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他肯定是喜欢我才打我
作者:六六小可爱   被妹妹抢亲,嫁进大杂院吃瓜开摆最新章节     
    豫南洪灾的事告一段落,洪水中淹没的家园在国家的帮助下开始重建,一切开始步入正轨。
    报纸铺天盖地都在报道这个好消息。
    厂里对有功之人给予嘉奖,全厂通报表扬。
    姜榆和贺庭岳排在最前头,奖励也是最丰厚的。
    当然,这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奖励,别人羡慕不来。
    领工资这天,姜榆顺便把奖金拿了回去。
    厚厚的一个信封,确实不少。
    除去奖金,还有《星星之火》的版权费用,也一并结清给她。
    把钱拿到手的姜榆没有在外面停留,马不停蹄回家数钱。
    “版权竟然有三千!”
    姜榆脱口而出的惊呼,而后立马捂住嘴。
    这三千,让她直接成万元户了。
    她笑得眼睛弯弯,跟个小财迷似的,继续去拆看奖金。
    这一看可不得了,她和贺庭岳两人的奖金加起来足有八百块钱!
    加上两个人的工资,她一次领了四千多回家!
    贺庭岳再一次感叹:“我是不是真娶了个财神爷回家。”
    贺飞燕看着自己微薄的薪资,突然有些心酸。
    “我什么时候才能像嫂子这样挣这么多钱呀。”
    姜榆十分大方,从中抽了五十块钱给她做零花。
    “你负责花钱就行,学会挣钱做什么!咱家现在呀,是万元户了!”
    贺飞燕瞠目结舌,万元户!
    姜榆进门之前,家里有多少钱,她是清楚的。
    远远够不着万元户的门槛。
    “嫂子,你还真是个财神爷,能点石成金啊!”
    姜榆被她逗笑,“别胡说八道,哪儿有这么夸张。等嫂子物色一下,回头再买个院子,你们姐弟几个,一人一套。”
    贺飞燕嘟着嘴,“我才不要,我要跟你们住。”
    “以后结了婚,你总要出去住的呀,咱家住不开。”
    姜榆倒不是觉得贺飞燕一定得搬出去,但家里这么小,结婚还住一起,多憋屈呀。
    她把手头的钱清点一下,数出四千块钱交给贺庭岳存。
    看着存折里不断上涨的存款,她心里那叫一个美。
    隔天上班,姜榆春风得意,肉眼可见的高兴。
    何倩倩在门口等着,一看见她,就把她给拉走。
    蔡晓乐想说两句话都没来得及。
    “姜榆姐!”
    “干嘛神神秘秘的?”
    何倩倩偷偷道:“王盼娣被赖志杰打了!”
    姜榆眉梢一扬,“这你都知道?”
    “我看见了,王盼娣昨儿说进城,赖志杰要给她买东西,没多久她就回来了,脸上还带着伤。”
    何倩倩不是幸灾乐祸,她只是觉得自己的话印证了。
    她跑去找王盼娣,问她:“是不是赖志杰打了你?”
    王盼娣恼羞成怒:“就算是他又怎么样?要你管!”
    何倩倩不理解,问:“他都对你动手了,你和他退婚吧!”
    令人意外的是,王盼娣好似丝毫不介意赖志杰对她动手。
    听见何倩倩的话,愈发恼怒。
    “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你心心念念要我和赖志杰退亲,就是想接盘!我告诉你,就算他打我,我也不会和他退婚的,你死了这条心!”
    何倩倩瞠目,“可是他打你!”
    王盼娣抬起下巴,一脸倨傲:“他肯定是喜欢我才打我,不然他怎么就打我,不打别人呢?”
    何倩倩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劝她,结果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姜榆捏了捏眉心,“你别管她的事了,吃力不讨好。”
    劝没劝成,还把自己整出一肚子气。
    何倩倩撇撇嘴,“我现在知道自己多管闲事了,往后再也不管她的事。”
    但她憋了一晚上,不和姜榆说说,心里不舒坦。
    姜榆拍拍她的胳膊,“回去上班吧。”
    何倩倩前脚刚走,转眼姜榆又被人喊住。
    她回头一看,是袁佳茵。
    她状态比上次见面已经好了许多,至少不见憔悴,应该是调整过来了。
    “袁老师,今儿不上课吗?”
    袁佳茵把手里拎着的几个苹果递过去。
    “这是我叔叔的朋友送的,很好吃。”
    姜榆不解,“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还不如直接跟我说什么事。”
    袁佳茵老实巴交和她说:“我回去就和蒋明睿分手了。我想来想去,我能认清蒋明睿的真面目,还是多亏了你。”
    姜榆余光瞥见蒋明睿的身影,心里暗道不妙,这位姐是来给她添堵的吧!
    “袁老师你……”
    袁佳茵一把握住她的手,激动得眼眶含泪。
    “你在电影院特地借自行车给我,就是在帮我对不对?我之前还怀疑你的动机,每每午夜梦回想起来,我都觉得我真该死啊!”
    姜榆看着蒋明睿恨不得把自己吃了的眼神,一脸麻木。
    你确实挺该死的。
    袁佳茵继续说话,也不在乎姜榆有没有回应。
    “我没有辜负你的期望,我和蒋明睿分手,如你所愿!”
    如果不是她一脸真诚,姜榆绝对会以为她是在讽刺自己。
    神他爹的如你所愿,她只是看热闹,袁佳茵分不分手,关她屁事!
    姜榆捏了捏眉心,“袁老师,你误会了,我没想帮你,误打误撞而已。”
    袁佳茵扯开唇角,“你真和别人说的一样,喜欢深藏功与冥,但你放心,我对你的感激永远不会少。”
    蒋明睿咬牙切齿:“袁佳茵,你和我分手,是姜榆挑拨的?”
    他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姜榆:“姜副科长,你之前针对我妹妹,害她丢了工作,现在又害我丢了对象,你究竟想干什么!”
    姜榆:“……颠倒黑白的本事,你倒是出神入化。”
    袁佳茵拦着她前面,不让蒋明睿前进一步。
    “跟你分手,是我的选择,和姜榆无关。”
    蒋明睿冷哼,“我刚才都听见了,她究竟跟你说了什么?”
    袁佳茵觉得难以启齿,并没有和他说理由。
    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她自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宽容。
    可蒋明睿咄咄逼人,非要找她要个借口。
    袁佳茵深知,无非是因为他的目的没达到,想帮孙源升职的愿望落空。
    “蒋明睿,有些话说开,就太难听了,我们还是到此为止吧。”
    蒋明睿脸色黑如锅底,铁青一片,心间感到无比屈辱。
    他不能接受自己竟然被袁佳茵给甩了。
    今天说什么都要她给出理由!
    “你要是不说清楚,那就是姜榆在挑拨离间,你听了她的话,所以跟我提分手!她给了你什么好处,是她给你介绍了比我更好的对象吗?”