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np耽美(煜通和静妮子)最新章节列表

2022-08-05 15:32:38【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 贺令姜面上笑得烂漫,然而看着银生郡主眼中,却令人心里一寒。

她不禁后悔,方才不该急着解术,就这般轻信与她,不带护从就同她出了城主府。

如今,她自己一人,对方连着贺令

 贺令姜面上笑得烂漫,然而看着银生郡主眼中,却令人心里一寒。

    她不禁后悔,方才不该急着解术,就这般轻信与她,不带护从就同她出了城主府。

    如今,她自己一人,对方连着贺令姜在内,却足有八人,如何逃脱的了      

    这下子,可是将自己带到坑里了。

    带她前去南诏军营,若是被阿爹知晓,倒霉的是她。

    可若是拒绝她,她丝毫不怀疑,自己现下便极有可能埋骨此处了。

    银生郡主不由握紧了手中的马缰。

    如今跨马逃脱的可能性又有多少?

    这个念头,不过在她脑中一转,便被她抛将了开去。

    贺令姜高高端坐在马上,垂眸瞧着面前纠结犹疑的银生郡主,却没有出声催促。

    果然,思虑之后,银生郡主还是咬牙应下:“好!”

    贺令姜眉眼舒展开来:“郡主既然答应了,可就要遵约而行。”

    银生郡主扬了扬下巴:“我既应了,自然不会出尔反尔。”

    应了,还能多活一时,此后再想法子借机摆脱她的挟制。

    不应,却是连明日的太阳都见不着了。

    贺令姜自然不至于看不透她这些心思:“郡主晓得遵诺便行。”

    “否则,你这身上的缚魂术,亦或蛊虫和银蛇出了些意外,那可当真是令人惋惜。”

    她伸出右手,捏诀在空中微微勾勒,而后轻轻一点,银生郡主顿觉有淡淡的灼热之感,从自己额间传来。

    “您瞧,这缚魂术就是这点好,即便届时南诏士兵将我们围了个严严实实,我隔着他们催施此术,却是易如反掌的。”

    银生郡主顿时心下一凛。

    贺令姜收了手,又轻轻一笑:“当然,这缚魂术,我瞧未必用得着。”

    银生郡主眼中微动,抬首朝她瞧去。

    她此时眸中满是柔光和意,看上去,当真无害的紧,可说出来的话语,却搅得人心中不定起来。

    “郡主先前在城主府的境遇,我也听闻了一些。”

    “凭着自己的一身本事,在城主府立足,获下如此荣耀地位,郡主所为,当真是令人钦佩。”

    “无奈那少城主对你却颇多忌惮……”

    贺令姜意味深长道:“有朝一日,待这银生城不再需要您去帮着收服镇压村寨部落,亦或少城主上位,唯恐你夺了他的权柄,对你下手。”

    “郡主可曾想过,届时,您又该当如何?”

    贺令姜瞧着她,又缓缓抛出一个问题:“你这身本事,到底是能助你登上高位,还是会成为断送性命的推手呢?”

    银生郡主面上一寒,她说的这些话,自己自然知晓。

    这些年来,自己这银生郡主看起来,风光无比。

    然而在这银生城中,留下的不过是恶女之名罢了。

    除了借机培养了自己的些许心腹外,这城主府的权柄,自己却未触及分毫。

    阿爹始终当她是一把趁手的刀,如若有一日,敌人杀尽了亦或这刀钝了,她这把刀也便没了用处,可以被随意弃置一旁。

    可是,她又怎会甘心如此?

    她随着阿爹奔战多年,夺了多少部落村寨的人命,才让他们弯下脊梁,将其收服。

    但这些人心中的恨意,当真会就此一笔勾销吗?

    她是银生郡主,受城主看重之时,这些人自然怕她、敬她。

    可若有朝一日,她跌下高位,那些人心中的恨意便会全部释放,会迫不及待地上前来辱她、欺她,甚而杀她。

    更何况,还有城主府那些素来看她不顺眼的人,如若自己这往日高高在上的野种一朝跌落,他们怕是都迫不及待地踩上一脚吧?

    她要活着,更要好好活着。

    尝过了高高在上的滋味,她又怎会再容许自己被人肆意折辱?

    贺令姜唇角微勾,眼中闪出诡谲诱惑的光芒:“郡主该知晓,这世上能护人性命无忧,荣耀不改的,也只有权柄。”

    “而这权柄,若是依靠别人的施舍所得,总有一日,会被尽数收回,落得个两手空空下场。”

    她伏下身子,目光深深地望进银生郡主心中:“权柄嘛……自然是靠自己谋得,握在自己手中,才能最为安心可靠。”

    “城主带兵在外,难免会有诸多意外,届时这兵权,会落入谁的手中,还是未知呢……”

    她目光幽幽地瞧着银生郡主,似要看进她心里:“如若郡主乐意,咱们如今就一道,去谋一谋这权柄,如何?”

    银生郡主眼睫猛地一颤,刚想开口问她,贺令姜却已然坐直了身子:“郡主,上马吧。”

    说罢,她微微扬鞭,已然一骑当先地向远方疾驰而去。

    银生郡主瞧着她的背影,不由攥紧了手中的缰绳,而后终于下定决心,翻身上马跟着她向远处驶去。

    夜间骑马赶路,无需担心日晒的问题,这对贺令姜来说,是个好事。

    只是晚间路黑,难免有些不便,幸而有冷冷的月光倾泻而下,还是能勉强照亮前路。

    等到日出之时,他们恰好到了先前来南诏时,借宿过的阿宁部附近。

    若是寻常时候,阿宁部的族人此时应当已经开始忙活起来,部落中炊烟袅袅,鸡鸣犬吠,人声也跟着喧嚣起来,充满生机。

    然而,如今却一片安寂。

    贺令姜远远地眺望着寥寥而起的炊烟,在清晨的晓雾轻风下,风一吹,那炊烟便散了个干干净净,全无往日的生气。

    即便没有踏进寨子,她也可以想见,此时的阿宁部,定然是一片愁云惨淡。

    银生郡主跟着她定下马驻足,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阿宁部地属银生,又离边界极近。征讨姚州的行军到了此处,必然是会抽掉寨中壮丁的。”

    南诏王手下虽有强兵,然而,毕竟人数有限,除了驻守在国都附近之外,其余的都驻扎在与其他小国毗邻的边疆之地。

    至于大周这处,南诏早年自称为臣,在南诏与周毗邻的边界,却未分布太多兵力,而是摆出属国之姿,任由大周协治。

    无论是姚州这处,还是安南都护府,素日的南诏兵力,都是不算多的。

    只是近来,两国摩擦,南诏调了许多兵力到与安南都护府交界的地方,大有不服管治,打上一仗的趋势。

    谁料到,如今倒是在姚州都督府这处打了起来。

本文标签:

上一篇:主人能不能关掉(护士20p)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长篇乱超级好看伦小说,学霸把跳d放在校霸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