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多多资讯多多资讯

能放下一根手指是破了吗:新翁熄粗大李茹

2022-08-05 15:47:49【多多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清雅的闺房里。

香炉袅袅,沁人心脾。

李雪雁一身大红喜服,戴着红盖头,一动不动的静坐着等候,心里直发慌,肚子也咕咕叫,想叫人送点吃食进来,但也又不敢,怕影响妆容,更怕传出

清雅的闺房里。

    香炉袅袅,沁人心脾。

    李雪雁一身大红喜服,戴着红盖头,一动不动的静坐着等候,心里直发慌,肚子也咕咕叫,想叫人送点吃食进来,但也又不敢,怕影响妆容,更怕传出去影响名声,给自己的大婚留下污点。        

    盖头没揭,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雪雁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外面传来欢喜的声音:“小姐,小姐,姑爷来啦。”

    房门打开,进来一名丫鬟,正是李雪雁的贴身侍女,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小姐能嫁给大英雄,大才子,贴身侍女非常开心,想到自己将来有机会成为暖床的丫头,生个一儿半女还有机会成为一房小妾,就愈发兴奋了。

    “一惊一乍,成何体统,稳着点,别让姑爷以为咱们没规矩。”李雪雁赶紧小声提醒一句。

    “哦,知道了。”侍女赶紧答应一声,控制住激动的情绪。

    没多久,秦怀道进来,看到静坐等候的李雪雁,还有旁边斥候的侍女,心情莫名有些激动,毕竟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哪怕没感情也得重视,承认,并一起生活一辈子的存在。

    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像是多了一份羁绊,一份牵挂,一份责任。

    “这就是结婚吗?”

    秦怀道不懂,人生第一次结婚,没经验。

    “奴婢小鱼见过姑爷,请姑爷掀盖头。”贴身侍女按照规矩提醒道。

    秦怀道一看旁边案几上放着一杆秤砣,还有两杯酒,之前也听过规矩,这是婚礼最后环节,如果不揭盖头,意味着对婚事不满意,不仅得罪死李道宗,还会落下把柄给李二。

    都走到这一步了,没理由不走下去。

    缓步上前,秦怀道拿起秤砣在手,用另一头挑开红盖头,露出一张精美白皙的脸庞,红润的皮肤,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眼眸轻轻眨动,水汪汪的,像是在说话,嘴角还带着羞涩的笑,这一笑,妩媚动人,勾人心魂。

    “真没!”

    秦怀道脱口而出,虽然早就见过几次,但心态不一样,加上酒精刺激,刚才的某种家人情绪烘托,顿时被惊艳道,一时有些痴。

    李雪雁一直担心秦怀道看不上自己,忐忑的心瞬间得到慰藉,芳心大喜,更添几分动人,按习俗礼节轻声喊道:“雪雁,见过郎君!”

    侍女小鱼见秦怀道没有不满情绪,也是欢喜不已,赶紧提醒道:“请姑爷、小姐喝交杯酒,从今往后,相互扶持,永结同心。”

    秦怀道拿起一杯递给李雪雁,再拿起另一杯,两人相视一笑,多了几分默契、亲切,很自然的手挽手,心连心。

    一杯酒下去,所有礼节流程算是走完。

    侍女小鱼识趣地拿着秤砣和空杯笑嘻嘻地离开,退出房间,顺手关上房门。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两人,终归不太熟悉,有些尴尬,李雪雁羞红着脸不知道如何是好,一动不敢动,想到前些天母亲交代的羞涩事情,有些慌,又有些期待,鼓起勇气说道:“郎君,往后余生,还请多照顾!”

    “我的女人,谁敢欺负,弄不死他!”秦怀道脱口而出。

    听着这句粗鲁,霸道的话,李雪雁却心头一热,并不觉得有辱斯文,反而安全感大增,想到荷儿被绑时秦怀道的所作所为,不求与荷儿想必,哪怕一半,此身也足矣,俨然一笑,如午夜山花绽放。

    美人在前,加上酒精刺激,秦怀道有些把持不住了,将人拥在怀中,低下头去,两片唇贴紧,两颗心靠拢,很自然的倒在床上。

    罗纱落下,红烛摇曳。

    很快,红被起伏,满屋春色。

    ……

    一场风流过后。

    秦怀道拥着李雪雁在怀,两人都没睡意,寻思着聊几句,交交心,以后要一起过日子,有些话说透些好,却听到李雪雁肚子咕咕叫,这是饿的。

    李雪雁尴尬的低下头去,钻进被窝里不敢出来,轻声解释道:“郎君,我晚上没吃,失礼了。”

    “怎么不吃呢?”秦怀道惊疑地追问道。

    “他们说不能吃,会毁掉妆容,弄脏喜服,身上不干净,就不吉利,我娘说要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嫁人,不能被夫家误会,失礼。”

    秦怀道第一次听到这种解释,估摸着也是习俗一种,没办法,都这样,谁也不能免俗,当即说道:“记住,咱们家没那么多规矩,怎么舒服怎么来,你等我一下,去去就来,想吃什么?”

