过!”王柱叹息道。

    “我知道。”秦敏冷笑:“看起来,他们是想把当年荆王王手打造的军队全部都折腾光了才算数,王柱,这只不过是开始而已。我们为了大宋,拼死拼活,爷爷死了,老子上,老子死了,儿子上,一辈子都在边境之上流血流汗,凭什么这些来自汴梁的官儿,一语就可以定我们的生死?明明狗屁不通,却还能骑在我们脖子上胡乱指挥,失败了,却又将罪责统统甩到我们的身上?凭什么我们吃粮咽菜,他们大鱼大肉?”

    王柱看了一眼面孔有些扭曲地秦敏,道:“我爹说,这是因为朝有奸臣,官家被奸臣蒙蔽了。”

    秦敏看了一会儿王柱,突然就笑了起来:“谁说不是呢?可要是官家当真英明的话,又怎么会被奸臣蒙蔽呢?这个官家,就是一个糊涂蛋。”

    王柱脸上有些变色,左右瞄了瞄,小声道:“秦大哥,你小声些,这里可是汴梁,让人听了去不是小事。”

    秦敏大笑,拍着王柱的肩膀:“你干番上四军那些狗崽子的时候,可没怕过,在牢里一人担下罪责的时候,可没有怕过,现在怕什么?”

    王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那个时候,那里想那么多?”

    “王兄弟,你觉得上四军那些人怎么样?”秦敏问道。

    “不怎么样!”王柱不以为然地道:“看他们一个个人高马大的,但打架没有一股狠劲儿,又想打,又不敢置自己于危险之地,未先伤敌倒先想着保全自己,这样的打法,就是自取死路。”

    “你觉得我们要是有五千人,能打上四军多少人?”秦敏道。

    王柱瞪大了眼睛看着秦敏。

    “就是随便说说而已。”

    “这样的上四军,如果是列阵而战的话,我们五千人,能打他们五万人!”王柱笑道:“如果不是列阵而战,而是不论战法,不论地方,随意出击无所不用其极的话,便是十万人,我们也能把他们打垮。”

    “真正能打仗的国之精锐,被他们弃之如蔽履,而一些绣花枕头,却被他们当宝贝一般养着!”秦敏狠狠地道:“这样下去,大宋迟早被他们折腾完蛋。”

    “秦大哥,我们这样的小人物,又能做些什么呢!”王柱想起自己的处境,叹了一口气,“国家大事,我们这们的老百姓,也就只能看看而已罢了。”

    “好可不见得!”秦敏哼了一声:“王兄弟,你可知道,我现在替谁办事吗?”

    “秦大哥刚刚说了,你现在是一个帮派的首领!”王柱道。

    “那只不过是一个掩饰而已!”秦敏道:“王兄弟,你大哥是好汉,你也是一条好汉,所以我才来找你,我现在,替荆王殿下办事。”

    “荆王?”王柱失声叫了起来,刚刚出口却又把嘴巴掩了起来。

    “是的,荆王,曾经在我们河北当过安抚使的荆王!”秦敏的眼光发亮:“王兄弟,你觉得荆王如何?”

    “荆王当然是好的。我们边军扬眉吐气这些年,可都是在荆王殿下当安抚使的时候,这些年,我们家的日子都一天比一天的好了起来。”王柱道:“要是荆王殿下早去些年,我大哥,说不定就不用死了。”

    “现在这个官家糊涂!”秦敏冷哼道:“要是荆王殿下成了官家,你觉得我们是不能翻身?能不能将那些奸佞全都杀光?能不能在边境重振旗鼓,再展雄风,把辽人杀回去?你想不想?”

    王柱楞怔了半晌:“我当然想啦,可是荆王能当官家吗?”

    “只要我们帮他,他就能当!”秦敏挥了挥拳头:“王兄弟,你愿意帮荆王殿下吗?”

