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顺着岳大腿内侧上_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2022-08-05 14:58:27【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警视,直木司郎有问题!”

待到离开直木公寓门前,上原由衣便立刻开口道。

“我知道有问题,他那一脸心虚的模样,任谁都能看出来不对劲。”唐泽开

“警视,直木司郎有问题!”

    待到离开直木公寓门前,上原由衣便立刻开口道。

    “我知道有问题,他那一脸心虚的模样,任谁都能看出来不对劲。”唐泽开口道。      

    “那为什么不让我继续追问。”上原由衣不解道。

    “他心虚有问题,但并不代表手中有决定性的证据可以证明翠川尚树是凶手啊。”

    唐泽摇了摇头道:“我们不能确认这一点,轻举妄动反而会坏事,别忘了我们的正事还是抓到犯人。

    至于他,先暂时放他一马,等抓住犯人自然可以随意炮制他。

    而我们“打草惊蛇”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你就那么确定直木司郎会按照计划的那样行动吗?”上原由衣看唐泽一脸笃定的表情,不由得询问道。

    “本来这个计划只有一半一半吧,但看到对方当时的表现,就基本确定“打草惊蛇”的计划可以完成了。”唐泽笑了笑道。

    这不单单是计划,同时也利用了剧情的惯性,这也是他为什么会选拜访对方的原因。

    没错,这位直木司郎便是除了死者和犯人之外,进入到那个房间的第三人!

    也是他,误以为死者留下的死亡讯息写的是自己,然后误导误撞中了死者的算计,将墙壁涂成了红色。

    而他,也将涂了一半的死亡讯息拍了下来,勒索了凶手翠川。

    当然,上原由衣是不知道这些的,所以此刻的她觉得唐泽是胸有成竹,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当然这么说也没错,毕竟唐泽已经布局了一切,剩下的就是让犯人按照原有的轨迹行动。

    要说唯一不同的,或许就是唐泽已经提前将真相透漏,并以布局的方式“剧透”了犯人之后的行动。

    而接下来,他们所要做的就是静待事态的发展,等待犯人自动暴露罪行,将自己送上门来。

    两人离开了直木司郎所在的公寓,打车直接向着翠川尚树家所在的公寓赶去。

    抵达翠川尚树家附近后,唐泽两人下了车便看到大和敢助和毛利小五郎正在公寓拐角的便利饮料机前抽烟,看到两人下车后便朝着两人摆了摆手。

    秋风吹拂而过,唐泽惬意的眯起了眸子,此刻夏季已经结束,早已到了秋季,夜晚也早已不再炎热。

    这恐怕也是毛利小五郎能站在这悠哉抽烟的原因。

    不过就在两人向着两人走去之际,旁边一辆汽车却从两人身边掠过,最终稳稳停在了自动贩卖机旁边。

    “倒是没想到,大家到来的时间都差不多,这倒是省事了。”认出了那是诸伏高明的汽车,唐泽笑着和上原由衣加快了脚步和众人汇合。

    “真是好运,大家一起到了。”诸伏高明下车后笑着道。

    “我们可是站这等了有一会了。”毛利小五郎不满的指了指地面:“你看这地上的烟头。”

    唐泽顺着向下看去,发现地面扔着三根烟,算上对方手中的和抽完一根烟后“缓冲”的时间,估计对方等了十分钟左右了。

    “爸爸,不是说让你少抽烟了吗?”一旁的小兰看到地上的烟头后,不满的教训起自家老爹起来。

    “没办法,谁让你们来的那么慢,我都等不及了。”毛利小五郎不满道。

    “总之,说说你们试探的情况吧。”

    大和敢助眼看父女俩的训话眼看要止不住,立刻强行将话题拉了回来:“我这边没什么线索,试探对方后,他也一脸淡然,表示自己原来住在那里,有指纹很正常。”

    “我这边也是,没有收获。”诸伏高明开口道:“但也再次印证了周作先生喜欢下將棋的事情。”

    “已经是预料中的事情了。”唐泽微微一笑:“毕竟收获在我们这边,我就猜到你们会无功而返了。”

    唐泽的话引来了众人的注意力,大和敢助闻言连忙问道:“这么说,直木司郎就是我们推测中那个进入房间的第三者了?”