    “都可以,还有,我渴了。”李雪雁从被窝里探出头来,一脸娇羞,眼中却满是幸福的笑,自己男人体贴,心疼,嫁对人了。

    秦怀道穿好衣服匆匆出门,睡外屋的小鱼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这个时候跑出去多失礼,赶紧起身喊道:“姑爷?”

    “送点温水进去,再端盆温水给雁儿洗洗脸,把妆取掉,睡觉不卸妆会伤皮肤,我去弄点吃的。”秦怀道提醒一句。

    “还是奴婢去吧,姑爷这会儿出门,会被人笑话。”小鱼赶紧提醒道。

    人言可畏,秦怀道不怕,但不想李雪雁将来没脸见人,停下来,叮嘱道:“也好,去厨房看看,弄点吃的过来,雁儿喜欢吃什么就拿什么。”

    “知道啦。”小鱼见秦怀道这么好说话,不像某些府上子弟一意孤行,看不起下人,还贴心叮嘱,愈发欢喜里离开。

    房间里,李雪雁听得真切,见秦怀道如此贴心,处处为自己考虑,心中满是欢喜,见秦怀道进来,坐起身,轻声唤道:“郎君,谢谢!”

    “好好的,谢我干什么,一家人,以后不要再说这个字。”秦怀道叮嘱道,在窗檐坐下,恰巧李雪雁调整坐姿,睡意敞开,露出大片雪白,秦怀道食髓知味,顿时有些把持不住。

    迎着秦怀道侵略性目光,李雪雁娇羞地低下头去,不敢面对,轻声喊道:“郎君,让雪儿先歇一会儿可好。”

    “好,一会儿吃饱了再说。”秦怀道笑呵呵地答应道,想到什么,脸色一正,认真说道:“雪儿,既然你我成婚,你就是我的女人,我俩就是一家人,有些话咱们得交交心。”

    “嗯,你是一家之主,又是有大本事的人,整个大唐无人可比,不像我什么都不懂,全听你的就是。”李雪雁由衷地说道。

    “我不是这意思。”

    秦怀道郑重起来,拿着李雪雁的手,软若无骨,白皙滑嫩,忍不住抚摸起来,继续说道:“我的处境你应该知道一些吧?”

    李雪雁被抚摸的满脸通红,但没有挣扎,也认真起来,说道:“知道,圣上猜忌,但碍于朝中不少人支持郎君,加上郎君在军中和民间的巨大影响力,不得不选择隐忍,虽然圣上有容人之量,眼下不会做什么,但过些年就难说,毕竟郎君的存在对于继任者是个威胁。”

    秦怀道脸色一怔,看着李雪雁的眼睛一眨不眨,直接问道:“这是你自己想的,还是岳丈教过你?”

    “我自己瞎猜,不知道对不对?”

    秦怀道大喜,居然娶了个宝藏女孩,有这么高政治敏感力,将来说不定能帮自己参谋些事,由衷笑道:“说的很对,你有什么破解之法?”

    “有三策,下策是反,但众叛亲离的可能性很大,非不得已不能走这一步;中策是走,找个没人的地方藏起来,远离是非,但圣上未必放心,赌不起;上策是拖,其实郎君已经在做,结交朝中国公和年轻一代就是拖的手段,但还不够,不过以郎君之才,想必早已暗中布局吧?”

    “哈哈哈!”

    秦怀道大喜,这政治眼光不俗,正好可以弥补府上不足,但没回答李雪雁的问题,转而笑道:“你要是男儿身,成就绝对不凡,不过,幸亏你是女儿身,否则我去哪儿找如此良配。”

    得到认可李雪雁心中欢喜,也已猜到秦怀道果然暗中在培养自保力量,嬉笑道:“你不反对女人做这些?都说女人无才便是德,不得干政呢。”

    “别人怎么说我管不着,咱们府上没那规矩,女人也顶半边天。”秦怀道笑道,心情大好,原以为娶了个花瓶,没想到是个才女,贤内助。

    这时,侍女小鱼带着吃食过来。

    两人默契地没有再说什么,秦怀道喝了一肚子酒,没怎么吃东西,也有些饿,陪着吃起来,一边闲聊着刚才婚宴上的趣事。

    两颗心在无形中贴紧。

    吃饱喝足,两人再次躺下。

本文标签:

上一篇:80篇乱妇情缘伦短篇小说网/啊~cao死你个小sao货

下一篇:肉肉多车速快|宋绯烟千羽野在阳台

相关内容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