    “我能帮他什么?我已经一个小小的押正,哦,不,我现在连押正也不是了!”王柱垂头丧气。“我现在什么都帮不了荆王殿下。”

    “不,你能帮他!”秦敏道:“王敢兄弟在定武军中便威名赫赫,你这一次不失你兄长的风采,定武军不知有多少人对你交口称赞呢!兄弟,帮我们联络定武军的兄弟们,多一个人,便多一份力量。有朝一日,我们能扶荆王上位,便有从龙之功,到了那一日,我们这样的人,便能重返边军,重练边军,去找辽人报仇血恨,替你大哥这样的好汉报仇雪恨!”

    看着慷慨激昂的秦敏,王柱有些犹豫,他转头看向租住的屋子方向,纵然王柱没有见过多少世面,但他也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一个不好,便会牵连家人。

    “兄弟,你如果愿意,伯父伯母和侄儿侄女,你秦大哥来安排。让他们离开汴梁城,找一处地方安置下来,隐姓埋名。将来我们成功了,你再去接他们回来享富,要是失败了,那自然也不必说什么了,唯有死而已。”秦敏直截了当地道。

    “你,能安排我家人?”王柱心动了。

    “当然,这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秦敏道。

    “好,安排好我家人,我就跟着你们干了!”王柱道。

    “好兄弟,我就知道你有种!”一拳捶在王柱胸口,秦敏站了起来:“你先等着消息,我去安排这些事情,回头,还要介绍一些好兄弟给你认识。”

    十几天之后,王柱在一处大院子里,终于见着了秦敏嘴里的那些好兄弟。

    让他震惊的是,这些汉子,统统来自广信军、安肃军、信安军等边境军队,这些人中,竟然不乏有他认识或者听说过名字的人。

    “王柱兄弟,我们都是劫后余生之人,现在汴梁,像我们这样的人,一共来了超过两千人,以后,说不准还有更多。如果定武军也加入进来,那我们就有了五千人。”秦敏两眼闪光,接着道:“上四军就是一个屁!萧长卿十挑一百,你王柱兄弟也刚刚二十五挑了他们一百人,要是我们汇集起五千人,这汴梁城中,谁会是我们的对手!这些不知所谓的上四军吗?”

    “杀光这些奸臣,扶保荆王殿下上位!”屋子里的汉子们低吼出声。

    现在王柱终于明白了秦敏为什么在前些天要问自己,如果有五千精锐边军在汴梁,会如何了!原来,他们已经有这么多人了。

    “我们统制也答应了吗?”他问道。

    “陶统制会答应的。”秦敏笑道:“不过在这之前,王兄弟,我们要帮他一把!让陶统制下定决心。王兄弟,今日还有一个仪式,是大家欢迎王兄弟你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过了今日,以后大家便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了。”

    在王柱歃血为盟的时候,在汴梁城中另一处地方,周鹤毕恭毕敬地站在林平的面前。

    “这段时间,你做得很好,甚至超出了我的预期。”林平笑道:“接下来有两件事,我觉得已经差不多了,一是说服陶大勇加入你们,二是该让荆王殿下知道你们的存在了。不然咱们一副媚眼抛给瞎子看,就没意思了。”

    “也是该当如此了,走到下一阶段之后,就需要荆王殿下在更高的层面之上也发力配合了!”周鹤点头道:“不过林先生,我有一事不明。”

    “你说!”林平笑道。

    “你,当真希望荆王殿下上位吗?荆王殿下一旦得位,对你们来说,只怕不是好消息吧?”

    “不管这件事成与不成,大宋都会元气大伤。我不在乎他成与不成,我只在乎你们能不能让这件事发生。”林平笑道:“成了,就当是我对你们的奖励,不过就算荆王得了位,至少十年之内,大宋也不会再有力气向我们大辽动手,十年时间,对我们来说,足够了。漆水郡王那时也该得到了大辽的皇位,到了那时,我们又怎么还会怕你们呢?要是不成,荆王没个好下场,你们拢起来的这些都是沙场骁将,这些人死了个干干净净,我也高兴得很。”

    卡的一声,周鹤几乎咬碎了自己的牙齿。

本文标签:

上一篇:含跳d睡觉/被体育老师拉到器材室

下一篇:宝贝就在这要你了|别拔出来求你了好爽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