    “具体的情况我们还不确定,但是我们提出门把手上有他的指纹后,他的反应很慌张。”上原由衣开口道。

    “基本可以确定了,在他关上门后,他便立刻打电话给翠川先生了。”唐泽开口补充道。

    “诶?”上原由衣不可置信的看向唐泽:“我们似乎没有…”

    “我的听力比寻常人都要灵敏点,一扇门虽然会阻拦我的听觉,但我们并不需要听到全部的内容不是吗?”唐泽笑着点了点耳朵道。

    “你是说你听到了屋里直木司郎打电话的声音。”上原由衣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像是在看一个怪物:“我什么也没听到…”

    “武者的听觉都比较灵敏嘛。”唐泽看众人一副惊讶的表情,摆了摆手给出了这个解释。

    “天下闻名的名刑事,果然并非浪得虚名。”诸伏高明感叹道。

    “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好事。”

    大和敢助道:“既然现在直木司郎已经给翠川打过电话,就说明他已经知道情况了。

    那么我们只需要简单的演个戏,证实直木司郎说的这件事是真的,给予翠川压力和紧迫感就够了。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自然是要在你提供的信息足够可靠的情况下。

    你可不要为了无聊的胜负心,去赌自己的推理是正确的!”

    大和敢助说到这看向了唐泽,仅余的独眼盯着唐泽,像是要看穿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一般。

    “当然这点你可以放心,我还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唐泽面对质疑也不生气,平静的语气中带着笃定。

    至于给予他信心的,自然不单单是熟知的剧情,现在蝴蝶效应扇了那么久,他也不会完全相信剧情。

    之所以让他敢如此保证的,是因为他切实听到了直木司郎与犯人翠川之间的通话。

    没办法,谁让他之前去直木司郎家的时候,一不小心把“小蜘蛛”落在了对方家中,然后又“恰好”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呢。

    这种意见发生过的事情,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知道了。”

    大和敢助看唐泽神色无异样,点了点头拄着拐杖想翠川家的公寓走去:“那就走吧,把计划的最后一步完成。”

    “你们去就好了,我和小兰她们留下。”唐泽开口道:“人太多看起来也很奇怪,你们几个去就好了。”

    “嗯,细节决定成败,如果让翠川察觉不对劲就不好了。”诸伏高明赞同的点了点头道。

    “那我也不去了,阿敢你们去吧。”上原由衣也开口留了下来。

    最终大和敢助与诸伏高明以及打酱油的毛利小五郎三人,前去翠川家的公寓拜访了。

    或许是因为有直木司郎提前通风报信的缘故,也可能他作为演员的职业技能,面对登门而来的三人,他的表现一切都很坦然。

    面对诸伏高明提出“把手上有他指纹”的问题时,对方表现的很是淡然,回答也和另外两人相同,表示自己曾住在那里,有自己的指纹很正常。

    对此三人也不失望,又随便提问了两句,便直接离开了。

    一行人再度在拐角的自动贩卖机汇合,唐泽将几罐咖啡丢给众人:“剩下的就是守株待兔了,先喝点咖啡吧,不然晚上可顶不住。”

    “说起来我们还没吃饭呢。”毛利小五郎捂着肚子抱怨了一声,然后打开咖啡灌了一大口,似乎想稍稍垫下肚子。

    “抱歉,这是我们的招待不周了。”一旁的上原由衣不好意思道:“只顾着案件的事情,忘了几位都是舟车劳顿赶来长野县的了。”

    “不,没事啦,正好就当做减肥了。”小兰拍了拍肚子笑着道。

    “不如几位就先休息吧,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好了。”

    一旁的大和敢助难得有些不好意思道:“抱歉,是我疏忽了,不过我之前让人定好了酒店,几位可以直接休息。”

    “嗯,也好,这里毕竟是你们的地盘,剩下的收尾交给你们也好。”毛利小五郎也觉得不在别人的地盘插手这么多,也是一件好事。

    毕竟他也是个老刑事了,对于地域之间的面子问题实际上也很懂,人家请帮忙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自己这边在案件收网前主动提出休息,也是一种礼尚往来,也是给对方留面子。

    “那行,我们就先休息了,也辛苦你们了。”唐泽自然也懂得这其中的道道,虽然有心想要跟到最后,但最终还是没有做这煞风景的人。

    主要也是他信任两人的能力,长野县二人组给人的感觉以及本身的能力,就是比其它县的刑事要靠谱的多,这也是唐泽能够放心将后续交给两人的原因。

    要是交给山村操,唐泽怎么也不可能安心休息,把最后的收尾工作交给他。

    毕竟就他那大马虎蛋的性格,唐泽感觉搞砸的几率很大,说不定这边正等着犯人出手抓现行呢,那边山村操打了个喷嚏直接把犯人吓跑了。

    以对方那大迷糊蛋的性格,绝对是很有很可能的,所以他就算是被人说情商低,也铁定得跟到最后。

    但这两人嘛,唐泽还是很放心的,所以前期的这些工作尽数做完,就只剩下盯梢和收尾工作了,他觉得可以放心的交给对方。

    “客套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这次承你的情了。”

    大和敢助看向唐泽径直开口:“不管今天晚上能不能逮捕犯人,让这个案件结束,明天晚上请务必让我们好好招待几位。”

    “那我就等着三位的庆功宴了。”唐泽笑着道:“到时候,可要好好的喝一杯啊。”

    “啊,承蒙吉言了。”大和敢助大笑道:“到时候一定喝个痛快!”

    最终唐泽开车带着毛利小五郎还有小兰以及不太情愿的柯南,在上原由衣的指引下前往了他们本来就准备好的一家宾馆。

    “晚饭我已经交代老板去做了,那么我就先告辞了。”看着毛利小五郎几人去了包间,上原由衣看向还离开的唐泽微微鞠躬道:“今天晚上可有得忙呢。”

    “另外两个人那边也都布置人手盯梢了吧?”唐泽还是有些不放心道。

    “恩,阿敢和高明各自派了手下监视他们。”

    上原由衣看唐泽还在关注案件那边的情况,知道对方还是很在意案件的,便笑了笑道:“虽然大几率是无用过,但尽量布局完善也能减少意外。”

    “那就好,大和性子急烈如火,但诸伏高明性子和其完全相反,两人虽然看起来不对路,但其实是很互补的。”

    唐泽笑了笑道:“也是因为有他们两个坐镇,我才能安心的在这边悠哉的休息啊。”

    “唐泽刑事真是过奖了。”上原由衣听到唐泽夸奖心上人,文雅秀美的脸上也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也再次感谢今天你的帮助。”

    “好了,在客套就真的没完没了了。”唐泽制止了对方鞠躬,“你也快回去吧,记得路上给他们带些吃的,今天说不定要等很久。”

    “恩。”上原由衣闻言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唐泽刑事,已经开始上饭了。”待到上原由衣转身离去,一旁的柯南从包间中走了出来喊唐泽来吃饭。

    “好的,就回去了。”唐泽低头看了一眼柯南笑道:“怎么了,还为没有参与到后续的收尾中而心情不好吗?”

    “嘛,倒也有一点,感觉你们这些大人还真的是...”

    柯南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要是我的话,肯定会跟到最后的,不然怎么也放心不下啊。”

    “你啊,还是侦探的独行者思维。”

    唐泽搓了搓狗头笑道:“有时候,要学会作为将者执棋,而不是作为一个小卒只顾自己。”

    “如果是必要时候,我自然会顾全大局,但这只是一个小案件,亲力亲为到最后也没什么不好吧。”

    柯南不满的反驳着,心中其实还有另外的理由。

    那就是他想要见证一下结果,看看到底一切是否是唐泽推理中所说的那样。

    而现在恐怕还要等待明天,这种焦心的感觉,自然是不能给对方所说的。

    不然岂不是还要被嘲讽死!

本文标签:

上一篇:操女图|撩她上瘾by阿司匹林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篇:巨龙今日玉米最新价格;玉米最新价格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